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安人酷爱读书,不是读死书,不单是为了中进士,跻身官场。而是为了培养人的正气、浩然之气。

爱读书,是因地形“北高南低,似高而安”而得名的高安人的立身之本。

至少自唐代起,高安就已经形成了重视读书的民风。据说,唐代江西共出过65名进士,高安竟占七席。宋朝300余年间,江西有进士5000余名,高安竟有117人。在高安历代文化名人中,声名显赫的有唐代国子监祭酒、教育家幸南容。他致仕后,回到家乡创办“桂岩书院”,藏书授徒,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招徒授业的私家书院之一。这当然跟高安人热衷读书有关,当地不缺学生,并渐渐形成“书院林立,塾学发达,读书为尚,耕读传家”的风尚。此外,还有北宋史学家、《资治通鉴》编纂者之一刘恕,元代编著《中原音韵》的周德清,清代三朝重臣、帝师元老朱轼……这些文化与思想名流,皆为土生土长的高安人。

对于这位朱老夫子,可多说几句。乾隆幼年初入学,拜朱轼为师,在懋勤殿设讲坛,朱轼对其要求甚严。有一次,雍正皇帝在旁边看不下去,便对朱轼说:“教也为王,不教也为王。”朱轼当即答道:“教则为尧舜,不教则为桀纣。”可见,这位先生的真知灼见了。

高安人酷爱读书,不是读死书,不单是为了中进士,跻身官场。而是为了培养人的正气、浩然之气。

古时,高安曾别称“瑞州”。毕生也如一首《正气歌》的南宋状元文天祥,曾任瑞州知府。如今,府衙大门两侧的楹联十分醒目:“泽被一州洁廉恒守以,情关九域忧乐每怀之。”这恰恰成为高安人读书的真正目的。因此,高安民间的读书风气不仅延续至今,甚至于今为盛。譬如,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著名教育家吴有训,中国23名“两弹一星”的功勋科学家中,王淦昌、钱三强、邓稼先等都是他的学生。一个地区的文脉发达,根在民间。高安是一个县级市,竟有四所江西省重点中学。截至2022年,高安有一万多名硕士、博士在世界各地工作。足见,千百年来,高安人的书绝非白读。

如果说,读书是养气,强健精神;那么搞好农业,则是为了养人,富足生活。自古,高安就是“农业上县”,如今更是成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中国好粮油”行动示范县、全国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等。这自然是高安的无上荣光和巨大的福气。难怪一进入高安地界,田成方,林成网,路相通,渠相连,让人看着都感到舒服。

进入高安,心神为之一振。城市洋气而古老,繁忙而整洁。朴厚的古楼宇,浑然融合于新颖的现代建筑之中。大观楼是高安古老而又辉煌的标志性建筑,矗立于城市繁华的中心,楼下便是浩浩荡荡穿城而过的锦江。每当夜幕降临,远望大观楼,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世间商品,千奇百怪,夜市上应有尽有,真是人类物质文明的汪洋大海。有堂皇的大店,也有各式各样的小商铺和车摊、地摊。商品有国内的、国外的,吃的、用的、玩儿的,价值连城的宝贝、便宜的日常用品……夜市如一片无边无际的彩色灯海,身陷其中,方向顿失,加上被各种香味所诱惑,一时间心神迷醉。

夜市上还有戏台、歌台,票友或喜欢喊两嗓子的人,可以排队登台献艺。台下竟然站着一大片捧场的人,一阵阵掌声,一阵阵欢笑……高安人好兴致,活得好安逸,难怪他们格外有自豪感,喜欢用一大串好词解释自己城市的名称:“道德高尚,人民安居”“高兴平安”“高品高安”……

高安的夜市,应该是有历史传统的,苏轼、苏辙兄弟也许就在这里卖过酒。宋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因乌台诗案入狱。苏辙上书,表示自己愿意代兄长受罚赎罪,于是被贬居高安。后苏轼贬谪黄州,从湖北取道修水、铜鼓,到高安看望弟弟。兄弟情深,欢聚十余天,题词、写诗、作画,“卖酒高安市,早岁逢五秋。常怀简书畏,未暇云居游”。

从苏辙“苍然莫色映楼台,江市游人夜未回”的诗中看,宋时的高安夜市,或收摊更晚。现代人要上班,夜市到子夜就要收尾了。距离繁华的夜市不远,就是静谧的老府衙,大观楼的灯光映衬着“宣化坊”两侧的楹联,上面写道:“草木知春国计中兴时雨润,江山如画民心大定惠风和。”可见,江西高安凝聚人心的风土人情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