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陪客人去黄山,在光明顶的一座小亭子里躲雨。这座亭子叫“行知亭”。在山顶光秃秃的山岩之上建一座亭子,殊不易。亭子形制简洁,四根石柱,四个飞檐。廊柱有联: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

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这是陶行知的名言。

亭外石道边,还立一石碑,是行知先生手迹:

行动是老子

知识是儿子

创造是孙子

我们知道,先生二度改名,先“知行”,后“行知”。

我曾多次去安徽歙县的陶行知纪念馆,每每感叹,先生学养之深厚、精神之高洁。先生雕像后面的墙上有十二个大字:“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这正是先生一生的写照,对教育事业无私奉献、倾尽心血。这又让我想起了自己的老师。我上高中时刚恢复高考,此前上小学、初中的近十年里我们几乎没读书。班主任徐老师和他的爱人谢老师都教我们班。我们晨读,他们夫妇在教室里来回巡查;晚上自习,他们坐在后面。徐老师说:“我们十来年没有书教,如今赶上一个好时代,我们恨不得把所有的知识一下子都教给你们。”正是在徐老师班上,我懂得了学习的重要,成为一个好学的青年。我一生对徐老师和谢老师充满感激。

近得一册《陶行知诗歌集》,言短意深,无事即翻两页。行知先生的诗歌不是天上的月亮、水中的花朵,他说:“要说大众的真心话,要讲大众的心中事。”这册诗集收有诗作近千首,首首都为人民而歌,为教育而歌,为唤醒民众而歌。在动荡的年代,这些诗歌保存下来十分不易。据陶行知的学生方与严回忆,1930年4月,晓庄学校被封,先生遭通缉,先生怕他的诗稿也遭劫运,便请学生将诗稿复写五份,存到北京、汉口和上海的银行保险箱里,还寄了一份到香港。1945年12月,先生要去参加昆明“一二·一”运动死难烈士祭礼活动,恐遭不测,于是在临行前的早会上,他说了这么一番动情的话:“我于昨天一晚,已把我的破布烂棉花的诗稿整理好,马上可以交一份给郭富昌同学拿到他父亲主持的安庆书店去印行了。其余几份,可以寄到各处托友人保存。我是可以交代了,无顾虑地去参加祭礼了!”由此可见,他爱自己的诗歌如爱自己的生命。我们现在能读到这一本《陶行知诗歌集》,该感到多么庆幸。

行知先生多才多艺,不仅喜欢诗歌,还喜欢戏剧。看白韬先生写的《陶行知的生平及其学说》,写先生在晓庄学校时成立了晓庄剧社。他自己带头参加戏剧活动,排练了田汉的《南归》《苏州夜话》《生之意志》,在《苏州夜话》中饰老画家,在《生之意志》中饰老父,都演得惟妙惟肖。他们不仅在校内演,还到城里公演,引起很大反响。

行知先生极有童心。在《陶行知全集》书信卷中,有多封写给儿子们的信,其中有一封是这么写的:“恭喜你们又得了一个小弟弟。你们可以给他一个名字。好不好?若是好,就请你们取一个名字供他吧。我现在寄几块糖给你们吃。好不好?若是好,就请你们吃吧。”这封信的标题就叫《用小桃的笔法写信》,看了之后不禁要失声笑起来。他不仅向大众学习,他还向孩子学习。

还有一封也是写给儿子们的:“你们两个人真好,你们写给我的信都收到了。多谢得很,因为南京打仗,信在南京搁下了,到前天才收到……孟禄夫人前天从美国到上海,送了两盒玩的东西给你们……你们每人都要写一封信谢谢孟禄夫人,收到了就写,要写你们心里的话。写好了寄来,我给你们翻成英语,一齐寄到斐利滨(菲律宾)去给她。斐利滨是什么地方呢?请阿姑教你们。不晓得的就可以写信问问孟禄夫人。好不好?若是好,就问她。你们写给孟禄夫人的信,要自己写,写在好纸上,要写得干净。”先生仿佛是为教育而生,生活中无处不体现出一个教育家的用心。

这里要宕开一笔。行知先生1915年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是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的学生。杜威先生提出“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的教育理念,行知先生起初对此深信不疑。后来,行知先生在南京郊外的晓庄创办乡村师范学校,摸索中国教育的出路。在实践中,他提出“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强调社会生活对教育的作用,教育存在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应使教育和整个社会生活血脉相通。

近又得先生一册《斋夫自由谈》,文字生动有趣,见智慧,有思想、才学,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读起来一点不隔,是那么亲切。《胡适捉鬼》《比牛顿大一倍》《世上三等人》《生难杀易》《大胖子》《拆台》《阳历闹的乱子》《五毛钱的总司令》《如是我见》……每篇短短几百字,读后都令人莞尔。

每每涵泳于陶行知先生的光芒,都让我感到幸福,因为这是与伟大灵魂的一次次相遇。

想起行知先生著名的“四问”——我们每天都要问一下自己:

我的身体有没有进步?

我的学问有没有进步?

我的工作有没有进步?

我的道德有没有进步?

自己虽然很渺小,但一直在努力,也希望自己能每天进步一点点,努力做一个高尚的、有情趣的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韩愈有诗:“如坐深甑遭蒸炊。”说的正是大暑时节,热得人就像在铁锅上的笼屉里蒸着似的。这种屉里蒸的日子,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人,没有谁不熟悉。 置身户外,水泥地反射的热浪,恶犬一样...

舍下收存有康熙年间木刻本《剑侠传》,据说是明代王世贞所撰,辑录唐宋三十三篇剑侠小说,晚清任渭长据书绘作《三十三剑客图》。不说书中聂隐娘、红线女之神技几近仙人,却说那个发结红...

每一个人,都是“两个故乡”的携带者、构建者、言说者。 1 每个人都有故乡,都是故乡风土与烟火往事的产物。不论身处于海角天涯,或父母门前的走廊,故乡,始终存在于他的面容、语调、食...

编者按 《天涯》2024年第4期“散文”栏目,推出杨本芬、陈慧、王计兵、邬霞、李方毅五人的作品,他们中有的曾被归入“素人写作”中广泛讨论,但当其广为人知,“素人”之说便已失效,需要...

30多年前的那个盛夏,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身为医生的父亲,濒临崩溃,茶饭不思。 母亲和我陪着父亲到济南接受治疗。让我困惑的是,父亲放着大医院不去,第一站带我们到济南第二机床厂职...

记忆里会有些什么呢,我能记起许久之前的声音、色彩、图像、人物、事件……跟好友青锋说记忆,她说小时候喜欢汽车发出的汽油味,一直记得那气味。“你能记得气味啊!”我羡慕极了。吃一...

小林是上海知青。在北大荒,我们在一个生产队。他不怎么爱说话,就是闷头干活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会闷头干活儿,在队上头头那儿,不得烟抽。上海知青一般不仅能干,而且说话甜,很...

01 就要拖家带口去尼日了,戴启宽瞒不住了,告诉妻子自己已经报名去成昆线。这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三岁,儿子只有一岁。 这是1970年的事。成昆铁路北段有滑坡九十一处,危石落岩区段一百五...

九搂十八杈,何意?——这是一株古柏树。九搂,谓之粗也;十八杈,谓之分枝数也。通俗地说,就是九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古柏,生长着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分枝侧杈。树冠巨大,密叶浓郁...

公元763年秋天,杜甫第一次到阆中,写了不少诗歌,其中《阆水歌》曰:“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阆中胜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