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柔软

午后,天空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北部湾惊涛骇浪。望着雨中的大海,我竟然想起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那句:“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对于远离大海,少见海涛叠浪的我这个北方人来说,这也是壮丽的景象,却心怀一丝忐忑。还好,暴雨来得快歇得也快,乘车时我担心下这么大雨,海边浪急,怕到时下不了车,浪费了有些急切的心情。这天气,果然是通人情的,车行至白浪滩,雨势弱得只剩几丝银线,可以忽略不计,可我还是打了把伞。好吧,我的担心纯属多余。

由于刚下过暴雨,白浪滩果然风大浪急,一排紧跟一排的白浪滚滚而来,壮观是够壮观,但涛声也够骇人,比打雷闪电还要惊心。把目光从白浪尖收回,投至海滩,宽大平缓,有一瞬的诧异,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居然是黑色的沙子!这颠覆了我的认知,还取名为白浪滩,好像这片难得一见的黑色沙子,单纯是为了衬托白色的浪潮一般。真是稀奇。

搞不明白,为什么白浪滩的沙子要这么独树一帜?询问当地人,说海滩的这些沙子中富含钛矿物质,将沙子的颜色也带偏了,是海岸极其稀少的黑沙滩,非常珍贵。所以,夏天在这里做钛沙浴,是最理想的美白沙疗,而且纯天然。只需在沙滩上挖个坑,人躺进去,用钛沙把自己埋起来,露个脑袋在外面,整个身体中分泌出的汗液等酸性物质,可以催化钛与氧的反应,从而起到美白皮肤的效果。沙浴数小时后,人体皮肤能感觉到明显的爽滑感,如涂凝脂,比抹了任何护肤霜都要舒坦。在车上专业人士介绍钛沙知识时,我的心一直被暴雨攥着,错过了普及机会,这会儿来了兴致,只是暴雨驱散了游人,黑沙滩上湿漉漉的,天空也一直阴着脸,不见一丝阳光穿透云层的迹象,这种天气不会有人把自己埋在湿漉漉的沙里做沙疗的。当地人说,要是天气晴好,白浪滩距城区只有二十多公里,驾车需半个小时,防城港本地的许多女性赶过来做沙疗,也有不少外地人,黑沙滩上躺满了皮肤白皙的女性,把白色的海浪都比下去了。尤其是午后,太阳越大,沙疗效果越好,来的人更多,那场面怎一个“壮观”了得。

这个阴雨天的午后,我们是无缘见识比白海浪更壮观的沙疗场面了。

不过,阴雨天的白浪滩倒别有一番情调,海面浪涛翻滚,波光粼粼,似无数的宝石在眼前闪耀,巨大的浪涛声,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一浪紧跟一浪,一浪高过一浪,浪花白皙透亮,像一片毫无顾忌绽放又暗藏了心思瞬间消逝的花朵,让人怦然心动之余又怀了几丝捉摸不透的遗憾。黑色的沙滩因暴雨的冲刷,平坦如砥,黑沙柔软舒适,踩上去让人心情变得轻松愉悦。看着海浪一波一波地拍打在黑沙滩上,听着它们的吼声,一天的疲惫都被冲刷干净了。

我抓起一把黑沙仔细端详,沙子细如面粉,不难想象这种沙子与人体接触的那种细腻、滑润感,能使人情绪彻底松弛,深呼吸几口新鲜的海风,充分享受到大自然的美好与爱抚。

要知道,万物的风华皆在大自然中,大自然确实孕育和充盈着万物的风华,“春夏秋冬皆可入画,雨雪风霜自然有情”。只不过,这是自然平和、四季坦荡的时候,而世间万物,又哪里是一望无尽的平静坦荡。人有喜怒哀乐,人间有悲欢离合,自然界的情绪更是丰富多样,不同的地理环境,不一样的气候变化,衍生的情绪表达也不拘一格,“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在自然的情绪爆发中是普遍且寻常的。

如午后的这场骤然而降的暴雨,看似打断了观赏黑沙滩奇异的美景,实则让我们体验到不同于以往的海岸风光——黑沙滩黑得纯净平和,白海浪白得惊心动魄。

■ 坚硬

同样是午后,骤雨初歇,乘车沿着江山半岛行至白龙尾尖端,瞻仰白龙炮台。

在海边构筑炮台,是巩固海防的重要军事设施。防城港地处边海一线,为防止外敌侵扰,炮台尤为重要。白龙炮台位于防城港市江山半岛西南面濒临海滨的四个小山包上,是晚清时期名臣张之洞任两广总督时,命海口恭府管带琼军右营陈良杰于清光绪十三年(1887年)至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用时八年修筑而成。为防止外敌的船坚炮利,巩固北部湾的安定,时任两广总督的张之洞在多年的洋务运动中,早就心怀边海防务,他亲率部下对竹山、江平、白龙尾半岛进行勘察,并绘制了边海军事防御设施图,在白龙尾半岛的四个小山包上筑建了“白龙台”“艮坑台”“龙珍台”“龙骧台”四座炮台,总称为“白龙炮台”。

在白龙炮台地下室的大门楣上,有一个石刻,上面刻着“清光绪二十一年仲夏吉旦,白龙台署海口恭府管带琼军右营陈良杰督建”的字样,佐证了建造这四座炮台的具体日期。可是,法军于1883年曾入侵白龙尾半岛一带骚扰当地百姓的史料,还有中法战争爆发后法军再度入侵白龙尾及万尾、江平等沿海地区,烧杀掳掠我沿海百姓的卑劣行径,却没留下一点文字记载。我问过介绍炮台情况的专业人员,她的回答是,只有炮台建造的缘起和时间,其他没有留下依据。只是据说,当年清军和当地群众曾在沙坳岭(又称番鬼岭)的地方和法军侵略者展开过激烈的战斗,打死法军无数,现群众称为“死佬田”的地方,就是当年埋葬过法军的坟场,直到1886年法军才撤出白龙尾。

还好,张之洞能意识到防城港边海的重要性,力主构筑海边炮台,固我海防,为北部湾打造坚实的军事防御,也不枉一代名臣的称谓。

至今,白龙炮台保存算是有模有样,每座炮台占地面积约亩余,炮台基座坚固雄伟,海石条块砌体结构,至今保存着原来的本色,尤其以白龙古炮台的设施保存最为完好。白龙炮台位置在山丘顶端,炮台下面的地下室,左右有两条通道直通两个炮位,再登上数级台阶掩蔽的坑道,便是两个露天月牙形的海石构造的露天炮座发射台,长7米,宽3米,四壁高约1米,后壁有拱门形弹仓。每座炮台的炮身,都是从英国进口的一百毫米口径粉炮,装备了一至两门。炮座底下为深6米的地下兵库和弹药仓,当年有兵士把守,时刻准备打击海上的来犯之敌。

四座炮台与越南隔海相望,国防位置相当重要,与企沙石龟头炮台遥相呼应,虎视眈眈,有“龟蛇守水口”之称。

如今,这些炮台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炮身被风雨侵蚀,但历史的痕迹不会被时间消弭,它不仅仅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之中,而是防御外敌入侵的有力见证。

此时,夕阳如血,将白龙炮台渲染得更加庄重、威严,站在主炮台遗迹上,望着远处波澜壮阔的大海,耳畔响起海浪的巨大涛声,似乎能感受到那一段羸弱挨打的历史中,驻守炮台的勇士们仰天长啸的英雄气概,壮怀激越的保家卫国情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