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端午也是夏收完成的一个庆贺日子,新麦登场后,就有了新麦面做的包子,比陈麦面香软,家乡的端午除了包粽子,一定要蒸一锅新麦包子全家吃,这是端午节的重要内容。

清同治本公安县志关于端午节的记载有:“端午采艾插户上,取菰叶裹糥米为角黍,相馈遗。置雄黄于酒中饮之,妇女儿童佩艾符,小民竞渡龙舟。《荆楚风时记》曰:此灵均沉汩罗日也,人哀其死,舣舟楫拯之,相沿为俗。”

清光绪的《荆州府志》记载:“五月五日,采百草悬艾于户,食角黍,书符作门帖,以雄黄朱砂入酒饮之。用艾茎洒雄黄酒于户舍墙壁,小儿则以其末涂耳鼻,云辟百毒。是日竞渡,楚俗咸同,而江津龙舟尤盛。《荆楚岁时记》宗懔,常于五日未鸡鸣时采艾见似人处,榄而取之,用灸有验。又五日用兰汤沐浴。《隋书·地理志》:屈原以五月望日赴汨罗,土人追至洞庭不见,湖大船小,莫得济者,乃歌曰:何由得渡湖,因尔鼓櫂争归竞会亭上,习以相传,为竞渡之戏。其迅楫齐驰,櫂歌乱响,喧振水陆,观者如云,诸郡率然。”

菰叶,茭白的叶子,书上说在春秋时期,用菰叶包黍米成牛角状,称“角黍”。显然这角黍应该不是如今的粽子,是从什么时候被芦叶替代的,不得而知。但从我记事起,包粽子就是用芦叶,因为芦叶煮出的粽子有一股美妙的清香味,菰叶应该没有,菰叶比较狭窄,不如芦叶宽大好包。另外,也有山区用竹叶包粽子的,在荆州却似乎很难见到。用兰花煮水沐浴,此习俗应该来自春秋战国,屈原好兰,他的作品中多出现以兰花比君子,而当时的楚地,也以佩戴兰花为雅趣。我的记忆中,没有人佩戴过兰花,更没人以兰汤沐浴了,这是太奢侈的事。但端午前后佩戴小白玉兰和鬓上插栀子花,为妇女们的乐事。

仅仅采艾插门上,也非如此,自小我们就是采艾蒿和菖蒲两种,艾蒿有中药浊重的气味,而菖蒲则有湖水的清香味,为什么是这两种混合在一起?可能是菖蒲有修长的形状,配在一起,插在门楣上,有一种插花的美吧。这种习俗,已经融进了我的生活,从来,我家四季的门楣上,都挂有艾蒿,让它枯干,等来年的农历五月再换一把新鲜的艾蒿。枯干的艾蒿,当你开关门时,都会闻到一缕来自大野的药香味,并且相信它可以去秽除邪避瘟疫。如果你身上搔痒,长疮生疔,视物不清,用干艾蒿煮水洗澡洗眼,效果非常好,可以退毒气,但我从来没有用过。端午挂艾蒿菖蒲这种习俗在湖北楚地,几乎家家如此。

小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这个节日有纪念屈原的意义,只知道端午就是吃粽子看龙舟。我家乡的小镇黄金口,每年端午都要进行划龙船比赛。在那个年月,虽然保留有划龙船(不说龙舟)的习俗,但我们的龙船没“龙”,也就是水乡到处可见的小划子。划龙船主要是虎渡河两岸对阵,这边是镇上的队伍,那边是玉湖的队伍。之前双方协商好了,一条船多少桨手,然后共同出钱在镇上蒸两箩筐菜包子,加上几篮子粽子。船从上游的武侯祠出发,到老场的河道拐弯处靠岸,那儿有一个平缓的大沙滩,距离约有四五里。端午那天,两岸人山人海,都是来看比赛的,各自为自己的龙船加油。我们那天上午不上学,学校放假,就是让我们看划龙船。镇上的划船选手大多是搬运站的工人,加上铁匠木匠等,他们力量大,而对岸的农民也是训练有素的玉湖上的打渔人,从小划船。桨手们由公家配发统一的汗衫,桨手八人或十二人不等,鼓手一个,指挥一个,一声令下,船便进入河心,飞快向下游划去。谁抢先上岸,就得到了早放在那儿的包子粽子,作为胜利的奖品分而食之,胜利的鞭炮也自然会在他们船头响起。作为胜者,他们将受到英雄般的欢迎。

古时候楚地的端午划龙舟,虽不得见,但有诗人留下了精彩的描绘。我家乡的晚明公安派,三袁兄弟的袁宏道有观沙市龙舟竞渡诗:“金鳞坼日天摇波,壮士麾旄鸣大鼍。黄头胡面锦魅额,疾风怒雨鬼神过。渴蛟饮壑猊触石,健马走坂丸注坡。倾城出观巷陌隘,红霞如锦汗成河。妖鬟袖底出巾冠,白颠髯下立青娥。朱阁玲珑窗窈窕,轻烟倩语隔红罗。北舟丝管南舟肉,情盘景促欢奈何。云奔浪激争抚掌,亦有父老泪滂沱……”这阵势如一场大战的描绘,非常壮观。袁中道也有观沙市龙舟的诗:“旭日垂杨柳,倾城出岸边,黄头郎似鸟,青黛女如仙。龙甲铺江丽,神装照水鲜。万人齐著眼,看取一舟先。”

荆州为楚地中心,屈原一生在荆州为官,在荆州被贬,有考证说,屈原虽记载为秭归人,这只是他父亲的老家(封地),而屈原出生在荆州,读书在荆州,就是荆州人。纪念他是荆州人对老乡屈原忠贞爱国情怀的一种尊敬,对他文学才华的一种激赏。后来,划龙舟也渐渐演变为各地庆贺夏收的嘉年华,因此,端午也叫夏节。

荆州公安的端午又叫端阳,分头端阳(初五),中端阳(十五),末端阳(二十五),最热闹的还是头端阳。一个端午节拆分为三次,不知外地有此习俗否。但对端午的重视,在中国的大节中,一节过三次,有点奇特。

饮雄黄酒我尝试过一两次,印象不深,许多人家是会喝的。洒雄黄粉对小民家庭少见,但端午这天,母亲肯定会买些六六六粉来,沿墙角撒,因为端午之后,毒虫毒蛇开始活动,六六六粉可以杀死蜈蚣蝎子之类,防止它们进入屋内咬人。

公安是水乡,芦苇遍地,水乡的粽子一定是芦叶所包。包法有两种,一种为菱角粽,一种为美人脚。菱角粽团头团脑,而美人脚却是很尖很长的式样,有三寸金莲的意思。美人脚要包得特别尖细有形,只有心灵手巧的妇女才能包出这种粽子,紧凑秀雅。沾上白糖吃,比菱角粽软糯,我们小孩最爱吃美人脚,将粽叶剥了,露出尖尖的粽肉,沾着碗里的白糖吃,一点点地咬,很有趣味。包过粽子的叶子不要丢弃,可以切小后煮稀饭吃,有粽子的清香。

公安的粽子没有江浙那么多讲究,不包咸粽,不包肉粽,连放入红枣什么的也省了,不油腻,不串味,就是糯米,简单好吃,我们叫清水粽。几十年,我对粽子的选择只有清水粽,而且一定是要芦叶所包,不吃那些市场上眼花缭乱、五花八门、奇形怪状的粽子。味蕾深处是故乡,味蕾深处也是美好的童年。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