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与怪孩子

春天是个奇怪的季节。田野里全是花:桃花,梨花,杏花,油菜花,野麻菜花,蚕豆花,豌豆花,紫云英花,黄苜蓿花;沟渠里也是花:荠菜花,紫地丁花,宝盖草,婆婆纳,蒲公英,雀舌花,野荞花。就连草垛的角落里,也冒出了许多小小的叫不出名字的奇怪花。肆无忌惮的花把村庄染得香喷喷的。很多蝴蝶、很多蜜蜂跟着飞了过来。

到了春天,村庄里也会出现许多怪孩子。

有一个怪孩子,大部分时间在说话,停不下来地说,说啊说啊,不知道他肚子里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喜欢说话。没有人听他说话,大家也没时间听他说话,油菜花开了,麦子拔节了,该做的农活多着呢。到了晚上,大人们有闲空说话了,但他们说的都是大人们之间的事。这个喜欢说话的怪孩子总是会插话,说的都是他白天没有说完的话。

“你不开口,没人怀疑你是哑巴。”

怪孩子从来不怕被骂。如果他多嘴了被骂,怪孩子更不生气。今天他在人家的屋檐下,偷偷找到了满满一芦苇管的蜜蜂屎呢。他的嘴巴里全是蜜蜂屎的甜呢。蜜蜂屎的甜不同于茅针和芦根的甜,茅针和芦根的甜是寡淡的甜。蜜蜂屎的甜也不同于榆钱和槐花的甜,榆钱和槐花的甜是水水的甜。蜜蜂屎的甜也不同于高粱秆和玉米秆的甜,高粱秆和玉米秆的甜是干巴巴软绵绵的甜。酸甜酸甜的蜜蜂屎是实打实的甜。但这甜是不能说的,说出来就要被骂。草房子的屋顶是麦秸秆,麦秸秆的下一层是坚硬的芦帘。芦帘都是一根又一根长长的芦苇管编成的。蜜蜂们最喜欢在屋檐伸出来的芦苇管中“屙屎生蛋”。怪孩子眼睛尖,他早看到了蜜蜂生蛋的那管芦苇头上有虫眼。怪孩子总是趁着人家的狗没有发现,偷偷把这管有虫眼的芦苇扳下来,再躲到草垛里把这管有蜜蜂屎的芦苇咬开。哎呀呀,里面全是黄黄的粉末。黄黄的粉末酸甜酸甜的。有时候,黄黄的粉末里面还有小白虫子,可那也是甜甜的白虫子啊。满鼻子的油菜花香。满嘴巴的蜜蜂屎,甜得太正宗的蜜蜂屎。怪孩子有太多的幸福要说出来,但他又不能说得太明白,只好转弯抹角地说、东躲西藏地说、顾左右而言他地说。有时候,怪孩子的话拐得太远了,就再也拐不回来了。怪孩子太想告诉大人们了,蜜蜂们聪明着呢。找有蜜蜂屎芦苇管的人太多了,有人发明了芦苇管“钓”蜜蜂屎的办法,去弄几根稍粗一些的芦苇,用菜刀把它切成一段一段,一头空一头带节,然后用稻草把好几节捆成一小捆,模仿成“屋檐”的样子,塞到过去有过“蜜蜂屎”的土墙上。但过了几天,芦苇管里往往是空的。没有一只蜜蜂会上当的!

怪孩子的话太多了。大家就当他什么话也没说。七岁八岁狗也嫌呢。

每隔一段时间,怪孩子又会变得特别懂事。突然不爱说话,也突然不多嘴了。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说话了,为什么不多嘴了,为什么变成哑巴了?怪孩子还是不说话,只是抿着嘴巴笑。后来还是大约猜到了原因,这个怪孩子,肯定是不想让人家看到他的豁牙呢。怪孩子到了换牙季了,他肯定是不想让人家知道,他嘴巴里的“大门”被人家借走了呢。无论大人们怎么调侃怎么激将,怪孩子都从来不反驳不辩解,还是抿着嘴巴笑,一副金口难开的好脾气模样。其实大人们粗心了,怪孩子出问题了。他的舌头被蜜蜂蜇了呢。这是因为“甜”惹出来的事故呢。

屋檐下有蜜蜂屎的芦苇管都被小伙伴们找寻光了,还是有人发现了另外一种残酷的“甜”——蜜蜂蛋。蜜蜂蛋在蜜蜂的肚子里,要想吃到蜜蜂蛋,就得捉到活蜜蜂。怪孩子早准备了一只玻璃药瓶,瓶盖上戳出了两个眼,里面是蜜蜂爱吃的油菜花。所有的蜜蜂都爱油菜花。吃饱了油菜花粉的蜜蜂,就像喝醉了似的,特别喜欢钻到土墙缝里打瞌睡。怪孩子的目标就是那些钻土墙缝的蜜蜂。怪孩子将瓶口对准洞口,再用一根稻草伸进洞里戳蜜蜂,被惊扰了的蜜蜂很生气“嗡嗡嗡,嗡嗡嗡”,东倒西歪地爬出来,正好落到了怪孩子手中的瓶子陷阱里。瓶子差点从怪孩子的手里滑下来。怪孩子赶紧抱住变沉了的瓶子。吃饱了油菜花粉的蜜蜂实在太重了。

怪孩子躲到谁也发现不了的草垛里。他要吃蜜蜂蛋了——也就是蜜蜂肚子里的“甜”。吃蜜蜂蛋是一门绝世功夫,从瓶子里小心取出那只蜜蜂,把蜜蜂头部和肚子拉成两段,扔掉头部,留下肚子,再从肚子里找到一滴无色透明的液体蛋。如半个米粒大小的液体蛋,也就是蜜蜂蛋!往往到了这时候,怪孩子的嘴巴里已经满是口水了。往往到了这时候,他依旧会深吸一口气,慢慢探出那根已馋甜馋了一万年的舌头,微微舔那个蜜蜂蛋:这是世界上的最甜最甜的蛋呢。往往到了这时候,怪孩子就“失忆”了——蜜蜂蛋上有蜜蜂刺的!他的舌头被蜜蜂刺准确地蜇中了。但怪孩子还是毫不犹豫地把蜜蜂蛋吃下去了。又疼又甜。疼中带甜。疼中带甜的甜仿佛比从未吃过的甜更甜。过了一会儿,怪孩子的舌头就肿起来了。疼痛和肿胀把怪孩子的嘴巴塞得满满的。怪孩子只能变成哑孩子。

怪孩子,哑孩子。他的舌头已成了肥大的猪舌头。怪孩子想自己吃蜜蜂蛋吃得实在太快了,完全可以慢下来的,别人不会抢的。怪孩子反省了一会儿,停止了自我反省。万一别人过来抢走他的那最甜最甜的蜜蜂蛋呢。万一的事,也是有过的。越来越肿胀的疼痛让怪孩子的眼中已噙满泪水,他还是不能说出他的疼痛。如果开口说话了,怪孩子用疼痛换来的甜就从嘴巴里跑出来了。如果父亲知道了他被蜜蜂蜇伤了,肯定会用最初的办法给他治蜜蜂蜇伤呢。那还是他更小的时候,怪孩子误撞了一个胡蜂窝,愤怒的蜂全向怪孩子扑过来。怪孩子吓得赶紧往家里跑,细腰长身子的胡蜂还是扑到了他的脸上头上。怪孩子被蜇成了一个大头娃娃。父亲让怪孩子自己撒一泡尿,然后再用他的尿一一涂在“大头娃娃”的脸上,父亲涂抹的动作很粗鲁,有些尿还是涂到了他的嘴唇上。父亲肯定会用这样的方法对付他现在嘴巴里那根肿胀的舌头。他不能既吃了甜,又吃了尿。他只能做那个抿着嘴巴笑、金口难开的怪孩子。

过了一段时间,怪孩子又成了一个多嘴的孩子。再过一段时间,他还会成为一个懂事的孩子,抿着嘴巴笑,不说话的好孩子。真正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好了伤疤,为什么还要想起疼呢?怪孩子想,甜多么重要,蜜蜂屎的甜,蜜蜂蛋的甜,比那些伤疤,比被蜇的疼重要多了。不说话也没什么,甜就和疼痛一起被他紧紧关在嘴巴里,再也跑不出来了。

花还在开,蜜蜂还在飞,怪孩子还在田野中奔跑。疼和甜的几次战争后,怪孩子觉得“甜”没有变,而“疼”,渐渐小多了。等再后来,怪孩子的舌头再也感觉不到“疼”了,甜甜的春天就这样过去了。

被蜻蜓欺负的人

有段时间,他特别喜欢生气。因为有人说他像只小田鸡:胳膊细,肚皮大,整天“呱啦呱啦”,整天蹦来蹦去,就是只小田鸡呢。母亲说像田鸡有什么不好的,人家还没说你像癞蛤蟆呢。也有人说他像螳螂:脾气不好,喜欢歪头斜眼看人,动不动就挥舞着两只小胳膊扑过来,十根长长的脏手指抓到哪里,哪里就是十道血痕,这不是好斗的螳螂是什么?于是,他又继续生闷气。母亲说,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人一生下来就是让别人说的,还好人家没说你像一碰就爆炸的土狗子呢。母亲的话很不好听。但他是不会生母亲气的。母亲头上的白头发太多了。六指奶奶说了,只要儿子一次不听话,妈妈头上的白头发就多出一根。如果有人说他像蜻蜓,他就不生气了。偏偏没人说他像蜻蜓。

他喜欢蜻蜓。蜻蜓太聪明了,很少有人能捉到正在玩耍的蜻蜓。黄蜻蜓,青蜻蜓,黑蜻蜓,红蜻蜓,振动翅膀的蜻蜓们像有绝世轻功一样,悬停在荷叶上,悬停在树枝的顶尖上,悬停在最危险也最美丽的草尖上。蜻蜓们的悬停,蜻蜓们的盘旋,蜻蜓们的警惕,都让他崇拜得不得了:他捉过很多虫子喂老芦,但他从来没有捉过蜻蜓喂老芦。有人想捉蜻蜓的时候,他总是站在一边,在心中暗暗为蜻蜓加油。蜻蜓们落下,旋即又起飞,晃动的草茎像是骄傲的食指在摇动在嘲笑那徒劳的捕捉者。蜻蜓们依旧悬停在空中,乔其纱般的翅膀在阳光下微微闪光。他知道,那闪光的还有他的小骄傲。他的担心永远是多余的。蜻蜓们的眼睛太大了,警惕的它们比他还仔细还小心呢。其实,他最像蜻蜓呢。

他不止一次去池塘边的水面上,看池塘里自己的小影子,那是一个张开双臂准备飞翔的小男孩,一个既像蜻蜓又像飞机的男孩。蜻蜓像飞机:玉蜻蜓飞机、黄蜻蜓飞机、青蜻蜓飞机、黑蜻蜓飞机、红蜻蜓飞机。飞机可比火车厉害多了,运气好的时候,天空中会有飞机轰鸣的声音,那声音需要耳朵特别尖的人才能听到,然后就比各自的眼力了,有人说看到了飞机,还看到了飞机尾巴上的五角星。看到飞机,他们总会有一个仪式,一群伙伴追赶着天空中的飞机,大声喊:“飞机飞机带我走啊。”也不知道飞机上的人听得到听不到,反正飞机走后,天空中会留有一道白色的飞机云。像是飞机在天空中铺设的云路。有人说这飞机是飞到上海去的。也有人说这飞机是飞到北京去的。他觉得都对,飞机想飞到上海就飞到上海,飞机想飞到北京就飞到北京。上海的蜻蜓北京的蜻蜓,都是从他们村庄飞过去的。

每当有飞机云出现在天空中的时候,他就会躺在草地上,仰着看那一道伸向远方的飞机云。有时候,飞机云会被太阳映照得透亮,就像玉蜻蜓的翅膀。有时候,飞机云会被晚霞映照得通红,就像红蜻蜓的翅膀。有时候,飞机云既没有被太阳照亮,也没有被晚霞照亮,而是慢慢地散开了,就像他满脑子的忧伤。天上的飞机看到他,像不像蜻蜓看到地上的蚂蚁?一想到这个问题,他就很难受,说不出的难受。于是,他又去池塘边张开双臂模拟蜻蜓模拟飞机,他既不像蜻蜓,也不像飞机。有一只飞过池塘的黑蜻蜓,把尾巴轻轻在水面上一点,平静的池塘上全是越来越大的水圈圈,不一会儿,满池塘的云就碎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听不到天上的飞机声了,也看不到飞机了。有人说飞机飞累了,休息了。有人说飞机不喜欢他们村庄了。有人说因为他们喊“飞机飞机带我走啊”的声音太难听了,把人家飞机吓着了。没有飞机,也再也看不到飞机云了,天空中全是丑陋的云,碎裂的云,笨蛋的云,群魔乱舞的云,总是下雷暴雨的云。后来大家就把飞机的事给遗忘了。

在那个晚霞特别滚烫的黄昏,先是有一大团一大团雾样的小蠓虫向他成团飞来。每一个蠓虫团里有上亿只小蠓虫。跟着小蠓虫后面出现的是飞机般盘旋起伏的蜻蜓们。小蠓虫是蜻蜓的食物,蜻蜓总是跟着小蠓虫屁股后面的。他觉得蜻蜓们在空中抢吃小蠓虫的样子实在太丑了。有两只蜻蜓为了抢吃小蠓虫,竟然翅膀和翅膀碰到了一起,后来一起掉到地上去了。这两只蜻蜓实在太狼狈了,他看着它们在地上拍打着翅膀,然后又带着灰尘飞起来了。他在心中已不承认它们是蜻蜓飞机了。后来,他成了黄昏里气喘吁吁的小屠夫,满头大汗的小屠夫,也是黄昏里沮丧不已的小屠夫。他狂舞着手中的竹扫帚,蜻蜓们翅膀折断的声音像烧晚饭时折断芦柴的声音,清脆,响亮。折断的芦柴在他怒火的炉灶里“噼啪”燃烧。地上全是半个翅膀的蜻蜓尸体,已快要把他的脚背给淹没了。他还是很生气。天空中还是有那么多的蜻蜓,无穷无尽的蜻蜓涌现在他的头顶,他听到蜻蜓们无边无际的嘲笑遍布了这个无望的黄昏。后来,他索性扔掉了扫帚,蹲下来,双手抓起地上的碎蜻蜓们,开始放声大哭。

空旷的打谷场将他的哭声传得很远。他越是哭,大家就越是笑。母亲笑声最响亮,说大家都看到的,真是莫名其妙呢,是他在欺负人家蜻蜓,又不是人家蜻蜓欺负他呢。满手的蜻蜓的确没有欺负他,他还是觉得全世界都在欺负他。于是,他哭得更响亮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