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如黛,郁郁葱葱。

从兴山站出发,乘车去神农架木鱼镇,一步一景,步步美景,诗意盎然。一路上,木鱼镇的崔镇长给我们介绍情况。神农架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瑰宝。处于神农架保护区核心地带的木鱼镇,所辖八个自然村。木鱼镇在助力乡村振兴的大道上,民宿经济属于新业态。突破了传统农业生产范畴,也突破了简单的乡村观光,融合了乡村休闲、康养、度假、教育、体验和文化传承。森林康养、生态疗养、茶园体验、避暑度假和冰雪运动,几乎都兴旺起来。

天渐渐黑了,我们来到大山深处的梅子民宿。这是我们采风的驻地,草木茂盛,生机盎然。抬头看见星星不停地眨动着眼睛。这是森林里的乡村,酒店建筑与山水天然相融。这里的空气新鲜,含氧量巨大。大山的气息打开了我的心扉,瞬间剔除了一直以来的焦虑。

晚饭过后,我们往山上走,到民宿主人的茶室喝茶。喝茶时背靠着一块石头,我回头一看,一块银色的巨石,斑斑驳驳,神秘得像一只老龟卧在地上。梅子告诉我,这块石头原就是大山一角,与偌大的山岩连为一体。她得意地说:“我给这块石头起名叫石(时)来运转!”

我们问梅子为什么想到回乡搞民宿?

梅子鹅蛋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她说,从城里回乡搞民宿,是响应乡村振兴号召。回故乡时候发现,到木鱼镇旅游的人数越来越多。随着旅游人数的增多,民宿就像雨后春笋般活跃起来。木鱼镇也繁华起来,小街上密密的商铺,卖核香小酥的、卖茶叶的、卖石头的、卖崖柏根雕的、卖食品的和饭店酒楼,渐渐变成小型新城。所以,她想搞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民宿。听说梅子要搞现代民宿。一家人都为她捏着一把汗,自然有人反对。最后还是母亲力挺了她。母亲说:“你觉得值得干的好事,娘相信你。我们当老人的,能帮上你!”

母亲的一席话,让梅子热泪盈眶。她还能说什么呢?只有勇敢地往前闯了。她贷款一千万元,投资两千多万元建起了三栋小楼,还有“神农书屋”。

梅子的“神农书屋”有两本书引起我的兴趣。一本是神农架民间史诗《黑暗传》,一本是作家周大新的长篇小说《湖光山色》。梅子是爱读书的人,她说,《黑暗传》让她懂得神农架的历史传奇。《湖光山色》小说里的女主人公暖暖创业的故事鼓舞着她。每当遇到挫折的时候,她就以命运坎坷的暖暖来激励自己。所以,梅子平时鼓励民宿打工的农民到书屋读书,在梅子的带动下,好多配备书屋的民宿悄然诞生,书香弥漫在神农架的大山里。

夜里睡眠极佳,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来焕然一新,我的身体格外清爽。

这天上午,我们来到木鱼镇的青天村。家家户户都有民宿和茶园。村里有182户人家、618人,人均纯收入到了14208元。全村几乎没有人出外打工,倒是采茶繁忙季节,有很多外地农民到青天村打临时工。村里百户横排竖列,民宿屋顶的光伏板闪闪发光。他们探索一条茶旅融合的发展之路。我们在向昌银家看见了阳光房。房子分开,一半晾晒床单被罩,一半摆上茶桌,供游客喝茶、聊天、看山景。阳光房上面的光伏板,每天发多少电,主人的手机都有数字显示。茶农过上了低碳生活。

青天村人说起神农,脸上充满敬畏之情。在神农架茶祖博物馆,我知道了神农架的来历,过去这里是一片汪洋。随着时间的推移,喜马拉雅山和燕山的山体运动,让神农架渐渐浮出水面。神农架的名字来源于神农尝百草的传说,神农氏为救百姓于水火,决定亲尝百草,找到了医治各种疾病的中草药。人民为纪念神农的功德,搭建了木架,后人称为“神农架”。这里还让我知道了一个惊人秘密,茶最早被神农发现于神农架,经川鄂茶盐古道传到巴蜀,再传到全国或世界各地。神农本人如一坛陈年老酒,醇香浓厚,为后人津津乐道。我感觉到了神农的心境,除了对神农架山水茶园的依恋,还有他生命的炽情。到神农架必然要看神农。我们心里想,神农是什么样的?我们只能去神农坛了。

我们终于到了神农坛那座山。青山环绕,三声钟声,看见神农坛。远远近近都有钟声的回响,仿佛与千年古树杉王的树叶私语。独特的嗡嗡声听起来并不沉闷,悦耳清脆,成为森林交响乐的一部分。

神农坛下,摆着酒缸。酒缸旁边,还有一棵千年杉王树,气势恢宏,令人震撼。古树树冠黑黑的,粗粗壮壮,树枝蜿蜒,树枝挂着迎风飞舞的红布条,布条写着人们的祈愿。几只鸟围着杉王飞来飞去,仿佛在欢迎远到的客人。这里流传一句话:“读懂神农架从拥抱古树开始。”

到了神农坛山顶,立于云海之上,坐看云起云舒。神农顶上神农的雕塑,与茶叶博物馆神农的雕像相比,具有神秘的原创性,诱使我们心灵有意识地努力还原他的容貌。所以说,神农的力量,辽阔而深远。

神农的传说,似乎像陈年往事,模糊不清,显得越来越遥远。但是,人们在传说中的神农身上给予的期望却在闪闪发光。我们从中能找到精神上的共鸣,好像走上一条精神返乡之路,进而对美丽的神农架有着深层思考。我不禁慨叹:珍惜神农架眼前的一切吧,过好以后每一天,爱你应该爱的大自然吧,那里有我们需要的绿色生活!爱惜每一株草木,因为那是蓬勃的生命,是大自然的馈赠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