镶了金边儿的灰白小云朵们,在蓝绸缎一样柔软的天空轻轻飞。阳光扫过山尖,连翘、黄栌翠得晃眼。夏日新晴,微风里夹杂着植物的清甜。忽然,公路一个急弯降入谷底,大梁江古村到了。真出乎意料,竟这么近。

从山口朝村坡上走,迎面是一棵朴茂的唐槐守护着村门。位于河北省井陉县的大梁江古村,如一幅高古的工笔画,随山就势,参差错落。瘦瘦的石头村街,凹凹凸凸,盘桓而上,头顶的蓝天也窄窄细细。街巷细巧,更衬托出古建的威仪——楼叠楼,院叠院,青石黛瓦,檐牙高啄,整个村庄俨然是一件法度严整的巨型艺术品,在我面前次第展开。

大梁江的先人修宅造屋,“借天不借地”,最大限度利用地理空间,又绝少对自然地形的破坏,令村庄和自然浑然一体。祖先们的理念竟然如此现代、如此先进,令人惊叹。流连细观,每一座房子,每一个院落,又独具匠心,和而不同,彰显着主人们各自的性情和审美。

大梁江村的崛起,与秦皇古驿道有关。井陉古道贯穿太行,连接华北平原与汾河盆地,曾是八百里太行最好的路。登上村庄制高点凝望,左右两面青山合围,如大自然张开的怀抱。翻过一道山梁,不远处的核桃园村即是古道所在,交通往来算得上顺畅。而堡门一关,又如世外桃源般祥和。这独特的半敞的自然地理空间,令大梁江在外界的喧嚣面前进退自如。

明末,山西平定县城西棋盘街梁氏一支,为避兵燹迁居于此。梁氏长期在晋商发达的环境中浸润,迁居于此,亦商亦农、习文崇武的习惯依然,并影响了一个村庄的风气。

明清至民国时期,大梁江人在京经商者尤多。他们把太行山里的特产——花椒、核桃、小米、柿子,古法榨的油,手工造的醋,贩到京城、口外,又把口外的皮张、山货卖到京城。而外边世界的文明、时尚,也悄然影响着太行山皱褶中的这个小小村庄。京城里的四合院建筑艺术,与晋东南最普遍的石头窑洞结合,遂有了独树一帜的石砖木结构四合院楼。

四合院楼的宅门一般开在东南,上门楼,下门洞,筒瓦飞檐,巍峨高耸。院中三面是楼,偏正呼应,俯仰错落。一个院楼不够彰显家族的荣光,便有了一宅两院、一宅三院、一宅四院,此院可通彼院,这楼可通那楼,外人眼里迷宫一般,实则各有秩序。至今保留完好的,就有一百六十二处院落、三千多间房子。庭院深深深几许。走进空空的院落,推开某扇沉重的木门,或许就能见到一个正在读书或者哼着梆子腔喝茶的侧影。

北太行缺水,大梁江尤甚。据说,村子本名“大梁家”,因村民求水心切,遂改名为“大梁江”。行走大梁江,时时会发现关于水的智慧。

先说说望水兽吧!村正中有一面高高的老石头墙,栩栩如生的青石瑞兽居中镶嵌,雄视四方。据学者考证,此物叫望水兽,已经在墙上守望数百年。从建村开始,人们盖房子安家,第一考虑的便是水。先把水窖建好,向天借取无根水,然后才大兴土石。水窖似酒坛,窖底用灰渣夯实,四周以石头砌成,雨水在水窖内经过沉淀、消毒后便可以放心饮用。青石铺地的院子里,留有与水窖相连的取水口、入水口,另外再建一条污水道。如此,就建立起了一个取水、用水、排水的小循环。

村子缺水,但村中的树,却格外绿。村人爱惜一草一木,把老树当成长者一样敬畏。古戏台边有两棵老槐树,枝杈苍劲虬曲,染绿了旁边小广场的半面天。卖山货的梁大姐,常常端坐槐荫下,神色安闲。大姐今年七十有二,身体健朗,娘家婆家都在大梁江。一百六十二处古老的石头院落,她家有其一。“哪儿也不比俺村好,冬暖夏凉,住着舒坦。你看,这大槐树,还有那边的桥窟窿,都是天然大空调。”

我很快找到梁大姐口中的“桥窟窿”。这是一个与民居四合院楼第一层融为一体的桥涵式石拱券,有两米多高。站在洞口,一缕缕清凉的风从深处吹来,好不爽快。这桥窟窿实际是古村的排水主管道,全部由石头砌成,途经多处村街,与家家户户的地下水道相连。“地上承载建房行路,地下负担排水行洪”,其设计之妙、布局之巧,令人叫绝。

除了宝贝的石头老宅,大梁江人心心念念的,还有祠堂、古庙、古戏楼、灵慈阁。这些古老的建筑守望着岁月,也守望着历经岁月而未曾褪色的文化之美。它们在村民心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梁氏宗祠与村口的唐槐相望相守,登上高高的石头台阶,方能进入大门。逢年过节,开祠堂,祭先祖,无论千里万里的路,梁家后代都会往回赶。村中古庙数量不少,古戏楼与古庙相对,梆韵悠悠,一头连着古老神话,一头连着人间烟火。

灵慈阁是大梁江古村唯一的村门,清雍正年间重修,门洞上书八个大字:“襟山带河”“接脉全通”,先贤的视野和襟抱由此可见一斑。还有一处雕花照壁,正中雕刻着一匹神兽,据传乃是吃遍万物的贪兽,最终葬身大海。这块石雕是全村的“戒贪图”。祖祖辈辈的大梁江人,远贪近廉,恭谨持家,从传统文化中汲取着无穷的力量。

2010年,大梁江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一度沉睡在历史烟尘中的大梁江,如今得以亮相游人眼前,离不开“井陉旅游天路”的修建。虽说县城到大梁江只有约三十公里,但在六七年前,这段磕磕绊绊的搓板路得跑上多半天。当初进行古村落立档调查时,羊肠小道圪针丛,翻个山梁都得带着开路的镰。终于,2019年太行天路全线通车,一条路串起沿线古村落,才有了现在的便利。

自此,大梁江安静的石头街巷之间又多了欢声笑语。除了各地游客,许多电影、电视剧也来到大梁江取景拍摄。槐花飘飞的唐槐下,新农村的艺术大集正火热,跳拉花的、打扇鼓的,来古村落拍小视频、搞直播的,传统与新潮热热闹闹融汇于此,为大梁江唱响一首古村新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