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早晨,我们在南湖公园散步。黄教授说起他到幼儿园接孙女,一见面,小孙女就问:“爷爷,你吃过葡萄吗?”他说:“当然吃过。”小孙女又问:“你吃的葡萄是谁种的?”黄教授知道她学过《猴子种葡萄》的哲理小故事,便有意逗趣儿,说:“小猴子种的。”小孙女把脑袋晃成拨浪鼓:“不可能!老师说了,猴子模仿人,没模仿好,看人给葡萄浇水施肥,它就把葡萄种在池子里、粪堆上,结果把葡萄苗淹死了、烧死了。”

说到这里,教授慨然道:“看来,如何掌握‘度’的问题,随处可见。何必假托小猴子,人也是经常走极端。从道理上说,人们都懂得讲求适度,可是一旦遇到具体的事、实际问题,又往往相悖,不是钻牛犄角,就是凿死铆子。”

教授讲的是实情,我极赞同,于是给他补充了一个现实中的显例——养生。

说起养生的必要性,任谁都没有异议,可是关于如何养生,意见可就大有分歧了。长期以来,存在着两种完全对立的观点。一种认为“生命在于运动”,视肌体活动为健康长寿的关键,并搬出古人的论断:“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另一种观点,则把静养看作健康长寿的不二法门,指出大凡迅速奔跑的动物都是短命的,而乌龟嗜睡,活动缓慢,能量消耗少,所以寿命长。由此可见,养生的精髓乃在于静。有的还引用晋代古籍《抱朴子》中的话:“龙泉以不割常利,斤斧以日用速弊”“良马以陟峻早毙,寒虫以适己倍寿”“身劳则神散,气竭则命终”。持此观点者认为形体无劳作,精神无耗损,人便可以益寿延年。两种观点各有所据,各执一端。究竟谁是谁非,难以有定论。

应该说,静也好,动也好,都是必不可缺的,关键在于平衡、适度。一说运动有益,有人便超负荷地每日跑二十公里,或者暴走两个小时,雷打不动;而坚信动不如静的,便“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苏东坡诗),或者嗜睡、慵懒,从根本上拒绝锻炼。再好的事情,绝对化了,超过限度,也会为害成灾,因此必须讲求适度。此其一。

其二,应辩证地看待问题。首先是统一性,动与静是相互依存、相互融合、同时存在、不可分割的。古语讲:“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同样,养生之道,一动一静。就是说,要动静结合。其次是差异性,每个个体生命都有一定的差异,动与静应该适应自己的身体情况。同一个人,不同的年龄段,适合的运动方式与运动量也存在着差异,切忌“一刀切”。再就是,动、静应各有所侧重:动,更多地表现为外在的动作,如躯体;静,主要是指内在的心境,心境平和、安定、宽松、淡泊,不暴躁、不烦恼、不抑郁、不计较。动为健体,静为健心。二者结合,应是最佳的养生之道。

扯着我说的“动与静”这一话题的尾巴,诗人老袁作了进一步的延伸。他说到了老年心态。

他说,唐代诗人王维在《酬张少府》一诗中开篇就讲:“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对此持肯定意见的人认为,人到晚年,身心俱疲,没有精力也没有必要过问世事,所谓“暮年心事一枝筇”,不能“冬行夏令”,勉为其难,唯有安心静养,才是养生之道。而持否定意见者,则斥之为消极、颓唐,主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老袁认为,两种见解各有道理,只是不能将它们绝对化、对立化。人当晚境,既不能像年轻人那样事事经心,耗神费力,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那就谈不上养生了,又不能淡漠、消沉,万念俱灰,不是说“哀莫大于心死”吗?单从养生角度讲,保持一定的求知欲、好奇心,也是十分必要的。为此,应该提倡老年人多与年轻人交往,不完全脱离社会,尽量多出去走走,培养一两种爱好,适度地读书、看报、上网,必要时也可确定一个小小的目标,这样会觉得每天都有奔头,很充实,不致因无所事事而感到百无聊赖。

诗人所言,我深以为是,并作了进一步阐释。我说,与此紧密关联的,是“老有所为”的问题。诚然,每个人都只有一次人生,当今又身逢盛世,很多人健康长寿,如何设法使生命成为一团烈火,燃烧着理想,成为一股清泉,流淌着憧憬,让生命的每一天都向着各种新的可能性敞开,永不封闭,永不凝滞,生无所息,奋力拼搏,确是一种极吸引人的境况。无奈的是,老境、老态毕竟是现实。读过莎翁名作《威尼斯商人》的,都会记得葛莱西安诺的问话:“谁在席终人散以后,还能保持初入座时那么强烈的食欲?哪一匹马在漫长的归途上能像起程时那么长驱疾驰?”这里反映了一般性的自然规律,想来该是人人认可的。但这绝不等于说,人到晚年,就应无所事事。须知,老年时,需要做而且能够做的事情依然很多。前面说到陆游的诗句“暮年心事一枝筇”,其实,老诗人何尝只是拄着一根竹杖,再无心事盈怀?而今,人们更多地记住了他在暮年留下的名句:“有谁知,鬓虽残,心未死”“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这表明,在绚烂斑斓的黄昏丽色中,完全可以继续演奏着生命精彩的乐章。只是应该注意从自身的实际情况出发,有所为有所不为。

“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是黄教授引发的,自应由他做出总结。他说,关于养生的动与静,关于老年心态,关于老有所为,这三个方面讲的都是把握辩证思维,具体地说,都是关乎“适度”的道理。辩证思维,体现于对立面的相互关联和相互转化。宋代理学家张载提出了“一物两体”的哲学命题,认为客观事物包含着两个对立面,从而成为对立的统一体。“不有两,则无一。”“两不立,则一不可见,一不可见,则两之用息。”这里的核心问题,就是掌握事物的“度”。度,为事物的限度、幅度和范畴。在哲学层面上,度,反映事物质和量的关系,亦即事物能够保持某种特定的质和量,或转化成为另一特定质和量的界限或关节点。而在现实生活中,度则表现为合理、合法、合情。中国古代哲人有“过犹不及”之说。“过”是过度,“不及”是没有达到。中和、适度,恰到好处,则无往而不利。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韩愈有诗:“如坐深甑遭蒸炊。”说的正是大暑时节,热得人就像在铁锅上的笼屉里蒸着似的。这种屉里蒸的日子,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人,没有谁不熟悉。 置身户外,水泥地反射的热浪,恶犬一样...

舍下收存有康熙年间木刻本《剑侠传》,据说是明代王世贞所撰,辑录唐宋三十三篇剑侠小说,晚清任渭长据书绘作《三十三剑客图》。不说书中聂隐娘、红线女之神技几近仙人,却说那个发结红...

每一个人,都是“两个故乡”的携带者、构建者、言说者。 1 每个人都有故乡,都是故乡风土与烟火往事的产物。不论身处于海角天涯,或父母门前的走廊,故乡,始终存在于他的面容、语调、食...

编者按 《天涯》2024年第4期“散文”栏目,推出杨本芬、陈慧、王计兵、邬霞、李方毅五人的作品,他们中有的曾被归入“素人写作”中广泛讨论,但当其广为人知,“素人”之说便已失效,需要...

30多年前的那个盛夏,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身为医生的父亲,濒临崩溃,茶饭不思。 母亲和我陪着父亲到济南接受治疗。让我困惑的是,父亲放着大医院不去,第一站带我们到济南第二机床厂职...

记忆里会有些什么呢,我能记起许久之前的声音、色彩、图像、人物、事件……跟好友青锋说记忆,她说小时候喜欢汽车发出的汽油味,一直记得那气味。“你能记得气味啊!”我羡慕极了。吃一...

小林是上海知青。在北大荒,我们在一个生产队。他不怎么爱说话,就是闷头干活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会闷头干活儿,在队上头头那儿,不得烟抽。上海知青一般不仅能干,而且说话甜,很...

01 就要拖家带口去尼日了,戴启宽瞒不住了,告诉妻子自己已经报名去成昆线。这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三岁,儿子只有一岁。 这是1970年的事。成昆铁路北段有滑坡九十一处,危石落岩区段一百五...

九搂十八杈,何意?——这是一株古柏树。九搂,谓之粗也;十八杈,谓之分枝数也。通俗地说,就是九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古柏,生长着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分枝侧杈。树冠巨大,密叶浓郁...

公元763年秋天,杜甫第一次到阆中,写了不少诗歌,其中《阆水歌》曰:“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阆中胜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