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有情,天地对饮。

一晃之间,与昌永相识数十年了。

那时,我们都在基层县市,他在汉水边,我楚山中,各写各的文章,各对各的尘世。偶尔在某个地方遇见,总是要感叹他的好酒量、好酒风。这也是一种常态,同在文坛之中,信的是以文会友,真的文友相见,断断不会饮一杯美酒,聊一首诗文,果真那样这文友是做不长的。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在文坛之上,哪个不是老子天下第一,谁敢当面说谁是第二,这酒喝不下去不说,弄不好会桌椅碗碟纷飞,琼浆玉液浇地。昌永在一众同行中很是特别,每次见面饮酒,都要乘着酒兴,将在座诸位的华章评点一通。多数时候,对方都没有好脸色。昌永见了,立马表示,失言得罪了,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先说自罚一杯,实在不行就升级到自罚三杯,只要对方高兴,哪怕自罚十杯也是没问题的。所以,昌永好说人家,人家也一直将他当朋友。那时的昌永也说过我,但从没有因为说我而自罚或者他罚,其中原因是他那从无挑剔的自说自话,临结束时还要来一句,形容自己的表扬不到位。

有一年,去到他供职的贮粮国库,实在没什么给我们看,便领我们去看他们是如何灭杀老鼠的。只见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谷堆上,插着一根根铁钎,昌永说铁钎下面就是被钉死的老鼠。我们都不相信,于是他就带头爬上谷堆,七找八找,发现谷堆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凹陷,就说这下面有老鼠,同时拿过一根快两丈长的铁钎,对着凹陷正中直直地插下去。铁钎还没到插完,他就说插到老鼠了。我们都不相信,昌永就将铁钎拔起来给我们看,果然尖头部分有鲜红的血迹。古时有宫中硕鼠大如猫之说,我们都以为粮库里的老鼠肯定也是如此。昌永说,那怎么可能,就又让我们去看已经杀死的小老鼠。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来武汉定居不久,昌永也来武汉了。却不是之前的文学使然,而是因为他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也就是所谓的书法,而进到相关书法的专业部门。那时,我刚好有了一处固定的住所,某天傍晚,昌永来电话说是要来看看,一会儿果然来了,还送来一副装裱好的对联。在此之前,自己也曾得到一些字画,可从来没有将其悬于高堂之上。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昌永的书法真迹,从字形到文意,深得我心,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挂了起来。并且一挂就是十几年,直到重新装修房屋才收起来。

之后的这些年,见面还是见面,却再也没有听昌永就文学之事说过什么。本以为昌永彻底转行了,想不到他又来这么一下子,弄出一本图文并茂、诗书兼得的《阅读湖北》。先阅之际,深为昌永的才情所感动,更为昌永的痴心所折服。

神龙大别,楚水荆山。自己曾经为作为乡邦的湖北写过一段文字:“塞北浑厚,江南轻浅,西天奇境,东土尘寰。花开万物,血统千年,唯独湖北,右手画龙,左手点睛,前方织锦,后方添花,无须时光流转,不必倒海移山,凭自个性情,依自家风物,信手来拈。悠悠楚野盛传简帛青铜八百载,茫茫江城鼎立贤祠书院九千间。朗朗心性广叙悲欢铭记《赤壁赋》,绵绵血脉纵论乾坤长吟《黑暗传》。圣火熊熊炎帝老祖不老,极目楚楚润之先生开先。高山流水知音得幸汉阳,义薄云天仙女下凡孝感。古道茶马始于万国咸宁,原始风花全数恩施天堑。龙船小调独唱温柔小痴,京汉大戏合演春秋大恋。缺了荆州,三国群雄无法演义;没有黄梅,佛门之灯何以相传?难越雷池,水天涌起几多离怀;再闯三峡,长江顿然雄奇冲冠。即上武当,紫霄点化霜刃铁衣;又倚黄鹤,小楼竞秀霞彩红帆。且东莫西,江汉新花烂漫,神农架上冰寒。但南不北,秋风才生黄州,襄阳落叶已满。天下因果,四方皆可生长,独独于湖北登峰造极。世上虚实,八面都能取舍,断断唯湖北一应俱全。物为人异,人因物同。信不信,知湖北即知天地?想不想,识湖北以识人间?”

昌永新著,配得上你我共美的乡邦。

人与故乡相互见识。

人与故乡相互享受。

人与故乡相互骄傲。

比如那句话:一个作家带着自己的作品回到故乡,这样的荣幸,不是所有作家都能做到的!

昌永的荣幸是他终于有一部可以带回故乡的作品。

湖北的荣幸是她拥有一群如同昌永的痴心写作者。

(此文系《阅读湖北》序,作者葛昌永,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韩愈有诗:“如坐深甑遭蒸炊。”说的正是大暑时节,热得人就像在铁锅上的笼屉里蒸着似的。这种屉里蒸的日子,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人,没有谁不熟悉。 置身户外,水泥地反射的热浪,恶犬一样...

舍下收存有康熙年间木刻本《剑侠传》,据说是明代王世贞所撰,辑录唐宋三十三篇剑侠小说,晚清任渭长据书绘作《三十三剑客图》。不说书中聂隐娘、红线女之神技几近仙人,却说那个发结红...

每一个人,都是“两个故乡”的携带者、构建者、言说者。 1 每个人都有故乡,都是故乡风土与烟火往事的产物。不论身处于海角天涯,或父母门前的走廊,故乡,始终存在于他的面容、语调、食...

编者按 《天涯》2024年第4期“散文”栏目,推出杨本芬、陈慧、王计兵、邬霞、李方毅五人的作品,他们中有的曾被归入“素人写作”中广泛讨论,但当其广为人知,“素人”之说便已失效,需要...

30多年前的那个盛夏,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身为医生的父亲,濒临崩溃,茶饭不思。 母亲和我陪着父亲到济南接受治疗。让我困惑的是,父亲放着大医院不去,第一站带我们到济南第二机床厂职...

记忆里会有些什么呢,我能记起许久之前的声音、色彩、图像、人物、事件……跟好友青锋说记忆,她说小时候喜欢汽车发出的汽油味,一直记得那气味。“你能记得气味啊!”我羡慕极了。吃一...

小林是上海知青。在北大荒,我们在一个生产队。他不怎么爱说话,就是闷头干活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会闷头干活儿,在队上头头那儿,不得烟抽。上海知青一般不仅能干,而且说话甜,很...

01 就要拖家带口去尼日了,戴启宽瞒不住了,告诉妻子自己已经报名去成昆线。这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三岁,儿子只有一岁。 这是1970年的事。成昆铁路北段有滑坡九十一处,危石落岩区段一百五...

九搂十八杈,何意?——这是一株古柏树。九搂,谓之粗也;十八杈,谓之分枝数也。通俗地说,就是九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古柏,生长着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分枝侧杈。树冠巨大,密叶浓郁...

公元763年秋天,杜甫第一次到阆中,写了不少诗歌,其中《阆水歌》曰:“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阆中胜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