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于197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至今已有50多年的党龄。父亲是党员,对于这一点,他没有挂在嘴上,而是体现在一言一行中。同时,他用自己的言行为子女诠释生命的价值,树立了榜样。

1970年,湖北省到我县学习考察农业发展经验,从我乡(当时称为公社)挑选了四位农技人员支援秭归县农业生产,父亲就是其中之一。此时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心里一定不舍得离开家。但父亲服从组织安排,二话没说,简单收拾了行李,就告别家人,从太行山麓辗转到了3000里之外的长江之滨。

在那个年代,通讯联系全靠信件,每次收到父亲来信,我都很兴奋。母亲识字不多,都是姐姐和我念给她听。从不记得父亲谈及困难,每次都是说工作顺利、生活得好,叮嘱母亲勿挂念。每次信中都要叮嘱我们好好学习,长大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也每次都叮嘱我们要听妈妈的话,尽量帮妈妈干点家务活等。正是在父亲的远程教育和鼓励下,姐姐和我小小年纪就十分懂事。我于1986年考上了河南师范大学。开学前的一个晚上,父亲一边乘凉,一边和我聊天,他说,咱们家祖祖辈辈没有出过一个秀才,你能够上大学、拿上助学金,都是共产党给的,没有共产党,哪会有今天。他还说,上了大学,不仅要学知识和理论,思想上更要追求进步。现在想想,这是老父亲对儿子的党性教育,也是对儿子的几多期许。几十年过去了,这些话依然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入学后不久,我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在日后也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2001年,父亲退休回到老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党组织关系及时转到村里,无论刮风下雨,只要开会,从来没有缺席过,且每月都是按工资比例而不是按农民标准及时交纳党费。前些年每到夏秋两季,他参加秸秆禁烧,日夜值班,确保一方蓝天;2003年“非典”肆虐的时候,他和其他党员一起轮流在村口值班把守,守护村民健康;他还主动为村图书室编辑整理图书目录,粘贴标签,方便村民借阅。父亲深得村民信任,又会写毛笔字,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会请他记账和保管礼金、礼品;每年春节前,他都要为街坊邻居写春联,经常写到深夜。由此,父亲还被乡里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父亲对土地和农作物有着特殊的情怀,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把家里的承包田当作试验田和繁育基地。从和父亲的聊天中得知,普通土豆的淀粉含量一般在11%左右,而他培育的土豆品种,淀粉含量可达到15%以上,而且他还繁育出红心土豆、紫心土豆、一圈红心一圈黄心等彩色品种。退休后,他在家里的自留地上培育小麦种子,亩产量达到1200多斤。每年收获小麦时,他都是人工收割,按照不同品种分类,一小捆一小捆晾晒在房顶上,然后一穗一穗搓下麦粒,用袋子分装并贴上自制的标签,不到一亩地,老人家需要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每次回到家,他都会掰着指头告诉我哪个品种产量多少、优缺点是什么。他希望把优质高产的小麦种子推广出去,多次把小麦种子免费送给种子站和农科院。

父亲一年到头总有干不完的活计。他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劳作是他唯一的爱好。退休后,除了种地,他利用农闲时间,每天都到村子周围和公路上捡拾废品,院子里堆满了废纸盒子、碎玻璃、塑料瓶子等。之后,他就推着他那用了几十年的独轮车,将废品送到十六七里外的废品收购站,往返一趟要30多里,摸黑回家是常态。我常听他念叨捡拾废品的好处,什么回收资源啦、保护环境啦,还可以有经济收益——一独轮车废品可以卖5元钱,前年总共卖了1200多元。我一算,这意味着他一年下来捡拾了240车。今年父亲已经80岁,依然风雨无阻地捡拾废品,早出晚归。他步履缓慢地推着独轮车行走在公路便道上的身影,也成了那条公路上独特的风景线。

父亲特别节俭,给他买的衣服常常放在柜子里,舍不得穿。一部电视机用了20多年,满屏的雪花斑点,但坚持不让更换。父亲自己舍不得多花半分钱,对待孩子们上学却十分大方,谁家的孩子上了中学、大学,他都成百上千元地给;他还热心于公益事业,拿出大笔资金支助村里修路。

不知疲倦的80岁老父亲,用行动告诉我:这是一个老党员。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韩愈有诗:“如坐深甑遭蒸炊。”说的正是大暑时节,热得人就像在铁锅上的笼屉里蒸着似的。这种屉里蒸的日子,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人,没有谁不熟悉。 置身户外,水泥地反射的热浪,恶犬一样...

舍下收存有康熙年间木刻本《剑侠传》,据说是明代王世贞所撰,辑录唐宋三十三篇剑侠小说,晚清任渭长据书绘作《三十三剑客图》。不说书中聂隐娘、红线女之神技几近仙人,却说那个发结红...

每一个人,都是“两个故乡”的携带者、构建者、言说者。 1 每个人都有故乡,都是故乡风土与烟火往事的产物。不论身处于海角天涯,或父母门前的走廊,故乡,始终存在于他的面容、语调、食...

编者按 《天涯》2024年第4期“散文”栏目,推出杨本芬、陈慧、王计兵、邬霞、李方毅五人的作品,他们中有的曾被归入“素人写作”中广泛讨论,但当其广为人知,“素人”之说便已失效,需要...

30多年前的那个盛夏,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身为医生的父亲,濒临崩溃,茶饭不思。 母亲和我陪着父亲到济南接受治疗。让我困惑的是,父亲放着大医院不去,第一站带我们到济南第二机床厂职...

记忆里会有些什么呢,我能记起许久之前的声音、色彩、图像、人物、事件……跟好友青锋说记忆,她说小时候喜欢汽车发出的汽油味,一直记得那气味。“你能记得气味啊!”我羡慕极了。吃一...

小林是上海知青。在北大荒,我们在一个生产队。他不怎么爱说话,就是闷头干活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会闷头干活儿,在队上头头那儿,不得烟抽。上海知青一般不仅能干,而且说话甜,很...

01 就要拖家带口去尼日了,戴启宽瞒不住了,告诉妻子自己已经报名去成昆线。这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三岁,儿子只有一岁。 这是1970年的事。成昆铁路北段有滑坡九十一处,危石落岩区段一百五...

九搂十八杈,何意?——这是一株古柏树。九搂,谓之粗也;十八杈,谓之分枝数也。通俗地说,就是九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古柏,生长着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分枝侧杈。树冠巨大,密叶浓郁...

公元763年秋天,杜甫第一次到阆中,写了不少诗歌,其中《阆水歌》曰:“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阆中胜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