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闯荡,治病救人。

迷榖行行复行行,一路行一路医。当他觉得,应该找个地方停下来的时候,发现了今天称之为“桐庐”的地方:

“一条清澈的大江,绿波缓缓流动,另一条斜刺里杀出的支流,将一座山紧紧围绕。山不高,却葱郁,东边山坳有一大片平地,桐树茂盛,此山与一望无际的群山逶迤相连。”迷榖就在大江边的桐树下,结了一座茅庐,开始采药、救人、收徒、写作,世称“桐君”。

继《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之后,他也留下了一部堪称中国古代医药学经典的《桐君采药录》。人们感念他,此地遂成为“桐庐郡”。

桐庐便渐渐地无处不“桐君”,山成为“桐君山”,塔成为“桐君塔”,还有桐江、桐洲与桐君堂等。

被桐君相中的地方,自然是人间胜境。此后,又吸引来无数文人雅士。

据皇皇三卷本的《桐庐古诗词大集》记载,自南北朝至明清,有1900多位诗人,为桐庐写下了7400余首诗词。比如,李白、孟浩然、王维、孟郊、白居易、罗隐、范仲淹、苏轼、陆游、杨万里等。仅唐宋,就有500多位著名诗人,留下了1400余首诗词,“几乎涵盖了那个时期,所有重要诗人”。这些诗人都写了怎样的作品,随后再说。先讲他们为什么会竞相赶赴桐庐?

在桐庐独绝天下的奇山异水中,有一面“镜子”,历经千百年的狂风暴雨、雾瘴弥漫而一尘不染,依然光华璀璨,能照出人的灵魂。

正因如此,古往今来,诸多名人站在这面“镜子”前,面对自己的灵魂,或警醒,或懊恼,或惶愧,或愤恨……

这面神奇的镜子,便是严光,严子陵。

他满腹经天纬地之才,以亦师亦友的身份,为刘秀答疑解惑,助他夺回汉室天下。

刘秀成为汉光武皇帝后,想请严光回朝为官,辅佐自己。两人同榻而眠,严光将一双赤脚放到刘秀的肚子上,光武帝却丝毫不怪罪,被传为佳话。然而,严光还是辞谢不敏,刘秀也没有强留。

严光回到桐庐,在富春江边一风景绝佳的高台上垂钓。他这一伸杆,就让所有文人学士无比崇拜:“惟将道业为芳饵,钓得高名直到今。”

他钓鱼,竟然成“道”。直如姜太公用“直钩”,为周朝“钓”了八百年天下。

李白何等狂放,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蓬蒿人”,甚至自比大鹏,“扶摇直上九万里”“欲上青天揽明月”。他亲赴桐庐,见到严子陵钓台,无法不惭愧:“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昭昭严子陵,垂钓沧波间。身将客星隐,心与浮云闲。长揖万乘君,还归富春山。清风洒六合,邈然不可攀。使我长叹息,冥栖岩石间。”

李太白终究是诚直的大家。

唐武宗会昌六年(846年),池州刺史杜牧调任睦州刺史。上任后,他发现桐庐大好,拜谒严子陵祠后,写下了著名的《睦州四韵》:“州在钓台边,溪山实可怜。有家皆掩映,无处不潺湲。好树鸣幽鸟,晴楼入野烟。残春杜陵客,中酒落花前。”

诗中“潺湲”两个字,最早是谢灵运用来形容富春江边严子陵钓台的:“石浅水潺湲,日落山照曜。”以后便有多人援用这两字,包括杜牧这样的大家。

范仲淹被贬为睦州知州时,大修严子陵祠,写下流传后世的《严先生祠堂记》。其中有歌曰,“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成为千古传诵的绝唱。

他还一并写了10首歌颂桐庐的诗:“潇洒桐庐郡,春山半是茶。新雷还好事,惊起雨前芽……”

司马光在《子陵钓台》中也曾说:“吾爱严子陵,结庐隐孤亭。滩头钓明月,光武勃龙兴。三诏竟不至,万乘枉驾迎。吁嗟今世人,趋走公卿庭。缔交亦欢悦,意气颇骄矜。其如古贤操,松筠耐雪冰。”

照此援引下去,还有孟浩然、白居易、苏东坡、王安石等众多描绘桐庐的名篇佳作。其中,李清照显得十分特别。她想到,古往今来拜谒严子陵的人络绎不绝,无论是乘大船小船,无论是官员商贾,多是为沽名钓誉而来,实是有愧于先生之德。她偏要乘夜幕悄悄过钓台,不惊扰严先生,于是写下《夜发严滩》:“巨舰只缘因利往,扁舟亦是为名来。往来有愧先生德,特地通宵过钓台。”

愈是晒古人的文字,愈觉富春江边、富春山下是诗词桐庐、文化桐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