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蓿

今天看,张骞称得上是一位美食家。正是这个对美食感兴趣的人,在出使西域遭遇挫折时,发现有另外的事情可做。譬如,把自己品尝过的食物记录下来。

在张骞从西域带回的诸多物种中,苜蓿被称为“牧草之王”,人们在其青嫩时,将它的尖芽炒菜吃,是很有价值的植物。

葛洪在《西京杂记》中,将苜蓿记录得颇为奇特:在大宛国,必得是野生的玫瑰树,才在其下生长苜蓿。如果是人工栽种的玫瑰树,则不会有一株苜蓿生长。不仅如此,他后来又对苜蓿记录了两笔:其一,风刮入苜蓿枝叶间,会长时间萧萧然响动,故人们将苜蓿称为“怀风”;其二,如阳光明媚,照在苜蓿花上,便反射出奇异的光彩,故人们将苜蓿称为“光明”。

苜蓿为何会那样?葛洪没有解释。春天,是苜蓿律动的季节。进夏,乃至入秋,苜蓿便少了光彩。

苜蓿在很多地方都有,我到新疆后,发现新疆的苜蓿之多,恐怕是中国之最。吐鲁番一带春来早,每年二三月间可采摘头茬苜蓿,其时乌鲁木齐大雪纷飞,但在街头却能碰到吐鲁番的苜蓿,让人忍不住买上一点,回家用开水焯过,或凉拌或炒制,算是提前尝到了春天的味道。

大约每年的四五月份,乌鲁木齐周边的苜蓿便纷纷长出,尤其是南山的苜蓿最多。有人开玩笑说,南山的苜蓿能管够所有乌鲁木齐人的嘴。南山有一个地方名叫苜蓿台,可供人们观赏和采摘苜蓿,还可眺望终年积雪的博格达峰。

常见的苜蓿多用于做凉拌菜,开春后摘苜蓿叶茎的前三四节,用清水冲洗干净后,开水焯熟,再入凉水浸泡十余分钟以增其鲜,而后双手轻搓去除部分汁液。

备上小葱花、姜丝,热油浇过后加食盐、凉拌醋及蒜泥等调味品,调匀入味后即可食用。凉拌苜蓿味道鲜美,爽口清脾,是家庭餐桌上常见的小菜。喜欢喝酒的人,多用凉拌苜蓿下酒,其清爽、嫩脆的口感极佳。

新疆人喜欢吃苜蓿饺子。在每年四五月间,将苜蓿嫩芽采摘回家,洗净后先用开水迅速焯一遍捞出,再用冷水漂洗一遍,将水分挤尽后,与事先准备好的羊肉、色拉油、盐、葱、姜末等拌匀,调制出自己喜好的口味,然后用擀好的面皮包成饺子,下锅煮熟后,蘸上蒜醋汁食用,其味颇为鲜美。

有一次,在苜蓿地里,一位朋友无意间问起苜蓿有几片叶子,在场的人有说三片的,有说四片的,一时争论不休。那片苜蓿地的主人对苜蓿了如指掌,笑着说,自己种苜蓿多年,见过叶片最多的也就是三叶。有个说法是,如果你碰到了四叶的苜蓿,就会交好运。

关于苜蓿叶片还有一个说法,一叶苜蓿代表希望,二叶苜蓿代表付出,三叶苜蓿代表爱情,而稀有的四叶苜蓿代表幸福。

大家在苜蓿地里随意走动,种苜蓿者不觉间又说起一个故事。传说,有两个相恋的年轻人,因为一件事闹了别扭,彼此不肯让步。村里的一位老人告诉他们,在苜蓿长出的春天不能生气,否则会一年不顺。他们害怕了,问老人有何办法,老人说找到四叶的苜蓿可以挽救运气,他们听后装作无所谓,但心里都为对方担忧。一天晚上下起暴雨,他们仍在为对方寻找四叶苜蓿,也终于发现其实都很关心彼此,便对爱情有了更深的理解,亦明白了那位老人的好意。四叶苜蓿最终并没有出现,但老人看见他们和好后,却开心地笑了……四叶苜蓿,是爱情的见证啊!

关于四叶苜蓿,还有一个国外的故事。一次,拿破仑带兵打仗,大军经过一个草原时,他发现有大片苜蓿,他的坐骑总是忍不住想去吃苜蓿嫩绿的叶片。虽然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但拿破仑心性高傲,仍决定全军暂驻,让战马先吃一会儿苜蓿再走。马吃苜蓿,拿破仑便借以活动筋骨,他发现一株四叶的苜蓿,甚觉奇特,便俯身仔细去看。就在拿破仑刚低下头时,一颗向他射来的子弹飞了过去,他由此逃过一劫,从此,他便称四叶苜蓿为幸运草。

有一位朋友在南山开了一家农家乐,几次邀我们去吃苜蓿,声称要弄十余种苜蓿菜让我们吃,大家好不容易凑齐了上山,却因一场大雨没摘上苜蓿。事后,我问这位朋友何时能吃上苜蓿,他说现在的苜蓿长得一人高了,是喂牲口的,你们上来……他意识到说漏了嘴,便改口说等明年开春再来吧,他的承诺,刮再大的风也吹不走。

第二年春天,我在托克逊见到了大面积的苜蓿,才发现每根苜蓿只是冒出一两片叶子,但因为它们密集拥挤在一起,便让人觉得是一大片绿色。我们从苜蓿地回去,便吃到了头茬苜蓿,其嫩绿的样子,让人尚未动筷子便满心欢喜。那苜蓿是和肉一起炒的,我吃了几口,觉得味道极为鲜美,既不失自身的嫩脆之感,又因为浸入了肉油而有了微腻的味道。

那天我们喝了不少酒,到最后苜蓿已变得微凉,吃过一口便有沁人心脾之感。吃完离开时,主人给每人备了一大袋新鲜苜蓿,告诉我们,如果觉得唇干舌燥,可以用苜蓿佐膳。

后来在疏勒县,我再次发现了苜蓿和张骞的关系。县上建了一个张骞公园,立有一尊张骞的塑像。我去看时,发现塑像下有苜蓿,长得茎直叶繁,还开出了小花。看到附近有一个引水管子,我便打开水龙头,用水浇那些苜蓿。坐在张骞塑像下,听着汩汩流水声,我想着张骞两千多年前出使西域的历史,度过了一个安静的下午。

前年,我还在托克逊见过人们把苜蓿收割晾干后,捆成方形草垛,等待大卡车运走。我问这些苜蓿垛会被运向何处,答曰:从霍尔果斯口岸出去,运往中亚乃至俄罗斯、土耳其等国。苜蓿起初是从那里传过来的,现在又踏上了回归的道路。

薰衣草

从时间上说,薰衣草是传入新疆较晚的植物,距今约六十年,目前仅大片生长于伊犁,可谓伊犁独有的宝贝。

说起伊犁,我一直觉得它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伊犁河穿行过缓慢的河谷后迅猛冲泻出去,奔往遥远的路途,而伊犁本地亦有丰厚的沉淀之气,所隐所现均是大气魄。这样的地方,凡事都有来历,皆永不改从容之秉性。

薰衣草能扎根于伊犁,原因正在于此。

当初,人们从法国的普罗旺斯引进薰衣草,在全国多地实验种植均不成功,最后仅剩六十余粒种子。人们已不抱任何希望,在伊犁找了一个地方随便撒下,心想就算是替它们完成种子的最后使命,不料居然意外成功,那六十余粒种子长出了薰衣草,待到入夏,便开出一片紫色花海。

人们惊呼,薰衣草适合在伊犁生长,于是伊犁便大面积种植薰衣草。后经专业人员采样分析,原来伊犁河谷的纬度、气候条件和土壤环境与薰衣草原产地相近。从此伊犁河谷广种薰衣草,至今已有数百亩的薰衣草田,从近处一直延伸向天边。很多人跑很远的路来看,并为其美丽的花朵以及隐隐散出的香味陶醉。

伊犁的薰衣草开芳香馥郁的紫蓝色小花,被誉为“宁静的香水植物”和“芳香药草之后”,其植株晒干后仍有浓郁香气,故又得名“香料之王”。

薰衣草的叶、花、茎上布满油脂腺,提炼出的精油品质极佳,气味高雅芬芳。薰衣草花朵采摘后不易变色变形,气味浓郁,留香时间长,是极佳的切花材料;亦可风干后做成香囊,置于衣柜、卫生间、汽车中,有香薰和驱虫作用;将干花放入枕头中,还有助于改善睡眠。

薰衣草可入药,一般用于治疗胸腹胀痛、感冒咳喘、头晕头痛、心悸气短、关节风湿病等。薰衣草精油在医疗领域被广泛应用,可发挥镇静、清脑、抗菌、愈合和抗发炎等作用。不过,一般人不敢用薰衣草治病,在人们的印象中,但凡能治病者皆不高调展示自身的美。譬如中药里的黄连,只要提及就知道是苦的;再譬如麝香,药用效果十分明显,但其味却闻之腥臭。薰衣草看上去很美,闻上去很香,是让人身心愉悦之物,怎能治病?所以薰衣草的药效一说,知之者甚少。

薰衣草的奇异药效,曾有一个传说。在欧洲鼠疫肆虐的时代,法国有不少人染病暴亡,一时间人人谈鼠色变,不知过了今天还能不能有明天。但在格拉斯的一个手套制作厂,却无一人被传染,一时间成为奇谈。法国人等到鼠疫过去,才知道手套制作厂的工人经常用薰衣草油浸泡皮革,身上残留有薰衣草油,因此躲过鼠疫的侵袭。鼠疫病菌是经由跳蚤传播的,而薰衣草可以驱除跳蚤,所以鼠疫没有传染到那些工人身上。

在古罗马时代,薰衣草曾是贵重之物,一磅薰衣草花能卖到一百迪纳里。当时的这个价钱,相当于农场工人的一个月工资,或理发师给五十个人理发所得的报酬。种植薰衣草的人,一年将薰衣草运入城市中两三次,便可换得全部生活所需。古罗马人还将薰衣草和各种香草一并用于泡澡,此沐浴法先是在贵族中盛行,后被引入不列颠,成为一种时尚。

此前,我一直以为薰衣草与食物无关。后来,在位于伊犁的兵团四师的一个团场喝过一次薰衣草奶茶后,方知薰衣草因香味独特,与饮食的关系很密切。

说起薰衣草奶茶,便引出一个20世纪60年代的故事,当时薰衣草在伊犁已大面积种植,但如何再开发却成为难题。有一位叫徐春棠的上海知青,在外出治病时碰到外国进口的薰衣草奶茶,当即寄给团场领导几袋样品,并写信建议尽快开发。几年后,薰衣草奶茶终于研制成功,但徐春棠却已病逝,未能喝上一杯产自伊犁河谷的薰衣草奶茶。

除薰衣草奶茶外,还有一种薰衣草茶,是以干燥的薰衣草花蕾制成,取一大匙放进壶中,再倒入沸水,只需焖五分钟即可,如果加入蜂蜜,则甘香可口,浓香愉悦。薰衣草茶有镇静、减轻消化道痉挛、消除肠胃胀气、助消化、预防恶心眩晕、缓和焦虑及神经性偏头痛、预防感冒等众多益处。据说,有一人突然沙哑失声,且饥饿难忍,刚好手边有一杯薰衣草茶,便一饮而尽,咳了几声,嗓子竟然大有好转。此事传开,以后凡是有沙哑失声者,皆饮薰衣草茶。

泡薰衣草茶,能让人体验颇为美好的仪式感。初泡,杯中的茶汤呈淡绿色,而后渐渐变成蓝或紫色,若在茶汤中加数滴柠檬汁,则又会转为粉红色,十分赏心悦目。

除了可以冲泡成茶饮外,薰衣草还具有健胃功能,烹调时,加入薰衣草作调味,或掺于醋、酒、果冻中,能增添芳香,食之趣味骤增。据说,以薰衣草调制成的酱汁,尤为清新可口,且独具风味。

有一次,我在一家厂子喝到了刚生产出的薰衣草奶茶,刚把杯子端起,便闻到了香味,喝一口便品出其味道浓厚,就连精神也为之一振,不由得惊叹此物乃佳品。

喝完薰衣草奶茶,我又品尝了薰衣草果酱和薰衣草蜂蜜。新疆人有蘸着果酱吃馕的习惯,经人一提议,很快便弄来几个馕,蘸薰衣草果酱和薰衣草蜂蜜食之,果然甘甜脆爽,是极为难得的享受。

晚上吃饭,大家对薰衣草制成的食物仍念念不忘,也盼望是否有其他薰衣草食物。主人笑着说,还有东西,但要先把酒喝好、饭吃饱,才能享用。那天,我吃到了伊犁河中的大鱼、锡伯菜、熏马肠、马肉和抓饭等,都是伊犁的美食。

酒足饭饱,主人端上几瓶醋说,这是薰衣草芳香醋,在饭前喝能增进食欲,在饭后喝能解酒。为了让大家吃好喝好,所以在饭后才拿出来。饭后喝薰衣草芳香醋,除了解酒外,更有保健功能。

大家喝了几口薰衣草芳香醋,顿觉神清气爽,酒自然是醒了。席间有一山西朋友,一口气喝掉了半瓶,一脸喜悦之情。从饭店出来,天已黑透,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薰衣草香味。原来,薰衣草开花的季节,真的会香飘十里。

玫瑰

和田出玫瑰,关于玫瑰的趣事也多。新疆人谈及玫瑰,多以“和田玫瑰”一言概之,不知情者,以为新疆仅和田地区出产玫瑰。其实,南北疆亦多有玫瑰出产,只是和田玫瑰品质最佳。

玫瑰有香味,人人皆知,但和田玫瑰的香,却香出了不少奇事。有一件事,与和田的玫瑰花茶有关。多年前,和田有一人一边喝茶,一边分拣玫瑰花,他不知一朵玫瑰花掉入茶碗,等他端起茶碗喝下一口,惊异那茶为何变得那么好喝?待低头往碗里一看,才发觉那朵玫瑰花已被泡了许久,才知那好喝的茶,与那朵玫瑰花有关。

玫瑰花茶味道清香,饮之口感清冽,有一股花朵的醇香。喝玫瑰花茶,会比喝别的茶多一种体验,即玫瑰花在茶汤中会慢慢被浸泡开,将卷曲的花瓣舒展开来,呈现出原有的艳红之色。

喝茶的人在这时大多会细细端详玫瑰花的变化,好像一朵玫瑰花重新复活,在茶碗中又开放了一次。

我还听到这样一个关于玫瑰的传说。有一人患病多日不见好,有一天,他女儿将地里的玫瑰花采回,准备在屋中放一晚,第二天拿到巴扎上去卖。那人昏睡到半夜,突然被一股异香熏醒,他知道是玫瑰花香在屋中弥漫,但他无力爬起,便躺着闻玫瑰花的香气。后来他复又入梦,到了第二天早晨居然能下床了。

每年五月,和田玫瑰绽放。当地人将花朵采摘,成箱成袋地运往加工地点。早晨带露水的玫瑰最好,所以运载不可误时,否则会花蔫味淡,颜色消退。

有一年,和田玫瑰大丰收,运载入城时交通受阻,消息传到市长耳中,他下令开放绿色通道,让运载玫瑰的车辆先行。

当时运载玫瑰的除汽车外,还有马车和毛驴车,一时玫瑰花香弥漫长街,成为奇特景观。尽管开了绿色通道,仍然用了大半天时间才运载完毕。

那天的和田城属于玫瑰,花的色彩一片绚丽,花的香味弥漫向四方,人们纷纷出门观看,犹如迎来了一个与玫瑰有关的节日。

又一年采摘玫瑰时,天气酷热难当,玫瑰在运载中难以保鲜。仍是那位市长,让水车在沿途洒水,增大空气湿度,然后让拉运玫瑰花的车子上路,避免了玫瑰发蔫。有一辆车在喷水时出了故障,司机便下车拧开水龙头,双手抱着水管子让水洒到路面上。当最后一辆运载玫瑰花的车子经过他身边时,车上的人抓起几枝玫瑰花,递到了他手里。

和田古称于阗,是有香气的地方,15世纪的维吾尔族诗人鲁提菲在一首诗中写道:“香獐子窃取她秀发的芬芳,在于阗酿成麝香。”在和田民歌中亦有玫瑰的芳影:“向左飞过一株玫瑰,向右飞过一株玫瑰,两株玫瑰花中夜莺开始歌唱……”每年玫瑰花开,香飘十里,和田人都神清气爽。

在和田,人们闻着花香过日子。

如今在和田有一种说法,玫瑰有三种作用——看、闻、吃。和田的玫瑰多散种于玉米地、棉花地、麦地和菜地之间,在外面随便走走,便可见到鲜艳的玫瑰花。

人们种玫瑰的习俗持续已久,每家少则种一两亩,多则种十余亩,整个和田地区种植玫瑰的面积在十万亩之上。每到花季,十余万亩玫瑰竞相开放,把大地“涂抹”得绚烂浓烈,人们说和田是“彩色的绿洲”。

在和田,看玫瑰是一种习惯。

人们每每下地必先看一会儿玫瑰,然后才开始干活。于是便有了一句像谚语一样的话:没有田间地头不种玫瑰花,没有人不闻玫瑰花。下午干完活返回时,人们照例又要看一会儿玫瑰花,此时夕阳一片金黄,有明亮的光芒照在玫瑰花上,整个玫瑰花田显得更红,亦更加娇艳。

闻玫瑰,是和田人的一大喜好,常见姑娘们在大街上怀抱玫瑰,边走边闻,一脸喜悦。不仅是年轻漂亮的姑娘,就连小伙子甚至白胡子老人,他们也常常在耳际和帽子上插一束玫瑰花。这样的情景如果出现在别处,会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但和田人却已经习惯了。农民们干活累了,会到玫瑰园中摘一朵玫瑰花,放在鼻下闻一会儿,便恢复了精神和力气,遂扛起坎土曼(一种农具)又去干活。

玫瑰变成食品的过程,一路色彩艳丽,香味四溢。

人们将玫瑰采摘后,便直接送去加工。不久,玫瑰就被制作出玫瑰酱、玫瑰茶、玫瑰酒,甚至被直接用于做玫瑰馕饼、玫瑰饺子、玫瑰汤圆、玫瑰粥等。人们总是尽量保持玫瑰花瓣的形状、色彩和香味,使之附于食品上,最后变成人们味蕾上的享受。据说,有人某一日突发奇想,在馕快要烤熟时,将玫瑰花瓣敷于馕的表面再烤一会儿,出了馕坑一尝,味道微甜,从此便有了玫瑰馕。

和田降水量少,玫瑰在和田生长也不易。有一年到了四月底,却不停地刮风沙,人们看见玫瑰都垂下了花蕾。但几天后一场风刮过,一场雨下过,便见玫瑰英姿焕发,仍是最美最艳的样子。

一位老人说,人不会忘了自己的母亲,玫瑰不会躲开人的眼睛。人们询问原因,他卷了一根莫合烟抽完后才说,道理简单得很,玫瑰在和田这么多年,它一定有它自己活下来的办法,人把它种在地里,剩下的就是它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人们本以为那里面有惊心动魄的传奇,不料老人所言极为朴素,便都去看玫瑰花了。

玫瑰花就那样开着,无语亦无言,你要看便任由你看。老人的话也像那玫瑰,更像生活,朴素而从容。最美丽的却往往最安静。

后来,我还喝到了玫瑰酒。入口清纯、甘甜,似有一股隐隐的味道在舌间移动,想捕捉住细细品尝,却瞬间消失。再喝再品,便是另外的味道。

和田有一个“玫瑰巴扎”。我有一年有幸看到其场面,妇女们坐在塑料布上正忙碌,她们从玫瑰花朵上取下的花瓣,已在身边堆积如山。有一个小孩就躺在花堆间,也许是闻着花香入睡的,一脸甜蜜的样子。

在巴扎的另一角,见到人们用机器做玫瑰花酱,方知用于加工羊肉的绞肉机又派上了用场,花瓣放入后被迅速绞成花酱,变成了暗红色的液体,人们放入洁白的砂糖,颜色未变,想必味道已经变甜。此时的玫瑰花酱还不能吃,须装入瓶罐让太阳晒一年,待其发酵后方可食用。

我提出想尝尝,朋友便买了个馕和一瓶去年生产的玫瑰花酱,说:我们就在和田的玫瑰巴扎上吃吧!他把馕掰开,抹上玫瑰花酱,我吃第一口后便觉得馕脆酱甜,真是难得的享受。至于玫瑰饺子和玫瑰汤圆,我至今没有吃过。下次去和田,应该能够如意吧。

(作者:王族,系新疆作协秘书长)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