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亭子,在湖南的旅游景点中曝光率极高。每天,一辆辆大巴载着天南地北的游客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哪怕行程安排再紧张,人们也要绕着爱晚亭前的高低两口池塘转一圈,与亭子合个影,然后隔着亭边的那道矮墙,眺望书院里错落有致的各式屋顶——如此,也算是逛了一回岳麓山与岳麓书院。

长沙本地人逛山,则不用这般火急火燎。他们一般会爬上山巅,最不济,也会攀至山腰。爬山的路径虽有多种,但多数人还是喜欢从清风峡这边开始,爱晚亭是起点。没有更多的说法,只是成了一种习惯。每次,看一眼这座亭子,心就安宁了,人就精神了,腿脚就麻利了。即便不从这边上山,下山时也会绕过来,仿佛不看一眼爱晚亭,就不算来了趟岳麓山。

毛泽东在这里的逸闻,流传甚广。据说他就读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时,暑假基本不回韶山,而是留在长沙,或发愤读书,或调研百业,或与蔡和森、罗学瓒等挚友纵谈时代风云,抒发革命豪情。这里,便常常是他们的聚会之地。有时谈兴太浓,忘了时间,干脆幕天席地,夜宿爱晚亭。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每次靠近爱晚亭,总感觉有一股蓬勃的青春气息迎面扑来,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

爱晚亭建于1792年,距今已有两百余年,这段历史似已有些老旧。然而在这里侧耳倾听,仿佛还能听到筑亭人虚渺的谈笑声,他们就在时光的隔壁。

筑亭人是岳麓书院山长罗典。此亭原名“红叶亭”,亦名“爱枫亭”——自是因为峡谷中枫树较多。1795年,江苏人毕沅奉诏前来湖南平叛,这是他第三次任湖广总督了。他忙里偷闲,赏游至此,见满谷枫红,忽然福至心灵,将此亭更名为“爱晚亭”,取杜牧《山行》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之意境。节气愈晚,枫叶愈红,游人愈爱。自此,爱晚亭声名鹊起,与滁州的醉翁亭、杭州的湖心亭、北京的陶然亭,并称为全国四大名亭。

爱晚亭最初的模样,我们已无从知晓。1868年,湖南巡抚刘崐曾主持修复。1911年,湖南高等学堂学监程颂万再次修葺。看1926年的老照片,因亭身过宽,爱晚亭看起来不高,矮矮墩墩的,有些笨拙。虽是重檐四披攒尖顶,但因为盖的是青瓦,四角也只是微微翘起,质朴中稍显呆板,缺乏精气神。

现在的爱晚亭,是1952年由湖南大学校长李达主持修建的。这里留下了一代伟人的红色足迹,因此重修时特别注重爱晚亭的精神风貌,特有如下举措:一是让亭子“瘦身”“增高”,由“矮胖”变“修长”;二是加大四方翘角幅度,让它更舒展,更雄丽,状若大鹏展翅,并在角尖设琉璃降龙脊兽,既庄严气派,又灵动精巧;三是请毛泽东题写“爱晚亭”匾额,匾为红底,字为鎏金,字体大气风流,骨韵独具;四是盖靛蓝琉璃瓦,漆朱丹圆柱,描彩绘藻井,竖葫芦宝顶。1969年,又刻《沁园春·长沙》于亭内窗棂之上。毛体龙飞凤舞,铁画银钩,为新亭再添几分气韵。这样一来,爱晚亭360度,再无审美死角。

不仅如此,新亭还成了岳麓四季风光的最佳点缀。只要将爱晚亭置于取景框内,拍出来的照片,就没有不精彩的。

春夏季节,樟枫新叶疯长,满谷绿意盎然,映衬天空、池塘,把整张照片都绿“糊”了。这时,有爱晚亭一角斜出,便破了这种单调。那块大红的匾额,像万绿丛中一点红,而靛蓝色的琉璃瓦顶,则像华南五针松的颜色,照片由此有了层次感——靛蓝裹红,再辅以大片的嫩绿。

到了秋天,满谷红叶欲燃,那靛蓝色的琉璃瓦顶就更显重要了。它让散乱的目光有了一个焦点,同时能稍稍平复身体里因红叶而燃烧起的激越之情,给心灵带来清明。

冬景肃杀,谷内多落叶乔木,不免有阴晦之气。颜色鲜艳的爱晚亭,便带来了暖意。就像女子照相,喜欢以旧墙断壁作背景一样,置于灰败寒林中的爱晚亭,也显得格外柔美俏丽。若是大雪天,两重檐瓦都被白雪掩盖,山谷白茫茫的一片,这时,爱晚亭的那块匾额,就像一簇怒放的红梅,也像一团温暖的火。

相对岳麓山漫长的文明史来说,爱晚亭只能算作初生儿,但自它出现后,就一直是文人骚客的歌咏对象。

爱晚亭最初的楹联是由筑亭人罗典所撰:

忽讶艳红输,五百夭桃新种得;

好将丛翠点,一双驯鹤待笼来。

这副楹联既有性灵的一面,也有写实的一面。那会儿,罗典刚在岳麓书院大门外的前台周围种满了桃树,很是自得。“桃坞烘霞”,成了岳麓八景之一。上联是说:我惊讶地发现,有了我新种的五百株桃树,秋叶再红,恐怕也得稍逊一二。此联的浪漫处,是跨越时光的对比;世俗处呢,则多少有一些借对联给自己表功的味道。至于下联,罗典想突出的是他养的那一双驯鹤:这层层叠叠的翠绿,有些单调了,还需我这一双驯鹤来画龙点睛。以黛青色的山林为背景,白鹤飞舞其间,自然非常打眼,说它们画龙点睛的确不为过。

1911年,学监程颂万在修葺爱晚亭时,将此联改为:

山径晚红舒,五百夭桃新种得;

峡云深翠滴,一双驯鹤待笼来。

1952年重建爱晚亭时,这副楹联在新亭中保留了下来。

衡山人汪涛为爱晚亭撰写的一副嵌字联,成了岳麓山迄今为止最长的楹联,共192字:

爱日喜雨,蒸润着锦绣山河,汇八百里洞庭,耸七二峰衡岳,归楼听叶,古寺飞钟,林下停车,亭前放鹤。寻汉魏最初胜迹,览湖湘首著名城,大可搜芷搴兰,岂惟赏心憩足,岁月莫蹉跎。值兹风和景淑,且登临看东流帆转,南浦雁回,北麓斗横,西峦光霁。

晚烟朝霞,烘笼过繁华厦宇,溯三千年历史,数廿四代英豪,泄恨鞭尸,离骚忧国,遗书匡世,评论兴邦。乃周秦以还哲贤,皆吴楚群知硕彦,当骄地灵人杰,应惜寸时分阴,平生须砥砺。到此游目骋怀,安能负这春圃桃红,夏池莲脂,冬阁梅素,秋岭枫丹。

长联气势恢宏,情感丰沛,韵律宛转,联前嵌“爱”“晚”二字,以岳麓风景,引出潇湘人物,呼吁后辈将先哲前贤作为榜样,莫辜负了这大好山河,珍惜光阴,砥砺品性,不管是览胜还是建功,都要将岁月之弦拉成满弓才好。总之,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年老叹无成。

清代学者欧阳厚基,湖南安仁人。看名字,他应该是岳麓书院山长欧阳厚均的堂兄或堂弟。他写了一首古诗《岳麓爱晚亭》,功力相当不凡:

一亭幽绝费平章,峡口清风赠晚凉。

前度桃花斗红紫,今来枫叶染丹黄。

饶将春色输秋色,迎过朝阳送夕阳。

此地四时可乘兴,待谁招鹤共翱翔。

诗歌读来朗朗上口,颇为通俗,意境却相当雅致,并且能见性情,见胸襟,格局开阔,情感明畅。尾联气势陡生,韵味天成。名诗的标配,它都具备了。只是,诗中意象几乎全来自罗典的那副楹联。

郭祖翼的“绝壑苍烟锁,孤亭夕照开”句,勾勒了一幅绝美的山麓夕照图:爱晚亭身后的清风峡还烟雾缭绕,云层却乍开一缝,金色的霞光直射下来,笼罩着爱晚亭,就如幽暗的舞台上,一缕灯光探下,笼罩着台上主角。想想看,这是多么奇特的景致!溟濛的背景,恰似水墨画,而夕照笼罩的主景,又如灿烂的油画。

俞敬枝的“驯鹤依依如我静,此时身在画图中”句,让人想起了辛波斯卡的诗句:“万物静默如谜。”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美景如画,画如美景,此句还真有一些庄生梦蝶之趣。

周世钊的“小雨初收斜阳晚,满山都是读书声”句,则描写了麓山大学群兴起后,学子们在爱晚亭附近勤学苦读的情景,把新中国成立初期大学生们只争朝夕的用功劲儿,刻画得淋漓尽致。

李淑一的“翠柏凌枯草,丹枫映晚霞”句,既有色彩对比,又有情境共融,让人不由想起王勃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鹿儿岛与长沙结为友好城市后,居然将爱晚亭原版复制了过去。只是那座亭子不再叫“爱晚亭”,而叫“共月亭”。亭柱有联曰:“神飞樱岛千重浪;梦绕麓山一片云。”想一想,还是挺有意味的:看千重浪,梦麓山云;饮长沙水,思鹿岛樱。若有长沙人留学日本,在鹿儿岛见得此亭,一定会感慨万千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