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沙市只有20多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却管着约2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比新疆的面积还要大。

赵述岛是三沙伸向大海的一个小岛,为纪念明朝赵述奉命出使三佛齐而得名,全岛只有600米长、300米宽。或许为了表达对大海的深情,守岛者用钢材和木板搭了一个伸向海面几十米的圆形观景平台。置身其上,只见波涌天际,浪飞前后。当年苏东坡只在长江上泛舟就惊呼“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他若来此,又当何如?

观景台下用绳子吊着一个大网箱,平日不用去管它,总有一些宝贝主动爬进去。那天,我们好奇地拉起网箱,除了各种鱼、贝之外,还发现了两只硕大的鹦鹉螺。鹦鹉螺与凤尾螺、唐冠螺、万宝螺并称世界四大名螺。这鹦鹉螺的奇妙在于它的结构:全壳分为30多个相互隔绝又能随时相通的“气室”,螺就住在最里面的一个“气室”里,指挥调节各室的空气和水,决定整个螺身的沉浮。就是这么个小东西,启发人们发明了潜水艇,所以世界上第一艘核潜艇就名“鹦鹉螺号”。有谁会想到在餐桌上吃了一只鹦鹉螺,却是吃了一艘潜水艇呢?

我们正翻看网箱,忽有一只乒乓球大的螃蟹“啪”的一声飞出,落到远处的礁石上。哎呀,螃蟹本是在沙地里横行的笨家伙,且靠硬壳护身,想不到在这里竟碰上了会飞的品种。按照仿生学原理,人类或许能基于此又发明出一款会飞的坦克,海陆空全域作战,威力无穷。

赵述岛旁还有一个小岛——北岛,那里设有海龟保护中心。绿海龟是唯一在中国产卵的海龟,而它们最主要的产卵地便在北岛。小海龟出生后游向海洋深处,约二三十年后才性成熟,但它们即使在千里之外,又过了这么多年,也要回来产卵。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本能和惊人记忆啊!不禁遐想,如果能仿生开发出一种增强记忆的药物该多好,吃上一粒,万事万物过目不忘。

我站在观景台上,遥望太平洋,远处有巨轮贴着天边隐隐漂过,近处的大鲸鱼在翻身喷水。这大海里还浸泡着多少知识与奥秘,等待人们去探寻。

和大海里一样,岛上也生机勃勃。这里是没有淡水的,但科技的进步,已使海水淡化变得很简单,完全可满足人们生活的需要。而那些红花绿树,只靠雨水就能顽强地生长,把每一寸沙石地都打扮得格外美丽。一种名“厚藤”的草质藤本植物极耐盐碱,叶圆而厚,藤韧而长,泛着油绿的光,铺满全岛。它们托举着随处可见的红色三角梅,于是,这岛就像汪洋中漂浮着的一丛鲜花。更远些的岛上还有一种野牛,据说是明清战乱之际,由大陆来避乱的居民带来的。它们靠着雨水、潭积水、绿草活了下来,并传宗接代到今天,可见生命的顽强。

在西沙群岛的主岛永兴岛上,一棵我从未见过的榄仁树引起了我的注意。树有两抱之粗,树身被台风和海浪雕刻得沟壑纵横,一团团鼓起的黑色疙瘩就像生铁铸成,透出历史的沧桑。树旁有一块石碑,上刻“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 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背面刻有一个军舰铁锚并四个大字“南海屏藩”。这是1945年日本投降后,当时的中国政府派官员和海军收复、建设海岛的纪念。其实在日本侵略者占领之前,清末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也曾勘定西沙宣示主权,在几个岛登岸、升旗、鸣炮、立碑,并从大陆带来牛羊放生。这些汪洋中的小岛,从未离开过祖国的怀抱。

现在,赵述岛上更是建有一个“华夏沃土林”,它是由全国各省区市送来的土壤拼接而成的。在各省区市的土壤上,分别栽上一棵椰子树。从高处望去,这是一个巨大的绿色方阵。海风吹着凤尾般的椰树叶“沙沙”作响,绿的、黄的椰子则如灯笼般挂在半空。每一个有缘来岛上的人都会到本省区市的那棵椰树下留个影,把自己的心留在三沙。

我站在三沙,遥望大海,身后是可爱的祖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