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喜:水晶

陈年喜,陕西丹凤县人,1970年生。有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花城》等刊物,出版有《炸裂志》《微尘》等。

1

我有三块晶莹剔透的水晶,它们来自华山以东的小秦岭山体深处。

2024年4月,小秦岭黑山。那段时间和地理里的许多事物都忘记了,但我一直还记得坑口边上的两棵华山松,本来也不会认得华山松,全因为一个人。我们最初上山时是头一年的9月。岭北的洛南,岭南的豫灵,是地理构造迥异的两个世界,南边的平原和北边的山地地带都还不是很冷,黑山岭上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矮小的灌木有的落光了叶子,有的正在风里挣扎,枯叶和败草在深秋的风里飞舞、格斗,你死我活。骡队踩踏的山道边,开满了只有高海拔地区才有的各色野花,它们繁星点点,美艳绝伦,孩子一样满身稚气,似乎不知道季节更替。后来的若干年里,我到过数不清的荒寒之地,见过它们数不清的同伴的身影,有时候觉得它们并不是花,而是人,在跟随着我行走天涯。

那天翻越黑山垭口时,从坡上下来一个人,他背着一只编织口袋,袋里有半袋东西,他打开让我们看,是松塔。原来他前一天上山来打松塔,打得太晚,下不了山,就在山上过夜,想着第二天接着打,半夜冷风呼啸,差点冻死。问他为什么不在山下面打,他说只有黑山顶上才有。他指着一棵树让我们看,说只有这种松树上才会生长松塔,结的松子才值钱,它叫华山松。的确,这是我们没见过的松树,在满山萧瑟中翠绿。这名字,不知道是不是与华山有关,但这里距华山确实不远。我们给了他一包方便面、一瓶水。我们下了岭就到了,而他回洛南陈耳的家与我们正好背道而驰,还有很长的路。

生长着两棵华山松的坑口,是我们此行的终点,后来的日子,我们与这两棵松树朝夕相伴互成形影。下班或吃晚饭时,我们有时会看见巨大夕阳的回光返照,耀眼的射线从天边延伸过来与松树连成一体,那情景,像高竿上挑着一面旗子,不停挥动,招降黄昏。

我们工作的地方是山体五千米深处,不是地下垂直五千米,是地表向山体内延伸了五千米。这样深度的矿洞在黑山比比皆是,而在山脚,一万米两万米都正常不过。工作面非常缺氧,每工作一会儿都要坐下来大口喘气,呼出的气流在空气里流动得非常缓慢,我们能闻到彼此发出的气味,虽然吃的饭是相同的,但释放的气味各不相同。老旦的气味有一股焦油的味道,他抽旱烟,一杆烟袋多少年没清理过,烟油也占领了他的肺腔和口腔。他用打火机点烟锅,打了好几下也发不出火,把气门调到最大,再打,还是不起火。他说,快走,一会儿大家都得完蛋。我们赶忙往外面跑,过一阵再回来。一个班,这样往返三四次,跟玩儿似的。我们离不开老旦,是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有经验,而经验是救命的法宝之一。

矿体只有三十厘米厚度,我们蛇行在其中干活,采掘保持这个厚度,这一方面是为保证矿石的纯度,另一方面减少工作量,天板或地板一旦打破,毛石需要清理出去,五千米巷道,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运费和时耗。好在矿体结构成四十多度斜度,人蛇行其中,进退有据,可以跪立。白英石的矿体与矿洞上下结构分明,又亲密无间。矿体含铅非常重,以至于每端起一铲矿石,就像端起一块铁。矿灯照射在矿体上,铅体幽蓝发光,它与硫体共绘的线条笔走龙蛇。

有一天,记得这一天是4月初,天气不冷也不热,整个黑山正由黑变绿,白肚画眉好听地叫起来了。爆破过后,我们爬上采场,在矿体的长长石壁上,大家发现了一个不大的洞,往下汩汩流水。老旦喊:有水晶!把灯光照进去,果然一洞的水晶,它们晶亮、欢快、争奇斗艳,像一群被关押太久的人终见天日。无水不成晶,因为水不足,有些晶体已经发黄,生出了自然的包浆,这个黄,非铜非金,说不出的颜色。那些浸在水里的,晶澈若冰,寒光透彻。有的状若莲花,晶体簇拥向上,拥成一团;有的形若笋柱,棱体分明,每一条棱线都笔直锐利,仿佛刀工,它们在顶部收成一个尖锐的点,如同剑梢;有一些,被爆破震碎了,散落一地。这么大一摊水晶,此后的很长时间里,我再也没有见过。

凭经验,水晶的出现,意味着相邻矿石品位的下降和枯竭。我们取完了水晶,每人获得若干不等,最后在小洞里填上了炸药。一声巨响过后,我们更换到下一个采场。

2

黑山只有一条下山的路,像一根盲肠,盘盘绕绕,一会儿在云里,一阵子在雾里,更多的时候在万丈悬崖边上。它除了向山下运输矿石,也供物资上山,无数的人由此入山,无数的人由此离开,梦想和现实常常在这里狭路相逢或错失交臂。整个黑山生产规模不小,却没有小店,针头线脑都要靠小贩们的挑子。黑山有一支规模不小的小商贩队伍,像传说中的茶马古道上的马帮。他们每天坐矿车到山口,挑担上山,天黑收担下山,再坐车回去。他们存在到了2021年,直到资源枯竭,黑山回到黑山本身。

我们用水晶和小贩们交换东西,这是他们的最爱,至于他们用来做什么,或者高价卖到了哪里,我们不知道。一双袜子,一双手套,指甲刀,电子手表,收音机,讨价还价显失公平交易。我们最常换的是凉皮,在山上,最馋的还是胃。陕西的凉皮和河南的凉皮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同是醋,醋是凉皮的灵魂,陕西的醇厚,河南的淡薄,山西的醋也好,但太酸,入口蚀骨。小担队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一个女人叫黑牡丹,有点黑,有点俊,黑与俊在一个女人身上奇妙地合体,在风餐露宿的生活里,这是一件奇妙的事情。俊俏的女人生意就好,不完全是货真价实的原因,很多人冲着那个俊俏。

除了用水晶交换,破铜烂铁他们也要,上山一担货,下山一担货,两头挣钱不耽误。黑牡丹没有赶上一窝水晶的好时光,她除了破铜烂铁,也要矿石,那些带明金颗粒的矿石下了山就值钱,上了碾坊炼成金子更值钱。含金特别重的矿石上碾子太可惜,回收不是太高,就用蒜窝捣,用汞抓,最后烧杯提纯,这道工艺不光男人会,许多女人也会。

水晶总是有限的,它比金子更难碰到。不知道怎么搞的,老旦后来成了黑牡丹的矿石主力提供人。

新采场更加让人憋闷,因为更缺氧,但矿石品位好,出金子。老板当然不愿意放弃,出高价让我们向上打口天井,专门用来透气。我们也不知道打多少米能透,就往上打,打了两个月,透了。中间除了打出一包水、一窝水晶,也打出了金带,这种共生情况,也是一个奇迹。金带虽然体量很小,但它是很多人干一辈子也不一定做到的梦。虽然是金带,但天井只有不到一米直径,像一只巨炮的炮膛,金带正好处在百米天井的半道,不是谁都能接近它。我们干活的时候,一半心思用来干活,一半心思用来想念金带和水晶,想着想着一天就过去了,想着想着,一天长得没有尽头。

黑山没有秋天,过了夏天就是冬天,它们衔接得那么好,没有一丝疤痕,显不出一条链子少了一环。人们脱下单衣换上棉衣。在采场上干活,每天的分分秒秒在天井上面的天空滑过,有时滞涩,有时轻快,一片蓝色,一片白色,一阵风,一阵雨,一片落霞,一道浓得化不开的雾,它们的变幻,代表着时序和天气。一天,大家干着活,一片黄叶从天井飘飘荡荡落下来,落在矿石堆里。我们知道,冬天悄悄来了!

3

关于黑牡丹,老旦给我讲过她的身世和一些零星故事。他随口讲,我随耳听,都不大记得清楚。生活场上,饮食男女,那些事都是平常不过的事情,世间多少事都不值一提。

黑牡丹当然不姓黑,这个女人姓刘,叫刘巧。这个巧字,倒也符合她的身子和性子,矿石炼金算不上新鲜事,但能想到和做到这一层的女人并不多。炼金卖金的事,在矿山江湖的虎狼世界,除了技术还要有胆量,而这不是每个女人都有。

那是个五月天,豫西的天亮得早,天气已经很暖和了,槐花遍地开放,女人们花枝招展,男人们意气风发,生活充满了动物的气息。老旦下山去街上给工队买工具,具体说是买扳手,有一种青海湖牌扳手很过硬,很好用。他走着,心里想,夏天真是个好季节啊!

这是个因黄金矿业而起的小镇,原来只是一个小村子,人烟七零八落,只因沟里发现了金矿,就发面团一样盛大了起来,成了一条花街。街上卖什么的都有,大到几十万一台的机械,小到三五元一碗的面,五湖四海,南腔北调,什么地方的人都聚了过来。老旦计划去五金店买,街上最多的就是五金店。在进一家店门时,他看见一个年轻女人蹲在路边,地上铺着一个编织袋,上面一排扳手。看着不像新货,但一支支擦得干净极了。老旦知道,这样的二手货要便宜得多,质量又久经考验。他又从店门里折了回来。

老旦站在地摊前,看了一会儿女人,女人有点不敢看他,低着头。老旦看见女人的头发里有几根白发,掺在黑发间,隐得很深,又十分醒目,它们共同把左右两只秀气的耳朵深藏了起来。老旦想到了家里的女人,几年前也有白发了,女人一旦有了白发,就像草到了春天,怎么也止不住生长。老旦问:二手货?女人没有理会他,老旦又问了一遍,女人抬起了头,她有一张比她的生活动人得多的脸。女人大声说,你才是二手货!老旦忍不住笑了,说,我是说扳手。女人也忽然忍不住笑了,说,是的,二手货,但比新的好。老旦说,给我收起来,我都要了。就这样,两个异乡男女认识了。

两个月后,刘巧上了矿山,不过名字不再叫刘巧,叫黑牡丹。这名字是老旦给起的,老旦小时候看过一个电影,里面一个女侠叫红牡丹,厉害得不得了,好看得不得了,那是一个男孩永远的梦。黑牡丹不再做小工具生意,但与工具也有些相关,专收废钻头。不能用的废钻头,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合金在,合金取下来卖,很值钱。

我看见过取合金的过程,有些类似于打铁:把钻头埋在焦炭炉里,风扇吹动,烈火熊熊,钻头一会儿被烧得通红,用一张大钳夹出来,猛地丟在冷水盆里,过一会儿拿出来,用锤子轻轻一敲,合金体就下来了。合金比钢制的钻头身体沉重多了,拳头大一包,十几斤重。合金卖到工厂,再利用一个轮回。

收了一年钻头,很多人都学会了,不管哪个门道,人一多,就不再叫门道,成了大路生意。生意难做,黑牡丹就改收矿石。那时候,山上哪一行都如火如荼,开矿的人多,偷矿的人也多,总有收不完的矿石,炼不完的金子。收了一年,据说黑牡丹挣了不少钱。

八月十五,黑牡丹给我们带了两只烧鸡,一瓶白酒,给老旦买了一身衣裳。我们都叫她嫂子,她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酒喝到一半,黑牡丹也有些醉了,尖声说,矿上混了两年,得亏大家帮忙,日子好过些了,就是有个愿望还没实现。大家问,啥愿望?女人说,听说秦岭里产金子,也产水晶,我怎么就碰不上水晶呢?老旦说,这东西说易也易,说难比摘月亮都难。大伙说,有啥难的,包在我们身上。

不久后,发生了一件事,那件事让黑牡丹再次变得一无所有。那一天,有个人背来了半袋矿石,开口要五万块,黑牡丹看了看矿石,觉得能值八万。她说,行,五万就五万,但我手里没有这么多钱,你得跟我下山取钱。那人跟着黑牡丹去银行取了钱,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时,两人都挨了一闷棍。

打闷棍的是谁,卖矿石的人是谁,黑牡丹后来都知道了,但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挑凉皮担的小伙子给老旦捎上来一双皮鞋,鞋里有一张白纸条:我回去了!

老旦哭了一场,哭完了,背起炸药箱上了班。工头给他放了三天假,让他下山一趟,他说,工作要紧,又说,你们看,那山头上的红叶多好看呀!大家抬头看,那山上的叶子真的像着了火。

4

晚饭总是在日落时分开始,这是一个分界,白天结束,黑夜来到,白班结束,夜班开始。吃了饭,有人睡觉,有人海阔天空,有人戴了矿灯往洞里赶。最后一拨商贩们开始下山,喜悦或沮丧写在脸上,也撒在路上。骡队不分昼夜,它们有一双夜眼,蹄声嘚嘚,把一些东西驮下山去,把一些东西运上山来。大家抽着烟,说着话,感觉少了一个人,想起来那人是老旦。打了一桌麻将,也不见老旦回来。我们知道他有事了,大家进洞去找。

老旦像一只臭炮弹卡在了天井中间。这一晚满月如盘,清辉在黑山铺得到边到沿。我们往天井里看,什么也看不到,不要说月光,一粒星星也没有,只有一团漆黑,我们知道里面有一个人。

大家找来一根大绳,从上面七手八脚把老旦弄下来,他已僵作一团。他的腰上有一只编织口袋,口袋里是半袋矿石,还有几块上好的水晶。难怪人这么久出不来,他有些太贪,把井筒找寻了个遍,想熊掌与鱼俱获。我们都知道,他这样贪,一半为自己,一半是为了一个女人。老旦缓过来,说,鸟为食亡啊。大伙说,你命大,亡不了。他和大家三击掌: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老旦活到了2021年。他拿回的那些水晶有一部分做了好多副眼镜,分送亲友与邻居。他给自己的那副镶了铜边,戴上,有一股让人不适又不得不服的文人气色。

老旦有没有兑现对黑牡丹许下的承诺,没有人知道,至于他们后来的情况,老旦不会对人讲,也就更没人知道结果了。露水男女,恩恩怨怨也像露水,风一吹就干了,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2015年春,我大病一场,做了一个手术,这辈子,我不大可能再回到矿山,不大可能再见到千米地下的水晶,看到那透彻的六棱镜面影映的世事风雨。我把抽屉里的水晶拿出来,时间太久,早已将它忘得一干二净,在寂寞中它们已有了包浆。我把它们浸在一只水杯里,我想起来水晶需要水的滋养。明亮的阳光和对面的山影打在上面,我看见初冬以及许多事物正慢慢爬上时间的山冈。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