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光乍现里,受邀在吴江图书馆举行了一次读书分享活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才女的江南往事”。

吴江人杰地灵,深富文化底蕴。前年,曾随王稼句老师,与书友李福眠、韦泱、上官、朱军、王海等一起纵游开弦弓村,对费孝通故里有了一次实地体验;也曾去拜访荆歌会客厅,在那里一瞥南社人文踪影,领略到江南深处的独特魅力。

能在这样富于文化底蕴的讲坛,讲述优秀才女的才情与往事,可谓相得益彰。我分别从“暗香如梅”“兰心蕙质”“修竹风骨”“人淡如菊”四个方面,向读者朋友解读了赵清阁、陆小曼、杨绛、潘素、苏雪林、陈小翠、沈祖棻、张充和等八位才女的人生经历与风华往事。讲述的重点是她们的逸闻佳事,才华与成就。佳人芳华,绝世而独立,她们的才情各各不同:1966年,老舍去世,赵清阁绘就了一幅《泛雪访梅图》,1993年,由施蛰存将这幅画作制成贺卡分赠友人,2022年,贺卡在西泠拍卖场上悄然亮相;陆小曼向贺天健学山水、陈半丁学花鸟,向苏州汪星伯学诗学绘画,徐志摩去世后,她的绘画人生其实才真正如长卷般展开来,她成功转型为一名中国画院画师;杨绛曾经在振华女校上海分校担任校长,她与王季玉之间亦师亦友,一本《倒影集》,以小说的形式回顾了当年临危受命,创办分校的往事,坚毅温暖的人生足迹可见;潘素是20世纪中国青绿山水女画家第一人,也是最懂张伯驹的人,她与张伯驹在苏州成婚,由印光法师分赐“慧素”“慧起”二字;苏雪林富于才华,杨绛母亲也被其吸引,夸她的作品有“苏梅的调儿”,她特立独行,既有在江南的骑行往事,又有在抗战中捐金抗战的义举,出其不意中见出才女的爽直与率真;陈小翠在无锡国专沪校教授诗词,国学大师冯其庸当年拜访她,还把自己的习作给陈小翠看,得到“很有灵性”的赞誉,如此教益让冯铭记于心;沈祖棻虽遭遇个人不幸,也历经家国之痛,却留下脍炙人口的《涉江词》机;上世纪80年代,张充和回苏州,向堂弟张煦和讲述:她练习书法就在自家的客厅,吃完饭将餐桌收拾一下,就变成写字的工作台,并告诫张煦和不要练富于刻工匠气的爨宝子碑……这些富于文化底蕴的才女,除了受到家族的熏陶,更在新旧文化碰撞、西学东渐的大背景下,有了更广阔的眼界,更宽泛的人际交往,因而,有了更为突出的成就。

这次的讲座,列为吴江图书馆的“垂虹讲坛”之一。“垂虹”一词引起我的好奇。上网查了一下,才知这是吴江一座标志性人文景观,在松陵东门,临近太湖,曾经“环如半月长若垂虹”,壮丽秀美,可谓独步江南,有“江南第一桥”之誉。吴江深厚的文化积淀可见一斑。

其实,吴江自古就是出才女的地方。能诗善词的沈宜修,高旷才情的叶氏三姐妹,演绎了多少风雅往事,惊艳了多少隽永时光。前不久,还有位嘉兴书友,去探访午梦堂遗址,祭访叶小鸾,并携回一束叶小鸾手植梅枝,插于家里的花瓶中,以享其清香。还有“中国丝绸之母”费达生、“油画四女杰”之一唐蕴玉等。而讲座中的才女,与吴江、与苏州也深有渊源。

讲座中,见到当地的女作家、女学生,渴求的眼神,让人不禁涌起期望。读书会原本就是播散文化、扩散种子,也许若干年后,从这里又走出一位才女也未可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