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是北方内陆平原。在儿时的想象中,远方那些大地的起伏和曲折,有无数的珍奇宝藏蕴藏其中。于是便向往江河山峦。长大了知道,先贤有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山水在老祖宗眼里,不仅是风光景致,还关乎审美观与价值观。

十四年前,从沿海某地迁居四川成都,因为工作的缘故,经常穿梭于成渝之间。除了尽享两地麻辣鲜香的人间至味、领略两地不同风土人情之外,也与这片巴山蜀水结下了不解之缘。摊开地图,四川盆地和川东山地被长江及其大小支流串联起来,前者“水旱从人,不知饥馑”,号为天府之国;后者携江带山,尽得三峡之利。流连在这山川锦绣、风光醉人的所在,足以令人乐而忘返,不知归途。

金沙江从西南川滇高山峡谷逶迤而来,在宜宾和岷江交汇。自此以下又合沱江、嘉陵江、乌江等大小河流,江水一路遇山开道,势不可挡,劈凿出数百公里让人叹为观止的三峡绝美画卷,一直到“江出西陵,始得平地”,才为这一千公里波澜壮阔的川江画上了美丽的句号。犹记得,刚来四川时,和同样是外地来的朋友探讨四川得名之由来。大家当时戏言,长江、嘉陵江、岷江、沱江四条大川组成的地方,当然谓之四川了。后来居住渐久,才晓得所谓四川,乃宋之川峡四路之简称,当时的四路分别是:利州路、梓州路、益州路、夔州路。当时的夔州路治所,即在今之奉节,当时的利州路,治所即今之广元,这两地至今仍是东、北方向出川的咽喉要地。巧的是,无论是当时的川内四朵金花,还是如今的成渝双雄,都位于长江或者其支流沿岸。长江对于川渝地区的重要性,从古到今都是不言而喻的。

我曾在广元剑门关,凝视着抵挡住无数金戈铁马的巍巍雄关,遥想古战场的硝烟四起,战马嘶鸣。大诗人陆游一句“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将报国之情付与这无声的关隘和不远处奔流不息的嘉陵江。如今的剑门关早已褪去硝烟,“水村山郭酒旗风”,剑门关旅游区之外,商家林立,热闹非凡,招展的旌旗只是为了吸引顾客品尝本地的剑门关豆腐。“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古关仍然气势磅礴,但日新月异的交通早已打破隔绝,西成高铁在此设有高铁站,四面八方的人慕名而来,徜徉于此,享受今日的和平与繁荣。我也曾游涪江边上的三台县,登上杜甫曾流连过的牛头山,东望浩浩涪江,“青山意不尽,衮衮上牛头”,想象一千多年前川内大城的荣耀与繁华。牛头山上有川内仅次于成都草堂的杜甫纪念馆——三台杜甫草堂。公元762年,杜甫曾从成都流寓到此一年零八个月,写出不少脍炙人口的佳作,如《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如今的三台县是涪江边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县城,南门古城墙下有县城里最大的蔬菜水果和杂货市场,人头攒动,市井俨然,烟火气息浓厚。一切历史风云退去,只有东门外的涪江滚滚向东南而去,一如昨日。

“九天开出一成都,千门万户入画图”,拥有两千三百多年建城史的成都,风物更盛,最受青睐。杜子美的草堂,诸葛亮的武侯祠,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在此当垆卖酒,薛涛在浣花溪畔制笺……我觉得这一切都离不开都江堰。岷江从青藏高原奔流而来,突然进入成都平原,巨大的落差使其势难于挟制。在都江堰修筑之前,岷江一直是四川盆地的大患。正是由于李冰父子创造性地建造了都江堰这项伟大的水利工程,巴蜀之地才慢慢有了天府之国的美誉,当时以及后来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才能享受安逸休闲。从都江堰宝瓶口分出的内江分化出江安河、柏条河、走马河、府河、南河、沙河等数个分流,使得成都平原河网密布,水系发达。虽然舟楫之利今时今日已经没那么紧要,但水利灌溉之功仍在造福一方。纵横的河网惠泽之下,成都还是国家重要的粮食和蔬菜水果生产基地。大诗人杜甫一生颠沛流离,在成都才享受了几年难得的安闲和宁静,“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诗人还写出了于他而言算得上闲适的诗篇:“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李白到重庆思念谁我不知道,我到了重庆,就想约上三五好友,来一顿火锅,在滚烫火辣的沸腾中一边大快朵颐,一边畅叙友情,真是快哉!说起火锅的起源,也与穿城而过的江水不无联系。传说中火锅发端于清末码头的船工餐食。时过境迁,曾经成群结队的码头船工消失于岁月流转中,连同曾响彻峡江的川江号子如今都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我曾在三峡博物馆中领略过这些曾经回荡在川江上的民歌,旋律简单,用词朴拙,但字句铿锵,曲调高亢,扑面而来一股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息。虽然无缘穿越历史相见,但不难想见那群在川江上劳作的人们——用脊梁撑起了大型货轮盛行之前出川入川之交通重任。在博物馆,除了三峡风物,还有关于抗战的篇章。难忘八十多年前,无数科研文化教育人才汇集于此,在硝烟炮火中仍手不释卷,而无数川渝男儿顺江而下,有许多人长眠于故乡千里之外。前者有功于保存文化与复兴的余脉,后者则让人见到了民族不屈的脊梁。

往事越千百年,一切似乎都在迅速前行与改变。但如果仔细勘察这山河汇聚的地理人文,感受其中蕴藏的历史风烟,你会发现,有些东西,即使历经千百年的风雨也不会被消磨。那流淌在我们身上的血脉,和河流波涛一样,不舍昼夜,奔腾不息。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