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鸣先于梦境和一天的生活抵达早晨。每当从睡梦中跋涉而出、意识初明的一刻,鸟鸣声清晰而至,水洗过一般明澈、清亮。黎明时分,这是天赐的礼物。

家养的蓝猫球球总是比我们早起,早起的它做什么呢?学习鸟叫。总有比它早醒的鸟儿,在窗外的树上、不远的露台上、露台的铁栏杆上,啁啾个不停。球球蹲伏在落地玻璃窗前,或隐身在灰色薄纱窗帘背后,似乎这样就可以将自己敦实的身体隐藏起来,可在窗帘底部甩动的尾巴泄露了它的方位。这时,球球嘴里会不间断地,发出鸟鸣般的叫声。

某天,窗外的鸟鸣声异常繁密又切近,简直有些聒噪了。我走到窗前,铁栏杆上竟然蹲着六只鸟儿,两大四小,它们一起发出喋喋不休的叫声。扭头再看蹲在窗前的球球,它琥珀色的眼睛紧盯着窗外,小嘴微颤,那执着学习和回应的姿态透着热切。

我不知道鸟与猫类的语言系统是否相通,显然它们在我家窗前、玻璃两边,日复一日地达成了某种默契。每天,铁定有至少两只鸟儿择时飞来,栖落在铁栏杆上,与蓝猫球球隔窗互动,仿佛日常的授课与练习。必须承认,不同生物的交流或许无边界,生命体的能力却是有边界的,勤学苦练的球球始终停留在幼稚园阶段,那短促的叫声,仿佛一颗玻璃球在促狭的管道里滚来滚去,难以舒展。

院子里还有许多隐身于草木中的鸟儿,常常在我走过时忽然飞掠而出,或在不远处的砖道、草坪上蹦跳。我疑心它们从不远处的艾溪湖湿地公园迁来,那里可是鸟儿的天堂。

一天傍晚,我们去湖边散步,目睹了一群群如云迅疾聚散的鸟儿,从不知何处归来,纷纷扎进湖中小岛上稠密的树林中。我惊异于有那么多鸟儿,它们仿佛幻变的梦影,在那一刻散发着喧腾的、不真实的气息。可越过湖面传来的鸟鸣声,又是那么真实。

在玫瑰金色的夕阳渐渐消淡的过程中,一群又一群鸟儿飞来,融入小岛浑圆的墨影,直至隐匿于夜色深处,模糊了轮廓与边界。那个黄昏,属于一个湖泊、一个湿地公园、一个城市腹心地带的,生机盎然的一幕,被我拍摄下来,制作成短视频,可以反复观看,印证。

艾溪湖湿地公园是鸟儿们的天堂,也是附近居民散步的优选之地。我们步行十来分钟,就远离了喧嚣,落入明澈之境。公园依长湖南北延展,宽阔的湖面鸟儿麇集。黑天鹅姿态优雅,有时四只天鹅呈一条斜线匀速往前,仿佛列阵;有时两两曲颈交互,造型曼妙;偶尔一只两只腾空而起,在天空滑翔而过,至远处双足急踏踩着水波停降,似在表演。野鸭成群,在近岸处徜徉。白鹤、鸿雁、灰雁、疣鼻天鹅、水雉、环颈雉、白胸翡翠……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鸟儿,将它们的鸣叫声散入湖水的涟漪、云影和草木的气息,与湿地的一呼一吸同频共振。那一刻,我们亦与之心心相印。

又或者,窗外的鸟儿们来自天香园,那儿离艾溪湖不远,同样是这座城市腹心不可多得的“鸟儿乐园”。 极盛期,三十多万羽鸟儿,六万多个鸟巢,安落在繁茂的花木间。之中,有常居的留鸟,也有应季迁徙的候鸟。与鲤鱼洲和鄱阳湖沿岸麇集的冬候鸟不同,这里多为夏候鸟,每年的二三月间陆续飞来,冬天来临前南飞。其中一些“定居”下来,成为留鸟。园林一隅,众木之巅,有百羽、千羽、万羽白色的鹭鸟或立或卧或跃或飞,或啄食或振翅或引颈而鸣,它们是绿色锦缎上繁丽变幻的花纹,冰蓝天空中浮动的云影,迅疾开合的花朵,和手指触碰不到的梦境……

艾溪湖畔,楼群以不快不慢的节奏渐渐密集起来。和许多城市一样,南昌城的不同方位都在扩展,城市的躯体越来越庞大,其间承载的日常生活却越来越流畅、便捷。记得刚买房时,这一带还荒凉得很,装修期间每次来去都得步行或坐一种简易改装的电动“麻木”车到大道,再坐公交车回家。十年时间,数条公交线路延伸过来,形成环抱之势,地铁也抵达了两翼的交通干道,可以让我们轻松抵达城市各方。艾溪湖隧道穿湖底而过,从湖的东岸到西岸,开车只需三分钟。原先没亮几盏灯的楼盘,我们散步时喜欢数一数,而今灯火密集得数不过来,一扇扇小窗里上演着人世间的素常戏码,孩子们在草地、花木间奔跑、嬉戏,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鸟儿们不请自来,几年间它们似乎也在忙着呼朋引伴,拖家带口,繁衍迁徙,在绿植疏密有致的小区里形成了可观的群落。

出楼栋大门,往左两三步,一株高大的玉兰树冲过了三楼的窗台。灌木四处盘绕,须得不时剪枝,绿草坪在它们之间铺展,不高不矮的樱花树、梨树、柚树、槭树、枫杨、女贞、紫荆、蔷薇、杜鹃散立四处。草木茂盛的地方,就有鸟儿的身影,它们在草木间自由穿梭、转圈、嬉戏、停留。在看不见的树枝密叶间,有鸟儿们的小巢。

因为蓝猫球球,我才格外关注起窗外的鸟鸣。此刻,不远处,有一只或两只鸟儿正发出婉转的鸣叫,那叫声袅娜、丝滑、清润,间杂一串颤音,难以用言语表述,实在是动听。这样的鸟鸣,无疑增加了蓝猫球球学习的难度,让它难以望其项背。

窗内的我,读书或写作的间隙,不时敛神远望,聆听远方的回响。

“先睡觉吧,小鸟们/我把活着喜欢过了/我把悲伤喜欢过了/可以睡觉了哟,孩子们/我把悲伤喜欢过了/我把笑喜欢过了……”([日]谷川俊太郎)悲伤、欢笑、等待、恼怒,充满了活着的时光。早晨的洗脸,亦是一次次精神的清洗,然后,在醒来与睡去之间,每一声鸟鸣,都是提示,是呼喊——“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多少年过去,多少地方多少脸都淡漠了,有的人已谢世/而我站在远方,夜那么静,我终于肯定/我最怀念的,不是那些终将消逝的事物/而是鸟鸣时那种宁静。”([美]罗伯特·佩恩·沃伦)鸟鸣牵引出旷古的寂静。寂静中,一切浮现而出,遥远的、深切的、真实的。

“……有的物体由两个术语组成,一个属于视觉性质,另一个属于听觉性质:旭日的颜色和远处的鸟鸣。”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在谈论北半球文学的特质时,旭日与鸟鸣同时浮现。

鸟鸣无处不在。那微颤的鸟喙,弹动的舌,如珠如丝如光如电的鸟鸣,自遥远的时空传来,回响不绝。一如旭日的颜色,永在。

每每恍惚一刻,惊醒。我清晰听到的,是窗外的鸟鸣和蓝猫球球无比笨拙的鸣叫。

(作者:王芸,系南昌市文学艺术院专业作家)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