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很多作家和学者都游览过桂林芦笛岩,写下了许多让人印象深刻和令人遐想联翩的篇章。我自然也是受了这些浩瀚文籍的启导,无数次登山入岩游览。在旅游尚未形成产业的时代,芦笛岩以得天独厚、神奇美妙的天然景观,引发中外游客对美好山水的向往与追求。当今文化与旅游结合,旅游通过文化内涵的注入实现了更高层次的提升。听说,芦笛山下,创办了融山水、文化、田园于一体的民宿,很适合休闲度假,激起我向往之情。百闻不如一见,前些日子,应桂林文友之邀,入住了这个新辟的精品民宿景区。

夏天的旋律是紧张、热烈、灿烂的,人们的每一根神经都被绷紧。连续几天下雨,刚刚放晴,日色清和,草木绿烟,这是初夏最美好的时光。早晨,我们驱车北上,沿泉南高速一路向前。凭车窗远眺,高山连绵,似龙起舞,经历雨水的洗涤,群山显得格外清丽,气势磅礴。清风吹拂,满目繁花翠色。久居城内的一切纷扰都抛之脑后。晌午,按时抵达目的地。

我们下榻的是芦笛山下桃花湾畔的和舍度假酒店。说是酒店,其实是几栋古老民房改建成的民宿旅馆。这是一个典型的桂北村落,房子是灰色的砖房,村中有个偌大的广场,植有几株古老的樟树,四周种满翠竹,村边的农田作物茂盛。桂林的朋友告诉我们,这个村叫庙门前村,是著名画家阳太阳先生的故乡。这里远离喧嚣,怀抱自然。大家庆幸能在如此清静的民宿度假,该好好享受。

和舍老板娘姓李,典型的桂林妹子,中等个儿,眉目清秀,笑容可掬,略显富态。她对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尤其对茶道、香道、插花、古琴、国画及古玩收藏格外喜欢。前些年她一直在北京、上海、深圳发展。有一年回桂林和几个闺蜜一起投资创办和舍,但经营不善,效果不够理想。后来她干脆放弃外地优厚的条件,辞掉职务,只身回桂林,专心致志要把和舍办成民宿精品。

万事开头难。要把和舍办成民宿精品,必须别具风格,个性独特,格调高雅,宿食舒适,以品质和特色赢得游客的青睐。她分析和舍的优势在于文化底蕴丰厚,环境优美,山水风光无限,还可以与当地村民零距离接触,可以养生修性,体验生活。她终于理清了思路,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核心,古为今用,今古结合。把和舍建成外形古朴,内修现代,寄情于山水的文化民宿。她心地善良,人很随和,结识了很多钟情于传统文化的朋友,他们都成了和舍的粉丝,来自全国各地的文人墨客纷纷加持,和舍这一以古典文化为内涵的民宿,宛如一朵洁白芬芳的桂花开放在芦笛山下。

我们住的是一栋三层楼房。一楼是服务总台,还有餐厅、茶室和书房,摆放着古香古色的条案和大小茶椅,老板娘收藏的宝贝置满物架,与客人一起分享。书架上摆满了书籍,有新版书,也有旧版书,我走过这里,顺手拿下一册翻阅,就觉得似乎是在书山中徜徉。院子外摆放了不少石墩、石柱、石器。服务员介绍说,不少石器是明清时期的,是老板娘从各地搜集而得。院子前便是水波澹澹的桃花湾,边上就是芦笛公园。跨过一座曲形的石桥,便可以到达石涛艺术培训基地。石涛、阳太阳,广西古代和近代两位著名画家以这样的方式在此聚合。和舍,得天独厚!

后来,我问老板娘,为何想起给这民宿取名“和舍”?她婉婉一笑,说:“和”为贵,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即和谐、和睦、和善、祥和。创办“和舍”旨在为旅客营造一个和谐、安详的住宿环境。是啊!如今城市生活节奏太快,人们处在浮躁的社会之中,总是期盼着安静又惬意的去处。饭后散步观景,茶座上与友人闲聊,或是乘舟摇橹荡漾碧波之上,在自己的秘境中独处、放空、享受。和舍的创意、理念和宗旨,不正满足了当今人们的精神需求么?

次日,遵主人的参观安排,先拜谒附近的阳太阳先生故居。我们沿着还算宽敞平坦的村道前行。昔日的破旧房子都不见了,簇簇白墙青瓦的房子,间以错落有致的新楼宇,勾画成高低起伏色调鲜明的新格局。粉楼、红阁、绿树、田野、蓝天,好一幅绚烂多姿的图画。走近阳老故居时,我的心忽然低沉下来,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没有花格栏杆的围墙,没有看护的人员,只见一处较高的平地上,一座孤立的房屋。房子和桂北传统的民房无多大差别,正屋与两边的厢房,按阳老的生平简历,展出不同时期的照片、绘画和实物,堂屋正面挂着一幅授予阳老“人民艺术家”证书时的照片。因潮湿和空气流通差,很多照片都陈旧了。我们自助参观了整个故居,了解到阳老艺术人生的心路历程。珍贵的是在村子的中心广场,为这位人民艺术家树了一尊青铜雕像,犹如老人家对艺术的丹心永灿。

更令我好奇的是,这里的张家村竟然是傩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每年农历三月三,这里是一个指定的节庆点,展示多姿多彩的音乐、舞蹈、面具、戏剧等傩文化艺术。我们想去参观傩文化展馆,不巧正逢端午节放假,展馆大门紧闭。热心的桂林朋友按门上公布的电话号码,联系上村支部书记。村支书是个退伍军人,他很快赶来接待我们,领着大家观看了傩文化的照片、道具、服饰和一些文创产品。

支部书记如数家珍地给我们介绍,张家村有数百年的历史,一直传承着傩舞的习俗,代代相传至今,经久不衰。傩舞是集歌舞祭祀为一体的民间民俗艺术活动,属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可贵的是,张家村的傩文化自成体系,如今仍保存着以双傩笛主奏、堂鼓与陶鼓协奏的傩乐谱36部上百首,古老习俗的“跳神”音乐和傩面具。这些神灵、仙化、传奇化的英雄人物表演,这种艰苦奋斗、团结互助和佑民安康的精神追求,表现了村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喜怒哀乐的丰富情感,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好形式。

近些年来,国内民宿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吸引了众多游客纷纷前来亲身体验。其实吸引人的不是民宿,而是当地的风土人情、民间习俗文化。选择民宿的人群大多数也是因为民宿主人的一份情怀,所以做文化、做特色才是做好民宿的真谛。和舍成功地利用当地的历史文化资源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保持古村落原有格局和建筑风格的基础上,在装修风格上坚持新中式古典的延伸,每间房间都有大落地窗,窗外的青山绿树、湖光水色,尽收眼底。这种文化与山水相融合的生态环境,彰显出和舍过人的魅力。

在村道上,我们缓缓地前行,有充裕的时间,观赏这新乡村的风景,听听村巷小谈的趣闻,体味民间风俗、人情物事。我访问一位闲坐在大树下乘凉的老太太:“老人家,如今生活过得如何?”她笑呵呵地回答:“过得好着呢!”接着又沉着脸说:“只是疫情期间,游客少了,装修好的大房子,租不出去啊!”经细问,原来她家有两套房,前些年花钱装修了一套,出租给外地游客度假居住,增加不少收入。现在游客少了,租不出去。老人家还邀请我们去看看她的出租房。一栋三层楼房,五个房间,装修精良,各种家具家电齐备。同行的桂林朋友告诉我们,全村几乎每家都有这样的出租房,村民通过开民宿旅社、餐馆、商店、酒吧以及房屋出租,在家就能实现就业,收入不菲。

“一个民宿带动一个乡村的发展”这是坊间对当下如火如荼发展起来的民宿的评价。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有规划、有创意的发展民宿旅游业,无疑是有利于乡村振兴的。很多地方以“乡村振兴”为引擎,把“农村旅游”作为重要一环,有力地推动美丽乡村建设,进而实现乡村振兴。和舍的老板娘,审时度势,勇当乡村经济发展的“标配”,这不得不说是明智之举、善良之为。

临离开和舍的那天清晨,和朋友结伴,沿桃花湾畔的小道散步。昨晚下了一场大雨,芦笛山下如洗过一般,树木青翠欲滴。江水依然清澈碧绿,晨曦爱抚地将她的金色光辉铺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天,仍蓝得自如,蓝得幽深,蓝得冥远。早起的人们,沿着山道小跑或散步。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一个小岛,岛上有座小楼,我们踏过几个露出水面的石墩,登上小岛,原来这是游船、竹筏售票处,岛的四周停着许多游艇和竹筏。可惜售票员还没上班,否则我们也想荡起双桨,游乐一番。

在芦笛公园入囗处,立有个宣传栏,走近细看,原来是芦笛三村的简介。芦笛三村是桂林市秀峰区甲山街道桥头行政村下辖的庙门前村、张家村、鲁家村三个自然村的合称。芦笛三村是乡村振兴的领头羊,近年来,注重打造特色旅游文化名村,秉承桂北民居风格,突出“拙、朴、土、俗”的乡土文化特色,因地制宜,生态互补,发展乡村旅游。目前已建成古色古香、独具特色的有着桂北民居风格的青瓦泥色房屋,村民的房子成了“香饽饽”,集体年收入达50万元……芦笛三村正以其丰厚的文化底蕴、丰富的旅游资源、良好的人文环境,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参观游览。

看完简介,我的心情格外兴奋,晨风拂面,思绪万千。芦笛三村的村民,善良而纯朴,镇定而自信,多情而勇敢。他们用勤劳双手和聪明智慧,描绘着新时代乡村的新风貌。

芦笛岩,这片早已开辟的旅游胜地,曾名扬天下。而如今新开发的芦笛民宿新区,也许尚未为世人所知,但今天她已在人们面前显露出独特的风姿。噢,这不正告诉我们,真正的美不管沉默多久,也不会被埋没,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总有一天她会被人们发现,于是便认识了她本身的价值。

和舍,我们还会结伴再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韩愈有诗:“如坐深甑遭蒸炊。”说的正是大暑时节,热得人就像在铁锅上的笼屉里蒸着似的。这种屉里蒸的日子,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人,没有谁不熟悉。 置身户外,水泥地反射的热浪,恶犬一样...

舍下收存有康熙年间木刻本《剑侠传》,据说是明代王世贞所撰,辑录唐宋三十三篇剑侠小说,晚清任渭长据书绘作《三十三剑客图》。不说书中聂隐娘、红线女之神技几近仙人,却说那个发结红...

每一个人,都是“两个故乡”的携带者、构建者、言说者。 1 每个人都有故乡,都是故乡风土与烟火往事的产物。不论身处于海角天涯,或父母门前的走廊,故乡,始终存在于他的面容、语调、食...

编者按 《天涯》2024年第4期“散文”栏目,推出杨本芬、陈慧、王计兵、邬霞、李方毅五人的作品,他们中有的曾被归入“素人写作”中广泛讨论,但当其广为人知,“素人”之说便已失效,需要...

30多年前的那个盛夏,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身为医生的父亲,濒临崩溃,茶饭不思。 母亲和我陪着父亲到济南接受治疗。让我困惑的是,父亲放着大医院不去,第一站带我们到济南第二机床厂职...

记忆里会有些什么呢,我能记起许久之前的声音、色彩、图像、人物、事件……跟好友青锋说记忆,她说小时候喜欢汽车发出的汽油味,一直记得那气味。“你能记得气味啊!”我羡慕极了。吃一...

小林是上海知青。在北大荒,我们在一个生产队。他不怎么爱说话,就是闷头干活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会闷头干活儿,在队上头头那儿,不得烟抽。上海知青一般不仅能干,而且说话甜,很...

01 就要拖家带口去尼日了,戴启宽瞒不住了,告诉妻子自己已经报名去成昆线。这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三岁,儿子只有一岁。 这是1970年的事。成昆铁路北段有滑坡九十一处,危石落岩区段一百五...

九搂十八杈,何意?——这是一株古柏树。九搂,谓之粗也;十八杈,谓之分枝数也。通俗地说,就是九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古柏,生长着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分枝侧杈。树冠巨大,密叶浓郁...

公元763年秋天,杜甫第一次到阆中,写了不少诗歌,其中《阆水歌》曰:“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阆中胜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