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每一只鸟相遇的瞬间,都好像有那么一秒,你被带进了它的世界,你忘记了你。

只是坐上了火车南行,还没踏上南方的土地,即让人获得一种自由的心情。火车游鱼般在暮春的绿色田野中前进,将北京远远抛在身后,真像一次逃离!想到将要见到南方的那些风物:竹林中高高的新笋,带着笋箨的碧绿幼竹,树木娇美的嫩叶,四处绽放着的花朵,旅行的兴奋在心中升起。渐渐能看见丘陵了,阳光温柔地照入车窗,那被城市和家庭所束缚的心也松快起来,旅行真正令人豁然开朗。

火车穿行在不同的天气里,渐渐地,驶入浙江的雨雾中。看见了久违的山与水田,心情变得焕然一新。我对每次旅行都很期待,会遇见什么新的风景新的喜悦或狂喜,像是要去和内心的那个年轻自由的自己见面。进入丽水,看到的山水越来越生动,瓯江水在雨后变得汹涌而浑浊,两岸青山披着新绿。每次经过丽水,心里会涌起一股类似爱情的甜蜜感觉,大概是对这个世界的爱情。恋世意味着心灵的健康。或许这感觉只是因广阔的国土之上南北的巨大反差所引起的。

这次回乡照例不住城里。和母亲一起回乡下老宅。老宅位于楠溪江下游的山里。下了好几天雨,木构的屋子到处散发着霉味儿。晚饭后依然下着雨。铺好了床睡下,安静中闻到被子也有一股霉味。躺了很久,到深夜都没睡着,屋后的水沟中有只田鸡间断叫着,像母鸡在低鸣。

不知几点睡着,五点不到,被蓝矶鸫的鸣声吵醒,迅速起来观鸟。因为观鸟,再熟悉的村子,也变成了全新的地方。雨停了,天色昏暗,还看不见鸟儿,但我对山村的早晨满怀热情,还是出门在幽蓝清冽的晨气中散步。泡桐树下的老房子里传出呼噜声。五点半,下起了细雨,但能看见鸟儿了。最先看到两只亲切的家燕,站在屋檐前的电线上张着嘴巴鸣叫,它们头部和翅膀的幽蓝色羽毛光滑如丝缎,胸前的白色羽毛十分洁净,黑眼睛滴溜溜的。一群红头长尾山雀从宽大的柿叶中露出小而可爱的红脑袋,然后成群转移树木,洒下一串串银铃般的鸣声。苦楝树的紫色花枝里藏着神气的红嘴蓝鹊和领雀嘴鹎。正是山里各种浆果成熟的时节,茂盛的草间生长着蓬虆,白头鹎衔着蓬虆的红果,显得自足。水沟边有很多蛇莓,山莓从墙壁垂下缀满红果的枝条。村中的墙头和树丛中白色香花蔓延,络石、忍冬和野蔷薇的小花满溢芬芳,醉人的花香在空气中汇聚、流动。

徒步去东边的大济寺。这里的农民以种茶为主业,环山公路两旁的山坡是高高低低的茶园。茶园空隙种有梅树和瓯柑树,柑树的青荫上覆盖着星星点点雪白的花儿,像洒了一层晶莹的薄雪,散发着清爽的辛香。高处的山间小蜡树缀满白色花序,像瀑布流泻而下,花香也流淌而出,那花丛深处传来了强脚树莺动听的歌声。山野中新绿鲜明,乌桕的绿枫香的绿香樟的绿,各种绿深深浅浅,在雨中,绿色越发湿润闪亮。有处山谷中开满白色的中华绣线菊,洁净的白色花丛像雾气似的在整个山谷里濛濛弥漫。树莺的歌声此起彼伏。远处山间有长长的瀑布从山崖垂挂而下,瀑布下方是条奔流不息的白色溪流,溪流两岸开着簇簇绣线菊。放晴后,被雨水冲淡的忍冬花和香樟花的香气被太阳熏蒸得更加馥郁。我吸纳着这些植物散发的精气,尽情呼吸山间纯净的空气。

大济寺外的山谷里,一片荒田里有成群的栗鹀,它们在茂盛的蓬虆丛中觅食。荒田上方的木油桐幼树间还有白眉鸫、灰头鹀和大山雀。而大山雀,无论看过多少次,当我看到育雏的大山雀妈妈给宝宝喂食,觉得一大一小的身影还是如此动人。大山雀小宝宝的全身还裹着一层淡淡的浅绿,美妙如初春刚刚萌芽的嫩草色。任何事物处于萌芽状态最美妙,春天是这样,恋爱更是。

以为这里的鸟儿只有我在看,但有两个男人在对面的公路上朝着荒田指指点点。我走过去。其中一人提着鸟笼,关着一只棕头鸦雀。这可怜的孩子被捉住了。

我以村子主人翁的语气警告那两人:“不要捉鸟,否则我会去举报!”两人撒谎说没有捉鸟,便上车离开。

我问坐在村口的爷爷们:“常有人来这儿捉鸟吗?”

“是啊,不少人来。还有人来打老鹰!”一位爷爷说。

“你有看到雉鸡吗?”另一位爷爷问。

“现在恐怕连雉鸡也没有了吧。”先前的爷爷说。

“下次看到捉鸟的,要警告他们不要捉鸟!”我对爷爷们说。

一个下午,在徒步途中,看到一处很喜欢的野生风景,僻静的山谷里,几片梯田旁一株苦楝树开满淡紫色的花,水田的翠绿中,地毯似的铺着圆叶节节菜的淡紫红色小花,十分温柔。就在这片温柔的风景里,我听到了灰胸竹鸡的叫声,那是属于黄昏的声音。紧接着,我看到一只纯色山鹪莺从什么地方跳到一棵白檀的小灌木上,然后又跳到过路黄的花丛中,明亮又可爱,白檀洁白的花和过路黄明黄的花映着浅淡棕色的轻灵身影,这生境令人留恋。因为有这些静谧的生境,我可以在山里走上好几天。黄昏时,一只松鸦鸣叫着从树丛飞到电线上停留片刻,那抹蓝白黑相间的美丽翅羽让我想到淡蓝色绿松石,令人惊叹。

你看见每一只鸟时都能得到不一样的感受、产生新的知觉和喜悦,和每一只鸟相遇的瞬间,都好像有那么一秒,你被带进了它的世界,你忘记了你。

在这山间,我最喜爱的地方是村子西边下方的那片竹林。竹林上方有一片长长的稻田,眼下种了一片油菜花。连续几天清晨,我都去了那片竹林。每次悄悄走近竹林上方的稻田,无论怎么放轻脚步,还是会惊起那片油菜地里的斑文鸟混合白腰文鸟,那阵鸟浪一边发出警报一边像短箭一样弹出去,消失在竹林。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白色影子,像白光一闪,也消失在竹林,仿佛是什么白色精灵,或让人想到白蛇那样有着灵性的东西。有时靠近另外一片水田,也会惊起两只水鸟,大概是黑水鸡和一只色彩偏淡的水鸟,就那么快速钻进洞穴般的竹丛里不见了,令人带着遗憾的心情流连不舍,就是这样抓不住的东西,宛如草尖滴落的露珠、消散在水中的浪花,这一点也更加显出鸟儿的神秘和吸引力。而斑文鸟和白腰文鸟其实只是憨头憨脑爱偷吃的小鸟,后者甚至跳到农家的小板凳上。至于那只全身白色的小鸟,可能是白化的斑文鸟吧。

我走向竹林深处。这片深林有很多鬼故事,导致我一直不敢走向林子深处。那条溪流从竹林间至上而下穿过。我循着溪流的轰鸣声,穿过幽暗的竹林走到人迹罕至的地方。透过竹林,我看到了那条白色的溪流。那是我童年时就喜欢的事物,像是什么神,是可以让人仰望的东西。因为喜爱这条溪流,小时候曾和小伙伴们从山脚出发踩着这条溪涧回到村庄,那时这条溪流要年轻得多,两岸的树荫还没这么浓密,溪涧充盈着阳光。热闹的夏季,经常会有游泳的孩子们和洗农具的农人的身影。现在,溪涧两旁生长着无人踩踏的暗绿青苔,有腐烂的沼泽气息,溪流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倒下的竹子,有的地方溪流被茂盛的茅草覆盖,一片荒芜。溪流像个隐士一样愈发显得孤寂,却像秘境一样魅惑着我。每条溪流都有自己的命运,它是真正被时间遗忘在这儿了。随着农村的衰落,溪流也不可避免地衰败下去。世上有许多这样被遗忘的溪流。竹林中不时闪过鸟影。溪涧对岸传来棕脸鹟莺寂静的鸣叫声,这个声音似乎和竹林融为一体了。竹枝在风中轻轻颤动,嫩竹的笋箨“啪”地从竹子高处掉下来。

竹林中到处闪烁着中国绣球明洁的花序。陡坡的草丛中生长着庭藤,枝形雅致,紫色花序光彩照人。溪流旁的蓟也比别的地方更秀气颀长。踩过草丛,我在心里默念着“蛇是端午才出来的”,壮着胆子靠近了溪流。我蹲了下来,然后像是要捧起什么易碎的东西,小心翼翼地用手掬起溪水。我觉得自己一定要触摸一下这溪水。清凉的泉水穿过我的指尖流淌着,再度滋养我。望着流水,城市的囚徒感到了自由。五月,大自然释放着强大的力量,其中所传递的讯息太过密集和庞大,光凭眼睛是看不过来的。我需要加强观察,进入到更隐秘和细微的美的世界里去。

钻出竹林,我在生长着毛茛花的缤纷山路来回走了很多次。镜面反射使毛茛黄色的小花在阳光下变成了光芒闪耀的金色。有一丛虎耳草长得肥壮茂盛极了。一些嫩竹上部还是笋的样子,葱茏地生长在路旁,熊猫吃起来应该觉得很美味吧。昨天走在村里,听到两段关于竹与笋的可爱对话。一个小学生抱着一节碧绿的新竹,邻居见了说,“这应该用来蒸糯米饭吃,买点肉炒一下,和糯米一起装在这个竹筒里,烤着吃!”

另一次是徒步到邻村的竹林,两个挖笋的人准备骑车回家,路过的小车停下跟他们打招呼:“你们挖笋啊,好,你们挖笋我去买肉,再买点雪菜,我们做饼吃啊,很香的。”

假期最后一天,去了楠溪江上游的山里。先坐大巴到岩头镇。过了九丈大桥,有阿姨问售票员,“到楠溪江了吗?”

售票员说,“你继续睡吧,到了楠溪江我会叫你的,在这儿睡觉免费,宾馆要收费的!”

在岩头,发现本地枇杷已上市,街边摆满卖枇杷的摊子。买了枇杷。从岩头坐车到鹤盛镇,去一个叫大矼的村子。路途中,青碧的江边种着一排排枇杷树,黄熟的枇杷缀满浓荫,江边一路都是枇杷摊,一篮篮又大又黄的枇杷十分诱人。若是秋季,他们就摆柚子摊,这一带也盛产香柚。

大矼村在一个山谷中。村中大栗树下的古旧小卖部前,有七个老人悠闲又沉默地坐在廊檐下,像侯孝贤的电影场景。

“你来这儿看什么?除了山,这儿什么也没有啊。”一位老爷爷问我。

“那就看看山!”

“山有什么好看啊!“老爷爷说。我不作声,心里却说,“你可不能小看了山!”

老爷爷接着说,“去里面看瀑布吧!”他指着山里面的路。

沿着溪流边的山路往山里走。溪流自山间而来,高耸的青山被云雾笼罩着。湿漉漉的绿色盈满眼帘。下起了小雨,雨点落在清澈的溪潭中,小而美丽的涟漪之上,几只家燕低低地掠过,盘旋着发出低鸣。好想住在这样有燕子掠过的清澈溪流边啊!至一岔路口,路牌写着山根村、岩峰村,我往岩峰村去。不一会儿,开来一辆小车,经验判断这是村落之间的公交,我上了车。

司机对我说,“岩峰可以看瀑布喔,站在高架桥上看红旗山特别像旗子!”

大家都推荐我去看瀑布,但其实我只要有溪流就够了。我喜爱溪流,在仙都山中的石头村,有条较为原始的溪流,溪流从广阔的山崖间流出,山中盛开着杜鹃花,有凋零的红色花瓣坠落在湿苔上。楠溪江深山中有条深龙溪,我最喜爱。这些溪流都有生命力充沛的精神美。去年晚春去深龙溪,溪流上的岩石缝隙中开着杜鹃花,一只黄绿色的小鸟在溪流上停留一两秒转瞬飞走了。有时觉得活在这世间,仿佛就是为了收集这些闪闪发光的金子般的瞬间,所谓活着的意义或许就是由这些美妙的瞬间所构成的。溪流能带来一些意义。

下了车,往有瀑布的山里走,沿途有条小溪,一只雌红尾水鸲鸣叫着掠过水面。我喜欢红尾水鸲,它代表着溪流(当然河乌也代表溪流),就像有的鸟儿代表着竹林。我来到溪上,拿出枇杷来,挑一串浸泡在清澈的溪水中,一边洗一边剥吃,溪水凉爽枇杷甘甜,令人觉得幸福。原来溪流才是吃枇杷的最佳场所!

从溪旁的古道上去,到达山中的高架桥,瀑布从桥上方的山崖间哗哗而下。靠近瀑布时的一瞬,有只黑色的鸟影迅速掠过瀑布,飞入瀑布边的树林中,传来的隐约鸟声被瀑布覆盖了。瀑布左下方是一条长长的隧道。

“隧道那边有什么?”我问瀑布底下卖永嘉麦饼的阿婆。

“那边是云岭乡,云岭有温泉呢!”阿婆说。听起来又是一个秘境。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