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的城里,这里的地势最高。本身就是山,自然的山,平原中的山,城区的范围内,目前仍属唯一的山。不唯专选这座山,更是就地论势。这样的山,在当时是主阵地。胜利的号角吹响,战斗的硝烟散尽,山头的炮弹坑里,掩埋了许多牺牲战士。上面覆着的浮土,几经冻化,待修葺陵园时试图移开,一层层撂着,已动弹不成了。于是修建了合墓,竖立起高耸的英雄纪念碑,或者塔,首任东北局书记彭真题写的“四平烈士永垂不朽”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合墓周边花岗岩台阶,黑色大理石的贴面,坦克形状的基座。大理石贴得均匀,几不见缝隙,手抚摸上去如同镜面。不涂颜料,不烫金,不设置图案。依靠石料本身及刻撰,准确记述着四次战斗直至胜利的过程。告知世界,传谕后人,青史留名。更加重要的,怀念祭奠,以示不忘。

除夕夜晚,待星星出全时,他们要先到这片台阶之上、碑或塔下,举行过年仪式。像对待祠堂的老祖先,恭敬认真地上供敬酒,行九十度鞠躬礼。像最普通人家的拂拭炱灰,洒扫庭除,干净过年。食堂里蒸出暄腾腾的白面馒头,集体包上煮饺,酸菜馅的,白菜馅的,葱姜蒜都放。但凡一个标准,百姓家里吃什么,怎么吃,就怎么包与煮。酒是必带的,而且用量要大,瓶装和塑料桶装的,贴着正面墙基浇洒。更要感情充沛、气宇轩昂地念稿,把要说的话及万千情感都放稿子里。时间长了,敬祭的次数多了,仪式会更加完整。细节丰富熟练,纯净完美,无生疏感,每一位都进入状态,径直掉进或飞升至拱顶大殿中。意象中的大殿,装得下城市,装得下山峦,装得下星空,装满宏亮清楚的尊敬。彼时城市鞭炮爆响,繁喧不断,伴着彩花四起。灯带之中的街路,流线般的车辆,购物的、逛街的、游乐的、会聚亲情的市民,构成各幅盛世繁华景象,成为远近的衬托背景。因为廓旷,因为在山上,因为层层的冬日树木,愈显出繁喧包围下的澄静。一行十几人,虽是哈气不断,虽是都需戴上帽子,着各式棉衣,戴不同手套,情绪却始终庄重昂扬。各小型广场、缓步台阶以及石砌甬路,各亭台木榭、冰冻湖面、石刻雕塑均唤醒了,听这些后来人对着心中的山峦、江河,对着聚阵歇息的英雄们说话。视频连线到此次战役中壮烈牺牲的、级别最高的英雄,他的后世亲人那里。英雄的老儿媳妇都八十多岁了,银发苍苍、满面慈祥,大年三十的晚上,于河北邢台市平乡县寻召乡后张范村,幸福的灯光明亮的温暖房间里,安心地接听着千里之外的通话。多年的沟通联系,相互太熟稔了,一行人管老人家叫老妈,给老人家拜年,给英雄的家属及血脉流传拜年。英雄连同他骑着战马、驰骋连天炮火中的英武塑像安放在这里,后人们放心,所有英雄的所有后人们都放心。

一行人来到烈士名录墙,也即碑廊旁。悬挂在墙面、角落、树梢的雪颗粒,积存在山坡的窝洼处、灌木的树根处、上下台阶的折槽处的雪颗粒,它们在寒风中隐约闪烁。风吹粉雪,他们拿出干净的抹布,在墙面划拉、擦蹭。两米一高的墙面,两扇十八延长米的墙体,近三万的刻字,像解放战争年代的一部志书,带着历史的隆隆回响。其上一万三百余人,系参加四战四平战役牺牲的部分烈士名单,专门从辽沈纪念馆掌握的档案中摘抄过来,加上近年家属寻亲、每年陆续来园子查找并予添补的。每个姓名的后面,都包含亲人的惦记与等待,都有父母直至妻子儿女的守望。将近百年了,那份已有的、确定的惦记,挂在家族的门楣上,填写在亲人的档案上,在家史、村史、街巷史中流传。其中的许多等待,最终变成穿越时光的传说。少量没有线索或线索中断了的,以为亲人散佚,从此不复有机会,可是通过意想不到的、偶然必然的线索,曾经中断的查询又接续了。无望变成了希望,记忆变成了现实,寻找实现了重新开启。长长的烈士名录墙上,找到姓名的一刻,手抚着沉甸甸的三个字哭得,所有在场之人无不感喟,感受历史时光交叉重叠,分离与终得相见的相互迸聚。纵然英雄百年,终是以特殊的方式,促成了亲人团聚,骤然的光亮告诉眼见与听取者,令人肃然的大义、亲情、性命、牺牲。

园子很大,占据整座山腰与山头。山下四周已是公路。站在山上,可以眺望远近城区。有的区域高楼林立,有的区域高低错落。山下要建纪念馆了,不只徜徉回顾,而且以数字的手段、视听的方式,展现往昔的场景。听硝烟战火、炮声隆隆,感受随时的战斗到底的流血牺牲。只是无论如何地数字、如何地进行理解,都是一种模拟仿真。尽量地置身其中,但其实永远置身于外,但所有当年的置身其中与随时牺牲,恰为了今天的观看即可、永不随时牺牲。

整个陵园,因各次的战役而长眠于此的英雄,老将军们惦记着他们。其中身高一米八五的那位大个子将军,他一共来了三次,一生心心念念。安眠在这里的,许多是将军所带领的兵。他们是烈士,是人民英雄。将军们在内心深处惦着他们,他们存留在将军的记忆最深处,将军深深地怀念他们。

那些人民英雄,许许多多仍是年轻的战士,仍处于年少阶段。他们是绝对的革命者,但他们仍是孩子。他们以强有力的方式,完成了一种壮烈的人生,将军们提到心里便疼,疼上几十年,疼上一生。将军们心里认定,与牺牲的战友们相比,所有的生还战友,无非多延展了几十年。这几十年,怀揣着他们,替自己和替他们干革命、搞建设,带领成千上万乃至更多的人,在国家更强大、生活更富足、人民更尊严的道路上前行。活着的人,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受委托者,战争的硝烟炮火,部分战友固然长眠了,但他们的嘱托,在战友们、在后来人的行动中有力地传递与完成。

合葬或主体墓后,是能够分得清遗骸归属的各场区。排排的碑林,规规整整得像是列队。是的,纵然休息,也需列队规整。山上空气清新,一年四季干净,没有招灰的地方。就算刮黄了天的仲春,落叶飘零的初冬,也不影响园子的整洁。尤其冬天的雪,它们有洁净作用的。园区较大,集体祭奠之后,一行人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三个人,一个拿抹布擦拭石板以及墓碑,一个往上摆供品,一个洒一圈白酒,然后一齐给烈士敬过礼。就像是荣军医院看望老军人一样,就像是光荣院照顾老人们一样。

参加祭扫的几个小姑娘,对分领任务的每一块碑石,擦拂得格外轻柔仔细。

这些英雄,他们静静地躺着。可他们是老人吗,他们是与姑娘们同龄的,甚至比她们还小的烈士。青春的共鸣,理想的共鸣,不同时代但是同一理想、同一初心、同一主题、同一旗帜之下的共鸣在激起。重奏、合奏、分调述说。集结号在大地的上空久久吹响,战友们分离得太久,终于到了相聚的时候。

领导们研究,对无论如何无法找寻姓氏原籍的烈士,给他们起个名字。无名烈士,他们,得有个名字。活计落到了姑娘们的头上。好的,除了开展业务,她们进一步钻研地方党史,学习解放战争史,面对此项工作,她们认识到,不仅学习,还要理解,不仅崇敬,还要热爱。让这些要求与标准,生发自然,源自内心。

那个炊事员,挑着饭送往前线,牺牲在河东岸了。女大学生们给他起名,叫崔河东。

那个魏革命,一生为了革命,不惜壮烈牺牲。

那个晋东北,所在部队是从江苏过来的。他们进军东北,追求革命,奉献牺牲,所以晋东北。

裘解放。

毕成功。

战国颂什么意思,其实明而又确。所谓的当代歌颂,后世传承。

这些名字,不仅努力准确贴切,更包含着后世的崇敬,对干革命、求解放、为人民的高度理解。对于革命、对于奉献、对于牺牲,前世与今人,从血脉与心跳上打通了。

走一圈下来,著名的、象征性的、成为过年内容的央视春晚早就开始了。像是陪同了长辈及亲友,看他们幸福地吃下饺子,平静乐得地喝足了酒,泰然地在床上歇息,于是他们也要回往家里了。家里的亲人们正等着他们团聚呢,吃年夜饺子,看春节联欢,融进全中国、全华夏儿女的欢度春节中。听除夕夜响起的鞭炮声,看缤纷成团散开的璀璨烟花,贪婪地呼吸带着磺味儿的薄烟。全景式的盛况,站在高楼上都不行,得坐在飞机上,行走在太空中。这个当然可以,有卫星实录与直播呢。彼时蔚蓝色的大气之下,美丽星球的东方,那片雄鸡形的陆地上,那些所有领海、海岛和具体点位上,与全世界分享跨越万里的喜庆。陆地上的喜庆,海洋中的喜庆,太空中的喜庆。对于喜庆的中心与源发地、那片珍贵无比的神州大地而言,那些鞭炮烟花燃放的磺味儿,是炮弹燃爆的磺味儿换来的。那些幸福安康的喜悦声响,是曾经的枪弹声响换来的。那样强劲发展的实力、举国欢庆的气象,是一次次磨难、战斗、胜利以及眼前长眠大地的牺牲换来的,是终生奉献事业、全体奉献人民的如磐信念、钢铁意志、百折不回的行动换来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