转身回来,我将这朵盛开于青砖上的三瓣花,收录进了手机相册。在长城上乱刻乱画一度泛滥。如今,人们保护文物的意识日渐增强,这种情况已然鲜见。而且,眼前这朵小花,仔细看去,绝非后来刻画的,而是在这块城砖诞生的那一刻,被某个有趣的灵魂创造出来。

不到长城非好汉——第一次登长城,我已三十有四。过了而立之年才跻身“好汉”行列,不免羞赧,只得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长城建在山上。

山,我早就见识过、攀登过。老家的村北,不到3公里,就是燕山。小时候的我,以为那些馒头状的山,是世上最雄伟、最高大的存在,自己无法抵达的山的那面,或者再远些,山的那面的那面,该是世界的尽头。

哦,尽头,一个事物的尽头,多么令人着迷,多么令人充满想象,尽管这想象常与恍惚、与懵懂黏在一起。

大了些,识得几个字,才搞清楚,这些山仅是燕山余脉,而山的北方、再北方,还是无穷无尽的山……地球是圆的,圆的东西怎会有尽头啊。

这种博大与纵深,终是超出了那时我的心力。

现在回忆,有很长一段日子,我会去北山放牛。牛儿在山坡慢悠悠地啃青草,我则枕着胳膊躺在山坡上,仰面观天。要么看白色的、软绵绵的云朵,要么盯着深邃的湛蓝出神。也会狂妄地盯住太阳看上几秒,或是满山坡乱窜,捉蚂蚱、逮蝎子,去寻找那些巴掌大的青石——倘若碰到一块中意的,便会摸出早就跃跃欲试的铅笔头,笔尖忸怩,写上自己的名字,而后将它字面朝下,放回原位。期待有一天,这些青石能被某个人意外发现,给他或她,带来那么一丝惊喜,抑或遐想。

心智青涩时,是没有能力理解一些深邃事物的。

我是个后知后觉的孩子。小时候,并不知晓家乡这些馒头山的北面,在更遥远、更稠密的群山之中,会有一道长长的久经风雨的城墙,从古至今,如一条蜿蜒的长龙,横亘于山巅上,为我们阻挡呼啸的朔风。

它已千年,我才少年。

再后来,终于从课本上认识了长城,才惊讶地发现,它离我并不远。

心中有图,距离就近了。

大概是在2008年,机缘巧合,我来到八达岭长城。挥汗中,与同行者攀上最高点北八楼,极目远眺,苍穹之下,但见山峦如涛,起起伏伏,更有豪迈之气在天地间氤氲,令人血脉偾张。那时,我已在部队服役十余载,军人的性格早已融入骨血。为此,特意在长城脚下的一尊古炮前留了影,且双目灼灼,挺胸昂首,似乎那样,就算与曾经的戍边将士共同抵御外敌了。

职责使然,那时的自己,精神背囊里装的,唯有刀光剑影。而长城,也似乎是为了抵御刀枪、利箭而存在的。

只是,那时的我又怎能想到,古老的长城,不仅是御敌的霹雳手段,更彰显了中国人的菩萨心肠——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长城精髓。千百年来,这精髓始终浸润着每一块青砖,萦绕在每个垛口之间。

人生第一次登长城,除感觉八达岭的险峻、长城的雄伟外,便也没生发出其他的特别感受。好像这里的长城,早已在梦中出现过,自己和这蜿蜒的青砖城墙,是老相识,是那种彼此间淡如清水的老相识。

它不会特别待我,我也不会过分惊讶于它。

这之后,日子像射出去的箭,“嗖”的一声,15年过去。

2023年的春末,我来到距离家乡直线距离不足100公里的河北滦平,走进了金山岭。

在这里,古老的长城又给了我新的认知。

已是春末,金山岭一带,仍有凉意在山谷间流淌。但很多倔强的灌木、野草,已经一团团、一簇簇染绿山峦。尤其那些热烈的山桃花,格外恣意、烂漫,像萦绕着香气的粉色火焰。

金山岭地处要隘,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明洪武元年(1368年),在南北朝北齐长城的基础上,大将徐达主持扩建了金山岭长城。明隆庆元年(1567年),又一个意志坚定的男人,在受命总理蓟州、昌平、辽东、保定之际,来到金山岭。他既是书法家又是诗人,还曾在浙江组练新军,大败倭寇,最终成为妇孺皆知的民族英雄。这位血性汉子,就是戚继光。在他的主持下,金山岭长城得以再次修筑。

于是,一道东起望京楼,西至龙峪口,全长约15公里,拥有拦马墙、垛墙和障墙的防御体系,横亘在燕山山脉中,为明朝巩固北部边防发挥了巨大作用,也为后世留下丰厚的物质与精神财富。

万里长城,金山独秀。

这里的长城,是明长城保存最完好、最具代表性的一段,可谓个性十足。曾经的军旅生涯,使我对金山岭长城的防御功能格外关注。这里的垛口墙下,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礌石孔,可以观察墙外、墙根处的敌情,还可以投放礌石杀伤来犯之敌。

垛口本身,更与其他地方的长城不同。

金山岭长城的垛口,不是垂直修建的,垛口两侧的墙,均有120度以上的斜角。这种修建方式,可以增加利用垛口作战的打击面积,守城士兵向外观察、朝外射箭时,不至于将身体暴露,能最大限度保护士兵。

情不自禁,我朝垛口外望去。

万籁俱寂,茫茫苍苍。突然,似有身影在城墙外的黛色林中闪现,未等看清,已有一支利箭朝我迎面射来。

本能,我朝垛口一侧缩了身子。

少顷,抚了抚胸口,方知仅是自己的想象罢了。

登金山岭长城时,并非旅游旺季,且天气仍清冷,一路未见多少游人。这给了我极大的空间,可以尽情与脚下的长城对话。

我喜欢这种古今融为一体的感觉,能使生命增加厚重。

这里每块斑驳的青砖,无论初始至今,还是后来修旧如旧,在我看来,皆浸润着悠悠岁月。若细细观察,那些过往的时光,仍留有或细微或明显的印痕,令人不由自主放慢脚步,感受着周边万物。

在内侧女墙的一处瞭望口,突然眼前一亮,脚步停了下来。

长城,虽为防御工事,但它的建造者皆是普通劳动者,他们渴望的当然不是血雨腥风,而是平静、富足、美好的生活。为此,长城诞生的过程,被他们最大限度赋予了美感。不同于垛墙,女墙上只设有瞭望孔,孔上起横梁作用的那块城砖,下部边缘处被特意制成了波纹形,如行云流水,给直线加方块的长城增添了柔美。

而令我驻足的这块横梁青砖,被两侧波纹推举的最顶端,并非简单的箭头般锐角,而是一朵小花,一朵线条简洁、浑然天成的三瓣花——独特,当然引人注目。

我急忙前后去查看其他瞭望孔,再没见这种图案。

转身回来,我将这朵盛开于青砖上的三瓣花,收录进了手机相册。在长城上乱刻乱画一度泛滥。如今,人们保护文物的意识日渐增强,这种情况已然鲜见。而且,眼前这朵小花,仔细看去,绝非后来刻画的,而是在这块城砖诞生的那一刻,被某个有趣的灵魂创造出来。

到底是何时,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刻我的内心满满,既有惊喜,更有暖光。尽管人类生存的这颗星球上,战火与厮杀依旧存在,但这一刻,以及今后的岁月里,我深信,地球这颗位于银河系边缘的小行星,终会实现和平。

只要这三瓣花,还存于我们心中。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