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少年离开故乡。魂绕梦牵的故乡情,已经伴我走过70多个春秋。

我去过世界上很多美丽的地方,但是我心中最美的还是故乡。每当缱绻的乡绪涌起,我微微合上双眼,梦幻中童年的长长画卷徐徐展开,绘声绘色地绽放着我天真烂漫的回忆。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幅家乡父老情深意长编织的风景画。每一次的回忆,都积淀着永远不能忘怀的故乡风情、亲情、乡情。

如诗如画的故乡

故乡,在全国四大瓷都之一的磁县。我的故乡不是岛,但却绿树环绕,四面环水。北临静静流淌的护城河,倒映着野花装饰的古老城墙,演变着百看不厌的如诗如画的幻影。水面之上又是一番景象,成群的蜻蜓在蓝天碧水间翩翩起舞。我和小伙伴拿着一头系上细绳的小竹竿,在绳子上拴上一只蜻蜓,摇晃着吸引飞翔的蜻蜓。不一会儿我们就能抓住一只来打链的蜻蜓,放在自编的小笼里,近观它们的停落翔飞。

故乡东面的一条波光潋滟的小河,潺潺的流水穿过柳荫群花,汇流护城河。这条河流的源头是一大片芦苇湿地,芦苇在风中飘飘荡荡,恰似随四季变化色彩的云。我喜欢秋天的芦花,茸茸银白半含亮亮的金黄,似雪如云。我更喜欢初夏的苇塘,好壮阔的一片轻盈柔美的嫩绿,自在飘逸,温柔多情,那是天边飘来的绿色的云。很多鸟在苇茎间游乐穿飞,跳跃捕食。以芦苇荡为家的苇莺褐羽金脯,憨态可掬,活泼可爱,常在芦苇上婉转悠扬放歌,是鸟中歌手。我们选用青苇,用小刀做成苇笛,十几个孩子一起吹奏,悦耳动听。抑扬顿挫的笛鸣,常常引起群鸟的共鸣,大概小鸟把我们也视为同类了吧。

汹涌澎湃的滏阳河从村南流过,穿越始建于金泰和元年、状如蛾眉的南关大石桥,奔腾东去,终年不息。滏阳河如同一条波光粼粼、透明圣洁的绸带铺在冀南大地之上,染绿了两岸千万顷良田,在时光交替中创造着迷人的历史风采。滏阳河在孩子的心中有特殊的地位,是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好去处。我不但在这里学会游泳,而且用涨河的淤泥雕塑各种玩具。我雕塑的小汽车、火车都安装上刻好的轮子。为火车铺了泥巴轨道,自成坡型,让车头带着满载花草的两三节车厢下滑。一起玩的小伙伴,都要把火车搬到坡上,看火车跑动,亲自当一名司机。

村南的滏阳河较远,去得不多,经常去的是村西。那里一条河流从东南而下,曲曲折折,明灭可见,到村边南北分流。北面这条河注入两岸花团锦簇的护城河,南面的河泄入万花争秀的荷花荡。一年四季,河边总是充满了孩子的欢声笑语。我娘和邻居们在这里洗各色衣裳,洁如明镜的流水似乎成为彩云河。成群结队的小鱼在彩云间怡然自乐地玩耍。我经常在碧波中追逐小鱼,从北面追逐到南面,在荷花荡看那望不到边的娇红翠绿。

故乡的小河,故乡的大河,故乡的芦苇,故乡的荷花,故乡的一草一木都镌刻在我的心里,是永远不可替代的思念。大自然教会我描绘大自然的美,竟然在无意中启迪了我年轻心灵对艺术的向往和追求。

家家户户花盛开

碧水环绕、绿树掩映的村庄就是我们的故乡。房屋青砖青瓦,街道整齐洁净,犹如不久前刚刚被雨水冲洗一般。家家都种各种花草,户户各有自爱花木,每家都有摆满了花盆、造型多样的大小花池。有几户人家,自己还专门设计花境、花路、花门,院落简直是一个彩蝶纷飞的大花园。走在街道上,暗香浮动,微微花香,常常令过路的人驻足品赏。

村东北的一大片院落是我们贾家。这片院落的主院是北院和南院。北院是典型的三合院,南院是中国传统九门相照的五合院建筑。第一进院落为门屋,南北走向,临街五间青砖白顶、板搭门平房,平房前稍低的是宽阔的五柱廊檐。大门修筑在整个院落的东南侧,以取“紫气东来”之意。大门占临街房一间,前面是小门居中的板搭门,约两米之后是巨大石座上两扇厚重的黑色油漆大门,门后是偌大的白色门廊。大门和临街板搭门之前均有五级台阶,左右长条青石铺座。这种旧式街门带给你无边的联想,就像一位世纪老人向你诉说着早年的故事。大门门廊相对着简朴庄重的影壁,磨砖对缝,中间及四角饰有吉祥图样的砖雕。影壁下方是长方大花池,鲜花在娴静的碧叶层间,怒放着浅深幻变的鲜花。在院落北面是一棵粗劲润泽的梧桐树,每当夏日,舒展的阔叶给人们遮阴送凉。

第一进院落与第二进院落相连的唯一通道是垂花门,垂花门又称二门。垂花门是四合院中装饰富丽堂皇的建筑,开在内外院之间的隔墙上,建于青石台面,位于九进院落的中轴线上。垂花门的台基高于一进院落地面,有一阶青石台阶。垂花门外看是华丽的砖木结构门楼,而从院内看则似一座尽显书卷浩气的亭榭,闪耀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垂花门是我们孩子捉迷藏最喜欢的地方,饱经风雨霜寒的垂花门只是骄傲地叙述匆匆而过的古史陈迹。一般情况下檐柱垂吊在屋檐下,彩绘花瓣的造型,因此称为垂花门。我家垂花门大胆创新,减去易坏的垂吊檐柱,在大门外两侧卧石基座砖柱上方有精致的艺术花雕,彩绘雕刻再现花朵花瓣枝叶生动造型,给人栩栩如生、如沐春风的喜悦。我家垂花门的屋脊与传统一样,是“一殿一卷”式的,大门朝外部分屋顶起清水脊,脊势较窄,高耸雄伟,大门内部分是卷棚顶,跌宕起伏,敞亮俊秀,二者相接的天沟雨水侧流,减少檐前滴水,既庄严活泼,又富于韵律感。垂花门两侧的面墙,磨砖砌就,做得精致,上方勾边框内雕刻缠枝花卉图案。垂花门是家中最温婉美丽的那道门。

转过屏门,走进第二进院落,左右各三间高出一阶青石台阶的厢房,正面是建在一米台基之上的四间厅堂。厅堂中间是雕花门,两边一米二青砖窗台上是巨型雕花大窗。厅堂的房檐前伸,成四间宽的遮阴防雨檐廊,外接五级台阶,两边装饰斜铺青石。廊台在台阶左右两个油漆粗柱上有对联: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横批:福禄祯祥。

厅堂左前植树龄几十年的石榴树,花开时节,火红火红的石榴花,把院子都映照红了。秋日硕果累累,很多石榴涨红了脸,裂开了笑嘴。我经常坐着小板凳,听娘给我讲孟母三迁教子、岳飞精忠报国等故事。如今娘早已走了,娘唤儿子儿喊娘的声容笑貌永远镌刻在我的心头。一晚我梦见娘唤我,我大声喊娘,我们在火红的石榴花下相见了。喜泪洒满枕巾,我醒后不忍心睁眼。

走进第三进院落有两条通道:厅堂后面矗立大屏风,转过插屏从厅堂后门走进;进堂厅右侧小拱门,绕厅堂侧径入三进院落小门。我儿时同娘住在三进院落有檐廊的正房。门前有一条光滑青石,这是我一玩就不声不响地玩一天的工作台,我的泥塑汽车、火车等就在这里制作。右厢房前是长长的大花池,我和姐姐每年种地雷花。这花非常容易种,清晨一开一层花,满院流溢着花香。

在院子西部植栽一棵几股粗壮的葡萄树,爬满了多半个院子,送来四季美景。春天,在和煦轻风里,嫩绿的叶子紧跟弯弯的龙须爬满了藤架,清风摇曳着浅翠,碎碎的阳光掉落下来,像梦的碎片一样。夏天喜雨浸润,繁叶葱茏,犹如碧云把整个葡萄架遮得严严实实,驱散了酷热,洒落着荫凉。我经常在葡萄架下面休息玩耍,享受新的一天的清新爽朗。秋天金风送爽,成串成串熟透了的葡萄挂满枝头,想吃就摘,新鲜的葡萄挂一层薄薄浅灰,露珠闪烁着晶莹的光芒,酸甜适口,沁人心脾。冬天临近,葡萄穿上保暖冬装,彩叶如蝶飞落,雪后小鸟在银枝间觅食,一派诗情画意。

从三进院落的正房后门迈入第四进院落,映入眼帘的是一棵俏俊高大的合欢树。如锦如绣的合欢花团,层层叠叠,几乎遮天蔽日。合欢树的叶子如无数把长形羽扇,叶茎两旁生着精妙一律的小叶,轻轻摇曳凉意便随风袭来。在早上扇面打开,晚上收合,开合之间寓意“合家欢乐”。左侧厢房是两层闺楼,不过闺楼以往的情景,在几代人的记忆里早已不见踪影了。但是可以想象,当年闺秀在绣楼施粉描眉时,推窗可触摸三五成团的粉色如绒花枝,感受灿如锦霞的花朵吐露着阵阵芬芳。

走过四进院落正房敞亮的后门,进入五进院落,满院花花草草,野花家花百花媲美竞放,任其自然生长,尽显天机物趣,满院无处不飞花。

故园草木今葳蕤

我家住在南院的三进三合院,我在这里愉快地度过了童年时光。这里的一砖一石、一花一木在我幼稚的心中深深留下悠久传统的印记,每一天我尽享母爱的春风雨露滋润。回忆往日岁月,这里是我蓓蕾初放的和平而纯真的童年天堂,是一颗充满梦幻的心诉说那段精彩神秘、天真烂漫的美好的时光。

我小学毕业后,爹从西南部队调到北京,叫我先到北京上学,我考取了北京101中学。我舍不得离开娘,娘更舍不得离开我,可是娘坚决要我去北京学习,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遇。每年寒暑放假,我都早早买了火车票,急着立即回去看娘,给娘讲讲我的成绩和评语。娘更是迫不及待地盼了暑假盼寒假。我的成绩评语优秀,能使娘在默默想儿等儿的思念里又欣慰半年。在中学毕业时我获得北京市银质奖章,国家保送我到苏联莫斯科大学留学,娘知道后抱着我喜泪满面。我上小学时每天跑二三里路,娘看着我上学还放心不下,直到放学回家爱抚着我的小脸才心中踏实。现在要远赴几千里之外,我想娘是万万舍不得的,可是娘反而劝我放心求学,娘等待着儿学成归国的喜讯。我出国了,娘哭了好几次,有时泪流满面,有时泪湿衣衫。娘积在心中的情愫终于迸发,在泪水中融化着喜悦和心酸、企盼和宏愿、难舍和翘盼,笃信和执着。在我身怀报国之志发奋学习的第二年,还没有来及向娘诉说成绩,就传来娘逝世的噩耗。顿时我眼前天旋地裂,热泪哽咽。

我牢记母训,学业优秀,工作求精。我被评为编审、高级记者,母亲给我的爱却像百年大树的根一样,牢牢地扎进了我的心窝,激励着我戒骄戒躁践行百年树人的壮志。

想起在故乡,有一天,我在地里帮娘干活。一片片金色的麦浪在微风中荡漾,头戴草帽的人们在挥镰收获。忽然,天边飘来一层乌云,开始下起了小雨。邻地常叔叔一家正在抓紧割麦子,我拿起镰刀跑到常叔叔的地里。常叔叔看着我惊奇地问:“孩子,你要干什么?”我指指天空,说:“下雨了,我要帮忙啊。”常叔叔抚摸着我,笑嘻嘻地说:“好孩子,这里马上做打麦场,你们就近用我的场吧!”小雨淅淅沥沥下着,汗珠融合雨珠,不停地从我们的面颊撒落在丰收喜悦的原野。

故乡的凡人凡事,碧绿田野,葳蕤草木,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底播下村律村风的种子,在一辈又一辈人的生命征途绽放着光辉灿烂的花朵。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韩愈有诗:“如坐深甑遭蒸炊。”说的正是大暑时节,热得人就像在铁锅上的笼屉里蒸着似的。这种屉里蒸的日子,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人,没有谁不熟悉。 置身户外,水泥地反射的热浪,恶犬一样...

舍下收存有康熙年间木刻本《剑侠传》,据说是明代王世贞所撰,辑录唐宋三十三篇剑侠小说,晚清任渭长据书绘作《三十三剑客图》。不说书中聂隐娘、红线女之神技几近仙人,却说那个发结红...

每一个人,都是“两个故乡”的携带者、构建者、言说者。 1 每个人都有故乡,都是故乡风土与烟火往事的产物。不论身处于海角天涯,或父母门前的走廊,故乡,始终存在于他的面容、语调、食...

编者按 《天涯》2024年第4期“散文”栏目,推出杨本芬、陈慧、王计兵、邬霞、李方毅五人的作品,他们中有的曾被归入“素人写作”中广泛讨论,但当其广为人知,“素人”之说便已失效,需要...

30多年前的那个盛夏,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身为医生的父亲,濒临崩溃,茶饭不思。 母亲和我陪着父亲到济南接受治疗。让我困惑的是,父亲放着大医院不去,第一站带我们到济南第二机床厂职...

记忆里会有些什么呢,我能记起许久之前的声音、色彩、图像、人物、事件……跟好友青锋说记忆,她说小时候喜欢汽车发出的汽油味,一直记得那气味。“你能记得气味啊!”我羡慕极了。吃一...

小林是上海知青。在北大荒,我们在一个生产队。他不怎么爱说话,就是闷头干活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会闷头干活儿,在队上头头那儿,不得烟抽。上海知青一般不仅能干,而且说话甜,很...

01 就要拖家带口去尼日了,戴启宽瞒不住了,告诉妻子自己已经报名去成昆线。这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三岁,儿子只有一岁。 这是1970年的事。成昆铁路北段有滑坡九十一处,危石落岩区段一百五...

九搂十八杈,何意?——这是一株古柏树。九搂,谓之粗也;十八杈,谓之分枝数也。通俗地说,就是九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古柏,生长着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分枝侧杈。树冠巨大,密叶浓郁...

公元763年秋天,杜甫第一次到阆中,写了不少诗歌,其中《阆水歌》曰:“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阆中胜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