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乡有俚语:离地鲜,香煞天。意思是:刚刚从地里、枝上采下来的蔬果,鲜灵灵的,滋味格外好。念及吾乡的“离地鲜”有哪些呢?春天里的槐花,拌面蒸了,这是他乡吃不到的美味,毋庸讳言。至于三月里新下来的枇杷,苍翠叶片下,一枝金黄,甚是让人欢喜,与之相映衬的是五月里一地薄荷绿,一走近它,一股鲜爽的气息扑面而来。六月里的樱桃饱涨了紫色脸膛,树下开始有孩子垂涎张望。七月瓜棚喜气盈盈,带着露珠的苦瓜,垂着青瓜的丝瓜藤蔓,是降暑不可多得的哼哈二将。秋风一吹,豆角饱满,这些身材匀称的豆角总能成为一道道赏心悦目的佳肴。十月里北风凄厉,吾乡人喜欢一头扎进浴室,泡个澡,吃上一只沙窝萝卜。晚间,风炉架起来,烤上几只红薯,与三五知己促膝围炉,不负好年华……

夫子曰:“不时不食。”品尝美食,不妨趁鲜。

枇杷与薄荷绿

故乡北关的老院子,在雨季会有青苔气。青苔气总让人想起幻绿的一丛丛色彩,是一种格外令人着迷的气息。

若是在枇杷成熟的季节,这样的院子又有枇杷气,黄中带着光泽,不是鹅黄,不是金黄,就是枇杷黄,开宗立派的色彩。这样的季节,在枇杷树下遇见一位昂首去摘枇杷的女子,长发如瀑,最好是穿着薄荷绿的长裙,这一定是美的,或者称之为“妙”,人人都是好“色”之徒。

枇杷清香,果肉鲜美多汁。今年,枇杷成熟的季节,收到苏州的文友快递来的东山枇杷,打开纸箱的瞬间,一股组团的枇杷的清香,拆开后,一枝枝炫目可爱的黄,原来这些枇杷是带着枝条摘下的,鲜得紧。

把带枝条的枇杷置于汝瓷盘中,放在案头,做清供,翻两页书,吃一盏茶,枇杷在眼,香气莹然,真是赏心悦目。

夏季多蚊虫,母亲从乡下帮我挖了两棵野薄荷,顺便带来了故乡的土,薄荷用白瓷盆栽种,置于案头。盘子里枇杷的暖香,花盆里薄荷的凉幽,相映成趣,让人不得不停下手中书卷,端详了再端详,入神,出彩。

山西的一位老作家,喜欢餐毕用一枚薄荷叶泡茶,爽爽然,能清肠胃。薄荷叶绿油油的,最好放在温水中,水最好也是矿泉水或山泉水,水温不伤薄荷的绿,又吸纳了薄荷的凉,很是特别。

枇杷清爽,滋味雅淡。雅淡是一种格调吗?

当然是。

《红楼梦》里,有一段宝玉与莺儿的对话:

“松花色配什么?”

“松花配桃红。”

“这才娇艳。再要雅淡之中带些娇艳。”

联系到滋味上,亦格外相称。喜欢枇杷的淡,将熟未熟之时,果肉脆爽多汁;全熟之后,绵软甘香,汁水亦不损。食大肉之后,一颗枇杷下肚,犹如一支笔,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快感。

枇杷黄了,正端午;薄荷青绿,映眼明。

旧时,端午之后,枇杷可放在筐子里,在地窖储存一阵。今时,冰箱里的保鲜似乎可取代地窖了。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冰箱似乎不透气,地窖则不同,透气且接地气。

枇杷一树金,在旧时庭院,有吉祥气。有一年去扬州的个园,恰逢雨停,在一处名为“竹西佳处”的拱门后,遇见一棵枇杷树。枇杷上结着水珠,晶莹赤黄,吉气更足,让人禁不住垂涎。

清少纳言在《枕草子》中写过一位恬静的小镇女子,“薄荷绿色及踝长裙,长发束起,面容平淡”,寥寥数笔,画面感却很强,这样的娴熟,惹人欢喜。面容平淡,又让我想起枇杷的滋味,枇杷不会太甜,亦不会不甜,甜丝丝的,也算是平淡了。淡然的女子娴静如《诗经》里走出的静女,淡然的枇杷黄和薄荷绿,亦是平淡色泽。这样的色彩,让人想起瓦蓝,杏黄,葱绿,枣红,豆青,雪白,橙黄,橘绿,羽白,天青……触目皆是熟悉的事物,满眼都是讨喜的颜色。

“百搭君”豆角

北风劲吹,摧枯拉朽之势渐浓,天地间一片萧索。每到这时候,母亲都会从塑料袋里拿出一把干豆角来,泡在温水中,待干豆角慢慢吸水舒展开来,隐隐有青晕。

我见过母亲做干豆角时的情景。新鲜的豆角,从豆角架子上“寻”下来。用热水焯一下,放在案板上,根根捋直,在毒辣的日头下晒至焦干,收纳在塑料袋中备用。

冬日一到,雪花飒飒飘下来,故家人便闲了,干豆角拿出来泡发,稍事切分成两段,用来煨肉,最相宜。将最好的五花肉切成薄片,双面煎至金黄,下入八角、葱段、姜片、花椒、干辣椒,炒香后,放入泡发的干豆角,加水焖煮。约莫二十分钟,待到豆角已经绵软,捞出佐料,稍稍收汁,装盘,撒上小葱花,油汪汪的干豆角煨肉就做成了。

这道菜的好吃在于豆角的皮嚼劲儿十足,籽粒甘香,亦好吃在于嘉蔬中吸纳了油脂的香。干豆角煨肉是一道下饭的好菜,少年时,每每母亲做这道菜,我都要吃两大碗饭,吃到肚皮发鼓,方才作罢。

其实,凉拌鲜豆角,亦是道好菜。清锅煮水,水沸撒入些许食盐或食用油,把择净的鲜豆角,切成段段放进焯水,水沸三滚,豆角捞出来,与吾乡特有的变蛋一起凉拌,甚为清爽可口。旧时,母亲在做这道菜时,一般还会从园子里摘两片薄荷叶放进去,鲜香怡人。变蛋切开后,金黄呈琥珀色的一团,豆角直溜匀称,绿意如翡,薄荷叶青中带着紫意,一盘子悦目。

有些菜,像极了人,合群得很。豆角就格外随和,能够和很多菜打成一片,可谓“百搭君”。豆角烧茄子就是最明显的例子。紫茄子切成条,豆角切成段,放入沸油中烹炸,待到豆角表皮微微起皱,捞出控油,油锅中的热油不必倒尽,稍稍留一些,放入肉末、蒜末、葱姜、豆瓣酱,炒香后,放入豆角茄子,稍事翻炒,待到汤汁稍稍浓稠,关火装盘,滋味酣畅浓郁,亦是一道下饭的佳肴。

曾在皖南看到一位山民腌豆角的过程。先将陶坛子洗净了,放在院子里晾半个时辰,再将豆角择净,控水,放入陶坛子里,后放入姜、蒜、小米椒、盐巴和一些腌菜酵母。封坛七天后,豆角腌制完成。于清晨取出两三根,切成小段,用来佐粥。呼噜噜地喝粥,爽脆地吃腌豆角,实在是美极之事。一碟腌豆角,让一碗白粥有了风致。

念及祖父,他生前也最爱吃腌豆角。他吃腌豆角的时候,还不忘嘬一嘬夹豆角的筷头,虽然不甚雅观,但他说,美味的灵魂都在这筷头里。竹木一旦遇见了腌菜汁,就不再是木头了,也是美味。祖父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仿佛腌豆角的汁水给筷头注入了灵魂。

有一次去北海,在退潮后的沙滩上漫步,遇见许多捡拾沙蟹的人。这些海里的小东西,退潮没来得及返回,就被捡到了,放在清水中让其吐尽细沙,清洗干净后,可以做成沙蟹汁,可谓鲜美无匹。用这样的沙蟹汁腌制的豆角,豆角依然是翡绿的,佐当地的海鲜粥来食,粥黏糯,沙蟹汁鲜中透着爽脆,嚼而有趣。

豆角到底是百搭的,人畜无害亦合群,平沙海滔不违和,不愧是“百搭君”呀!

红樱霞光

不知道谁最先把樱桃和口唇联系在一起:樱桃小口。

真叫一个传神!口之小,仅有一粒樱桃大小,且娇艳欲滴,那样子可谓勾魂摄魄。当然,这只是夸张的手法,若嘴巴只有樱桃小,吓人不说,吃饭都成问题。

不过,说起樱桃的样子,真是好看,足以用“可人”二字来形容。翻遍水果界,能称得上这二字的着实不多。依稀记得那是六月里,我还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趿拉着拖鞋,在渡口等船到对岸去。对岸,有一座名叫“大寺”的镇子,我要跟着堂叔到那儿赶集。我是晕船的,尤其晕柴油,哪怕是两三分钟的船路也不行。站在船上,我力图让自己不想这是在船上,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对岸,那应该是几株樱桃树,细碎的叶子,盖不住星星点点的红。那红,绝对是最诱人的色彩,一切颜料都调不出来的红。樱桃树下,站着一位穿着裙装的女子,那裙子有着细碎的花纹,与她头顶的樱桃相映成趣,真是好看。

很奇怪的是,那一次,不知是樱桃牵着我的心,还是那个穿着裙子的女子牵着我的心,我竟然没有晕船。上了岸,我并没有立即跟着堂叔去赶集,而是在樱桃树下看了又看,那樱桃饱胀着一颗颗红,像是随时都要炸开一样,晶莹剔透,让人垂涎。那个穿着裙装的女子是樱桃树的主人,十八九岁的样子,微风吹来,裙角和发丝一起飘起来。也许是在樱桃树下的缘故,那风也是甜的。

“樱桃卖不?”

“当然呀!您要多少?”

看我不走,堂叔硬要给我买半斤尝尝。半斤已经足够。用一汩汩水洗净了樱桃,我忙放入一颗在嘴中,冰爽甘甜,好似一颗颗浸了糖的冰炸弹,在口唇之间炸开。那种甜,是一下子就能通过味蕾攫取你的心的,那滋味,我至今难忘。

故乡有一句俚语:樱桃好吃树难栽。樱桃树有多难栽,又是在几月里栽,我不得而知。只知道,我们整个村子很少见到樱桃树,有的几棵,也因水土问题,或者缺乏养护,产量不行,结出来的樱桃也少了盈润的光泽,吃起来,酸涩难耐。所以,每每遇到肥腴光泽的樱桃,定然是迈不动步子的,在一棵樱桃树下发呆,甚至是垂涎三尺,我觉得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试想,面对一树樱桃,压枝欲滴,你竟然丝毫不为所动,正眼都不瞄一眼,拿什么让人相信你热爱生活?

据说,在唐朝,每每到了新科进士放榜的时间,都城长安都会举办“樱桃宴”。你以为这些新进士们会大吃特吃吗?你错了。樱桃会用白瓷盏或琉璃盏装着,每人一小碟,碟心处,一小堆樱桃,如火一样,一簇簇烧着,这是最红火的水果,也是当季最珍贵的水果,映衬当时新科进士的喜悦心情。若有酒在,一边饮酒,一边吃樱桃。宴席之间,碟心的樱桃红,进士们两颊的绯红,映衬在一起,半个长安都羡煞了这片大红大紫的“霞光”。

在一处古城,曾经喝过樱桃露。樱桃那么小颗,做成果汁,得多浪费。若能做成酒,兴许还好,以酒的热烈,来成就樱桃的果香与甘甜,方不负樱桃这妙不可言的滋味。

双瓜凉夏

苦瓜与丝瓜,于盛夏,可谓“只此青绿”。

两种嘉蔬洗净了,色泽翡绿,凝着水珠,于夏日置于白瓷盘,就那么单纯当成静物放着,望一眼也觉得清爽备至。

绿色是冷色调,养眼亦静心;白瓷有凉气,盈手一握可以解暑。绿加白,色泽分明,显眼且令人愉悦。

清晨,母亲从菜市场买来新鲜的苦瓜,洗净了,切开去瓤切丝,烧水。水沸了,放些许盐、几滴油,苦瓜稍事焯水,放入凉水中拔凉。与白醋、白砂糖、盐巴、麻油一起调拌,于夏日燥热的早间来食,最能解暑,亦能开胃。

中医传统理论认为,一年分为五季,分别是:春、夏、长夏、秋、冬。长夏被作为单独的季节列出来,从养生上来看,极其重要。

天气接近大暑以后,长夏模式开启。在一声声蝉鸣里,空气中浊浪翻滚,肆无忌惮地在天地间张牙舞爪。每每这样的季节,我都会想起皖北乡间,老嬷嬷们嘴里念叨的“苦瓜丝瓜,临水听蛙”。

苦瓜,无疑是盛夏最宜登上餐桌的吃食。苦瓜青绿,像极了一根翡绿的手杖,它的存在,是为了驱散热浪的。曾见人在盛夏里,用苦瓜来榨汁,稍微放一些蜂蜜,吃起来,苦中带甜,还有回甘,消暑得很。老辈儿人常说,苦瓜能去痱子,我深信不疑。吃了苦瓜汁,于丝瓜架下竹椅上一躺,快活似神仙。

丝瓜与苦瓜比,表面要细致许多,没有凸点。丝瓜架下,长且匀称的丝瓜,开着黄花的藤蔓,在风中摇曳,或者说是“妖冶”。丝瓜的身材好,丝瓜花又耐看至极,如此颜值,是不忍心用来烹食的。老饕们可顾不了这些,用削皮刀刮去丝瓜的嫩皮,用来炒蛋,或者煲汤,鲜美到让口腹未食已蠢蠢欲动。

苦瓜与丝瓜都需要搭架子才能生长得匀称。毕竟是长条形蔬果,像是蔬果界的女子,多少是有些娇气的。苦瓜架矮,丝瓜架高,一高一矮,在夏日的阳光下,俯仰生姿。人在长夏之中,且受两瓜之荫蔽,且享两瓜之美味。

苦瓜的花很是好看,灿然的黄,与丝瓜的花很是接近。

我常常设想这样的场景:夏日的院子里,丝瓜与苦瓜相互较劲地开着。花架下,一桌,若干小凳,厨房炊烟袅袅,不多时,肉馅儿酿苦瓜,丝瓜炒蛋,一碗白米,撒上些许黑芝麻,就端上桌了,午餐可以这么吃,到了晚上,索性凉拌苦瓜,一盏丝瓜汤,月光下,盈盈地泛着微光,此刻把酒临风,院外,蝉声渐止,蛙声如鼓,开怀饮几杯,吃上一盏丝瓜汤,幸甚至哉。

旧时,人们常说夏日为“苦夏”,用了苦瓜的帮衬,似乎可以“负负得正”,让夏天也变得甜丝丝了;再加上远处湖边的蛙声此起彼伏,合唱团似的为你演奏夏日的交响,还有什么理由不爱这个季节?

苦瓜丝瓜,临水听蛙。这是农谚,却近乎诗。有诗云:“不历尘埃三伏热,孰知风露九秋凉。”

炎炎盛夏中,一盘苦瓜的清爽,一盏丝瓜汤的恬淡,一群青绿色着装池塘乐队的伴奏,简直堪称“只此青绿”。

蝉声渐止,老嬷嬷们哄孙儿的眠歌隐隐传来:“蝉与蛙,别吵了,娃刚睡下。灶上火迟,巧媳弄饭,儿摇扇欢。身在农家,清苦人间。良田三亩,清风万畈。苦瓜丝瓜,临水听蛙,咿呀……”此情此景,怎堪轻易消磨?

雪夜煨芋

向晚即落雪。在屋檐下晒着的红薯,已经表皮松垮起皱,糖分应是最足时。陶炉拿出来,木炭燃着了,可以烤红薯。铁箅子加上,红薯洗净了,放在上面,水蒸气很快蒸发殆尽,接着是红薯的香丝丝缕缕地冒了出来。

陶炉近,风声暖。窗外的雪越下越紧,简直可以称之为盛大。不止有燕山,吾乡之雪下起来,也照样大如席。红薯很快冒油,捏之烫手松软,一股胶着感的香。用竹钳子夹着放在一边,不多时,可以一边凭窗看落雪,一边吃红薯,实为赏心悦目、大快衷肠之事。

吃烤红薯,可享吹食之乐。烤红薯烫手,需不停左右手倒腾。吃的时候,轻轻剥开一层皮,吹气令其凉下来,再来享用,否则岂不烫掉大牙?不过,红薯的烫也有好处,可暖手。旧时乡村,通电的都少,哪有什么暖手宝,倒有富贵人家那种黄铜做成的汤婆子,中间灌了热水,外面用印花蓝布包着暖手的。烤红薯就是中国乡村最早的暖手宝。可以暖手,闻香是其附赠功能,温度适宜了,再把满手的香甜吃到嘴里,实在是妙。不妨称之为“薯婆子”。

旧时冬日,天寒地冻,走在街道上,未见其人先嗅其香的,就是烤红薯的车子。多是被老者引着,车上架上以铁皮桶改装的烤红薯的炉子,炉壁上,挂着一只只烤红薯,吱吱冒着水,一掀开炉盖,一股甜香就飘出来,让人瞬间垂涎。

少年雪事多。常念及雪夜煨薯往事。有一年冬日,我才十二三岁光景吧,父母去外乡贩朝天椒,说好了小雪这日回来,到了傍晚,我妹妹煮了一锅稀饭,也馏了馒头等父母回来,一直等到八点半左右,还没回来。我早已饥肠辘辘,从红薯窖里拿了两只红薯出来,扔到地锅下的草木灰中。旧时地锅,草木灰是煨薯的暖巢,扔进去,半小时左右,红薯即熟,外壳焦香,内里的红薯瓤绵软,吃起来,甜如蜜。真是好吃食。印象中,那晚我和妹妹在地锅跟前睡着了。是开门声把我们吵醒的,一看时间,已经夜晚十点多了,父母顶着一身风雪回来。我瞬间想起锅灶下的草木灰中还有烤薯,扒出来一摸,还是烫的,赶紧给父母一人一个。烧火热饭,一家人笑语盈盈,俨若白日般热闹。那晚烤红薯的香,至今犹在鼻翼浮动。

红薯,在吾乡,又称“红芋”。后来,我读到高濂的《雪夜煨芋谈禅》,看到“山芋”二字,倍感亲切。雪夜煨芋,也就是雪夜烤红薯。窗外,大雪纷纷扬扬,屋内,对火烤红薯,原本是极其暖心之事,高濂夜宿禅林,吃着烤红薯,还不忘与老僧“盘道”。

烤红薯也能谈禅?是呀,高濂认为,世间诸多事物皆有禅意在。不说了,先看文——

雪夜偶宿禅林,从僧拥炉,旋摘山芋,煨剥入口,味较世中美甚,欣然一饱。因问僧曰:“有为是禅,无为是禅,有无所有,无非所无,是禅乎?”僧曰:“子手执芋是禅,更从何问?”余曰:“何芋是禅?”僧曰:“芋在子手,有耶?无耶?谓有何有?谓无何无?有无相灭,是为真空非空,非非空空无所空,是名曰禅……芋相终在不灭,手芋嚼尽,谓无非无,无从有来,谓有非有,有从无灭。子手执芋,今著何处?”余时稽首慈尊,禅从言下唤醒。

有人觉得禅意十足,我却想说,听了这么多,我真觉得有些啰唆。既然说来说去还是红薯,何必要啰唆这么多,禅若在红薯里,连篇累牍说了这么多,恐怕一枚好吃的烤红薯也给啰唆凉了。

落雪时分,且吃烤薯,禅字放在一边,先解决馋的事……

咳一声震八瓣的萝卜

吾乡有俗,冬日泡澡,必有三宝:一曰沙窝萝卜,二曰茉莉花茶,三曰五香花生米。

一身乏累到浴池,宽衣解带,沐浴泡澡,热气腾腾上来,乏累尽除。吆喝一声:三宝上来!

浴室服务员麻利地端上来一壶茉莉花茶,然后青萝卜去根,竖着切成条状,便于浴客掰食,一小袋五香花生米,捻皮纷纷,撂起来一粒粒,张口接食,锵然嚼之。

沙窝萝卜与花生米,可谓黄金搭档,顺气调和,相互补益。再来上一壶茉莉花茶,花香扑鼻,茶香盈口,惬意舒坦。萝卜与花茶多能补水,在浴室吃,再应景不过。

老话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干燥的冬日,萝卜可谓美味恩典。

开着暖气,一老兄请我们吃火锅。窗外落着浩大的雪,他从包里掏出三五只萝卜来,青色,萝卜根须处有渐变的白色。萝卜细而匀称,说是产自药都一座叫赵桥的乡镇,沙土地里长成,脆而甜,吃起来有水果意趣,味道清爽。关于此萝卜,在乡间有种夸张的“修辞”,曰:咳嗽一声,能震碎八瓣。

我吃过此萝卜,用编织袋装着,上面还带着田野中沙沙的泥土,有淡淡的泥土香。洗净了,可以连皮吃掉,爽脆无比,虽没有咳嗽震八瓣的夸张,确实很脆,吃起来口舌生津。尤其是在冬日里吃,能解冬日的燥。

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相信这是很多地方公认的养生谚语。萝卜真的好!一根小小的萝卜,似乎是能带动体内更新流转的一副引擎。

红萝卜烧肉,亦是相当美味。红皮萝卜切成条,必须是带皮的那种。五花肉烧至半熟,萝卜下锅,五花肉的油脂被萝卜充分化解,有四两拨千斤的意趣在。萝卜吸纳了五花肉和酱油的颜色,带着微微的醉色。这道菜,五花肉莹亮透润,汤汁赤红,萝卜吃起来,已然没有了辛辣,又爽口,这是冬天里最温暖的吃食,可以佐以馒头,搭配米饭来吃也很开胃。

看齐白石画的萝卜,红润,肥硕,似一只吃得滚圆的红色的龟,在纸上伏着。可能是单纯两只萝卜,也可能搭配一颗大白菜,是否寓意“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画画到了这样地步,似乎就只画日常了,真佛只说家常话嘛。但恰恰是这样日常的萝卜,却讨人喜欢。看白石老人的落款,也已经八十八岁了,这个时候,已至耄耋,最喜“菜根香”的年龄。

想起早些年,到一处刚刚开发的植物园去参观。看园子里有一处地块种有萝卜,拳头一般大小。我们扒了几只,用泉水洗净了,嘎吱一口咬在口中,如吞碎玉,那滋味,至今想起来,都觉得过瘾……

一方水土,两轮日月,三朋五友,四时鲜味,何其美妙。一切都在此间生长,一切都在故乡成熟,一切都在当下享用,一切都要趁鲜。就好比,最好的年华遇见了对的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