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路过一家县城的中药铺,看到大堂一侧的药库大门有一副字体烫金的对联:

东启明西长庚南箕北斗乃摘星汉

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为济生郎

“启明”“长庚”“南箕”“北斗”是神话的四方星宿;“牡丹”“芍药”“菊花”“梅花”是中国的四季名花。这样的联句挂在中药铺里,我猜上联的“摘星汉”应该是指医师,下联的“济生郎”应该是指草药,乃以此揣测请教柜台里的一位长者,回答说:“是的”。

我深为所动:一家县城中药铺有这样高远的专业追求,让人刮目相看。

很多年后,偶翻闲书,见到一则逸闻:1789年清廷殿试,一个考生考到太阳落山还没有完卷,监考大臣要轰他出场。礼部尚书见他字写得好,让人发给蜡烛,由他写完。几天后发榜,该考生名列一甲,高中探花。

与其说是礼部尚书慧眼识才,不如说是一笔好字救了该考生。

该考生的本事,当然不止于写字。不久,皇上见该考生一只眼大一只眼小,龙心不悦,当场出对子难为他:东启明西长庚南箕北斗朕乃摘星手。该考生当即应对: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臣为探花郎。

皇上以四方星宿入题,以“摘星手”自称,不可一世,显摆的是所谓“帝王气象”;而该考生以四时名花应对,“探花郎”一语双关,精致文雅,谄媚不露声色,不失为“妙对”。以致后来官至兵部侍郎,参与纂修《高宗实录》。按照“祖有功而宗有德”的标准,开国君主一般是祖,而继嗣君主有治国才能者为宗。历代以来,有名的高宗只有唐高宗李治、宋高宗赵构、清高宗乾隆三人。

不过,谁都不会想到,多少年后,这副堂而皇之的对联会被一个小县城的中药铺借用,而且用得真是地方:医生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是白衣天使,以星宿比之,恰如其分;草药本乎自然,寄托伏羲,享日月精华,以名花比之,适得其神。

改编后的对联,与原作相较,一个是权力的自矜与邀宠,一个是民间的自尊与自重。两者的境界,云泥之别。

有感于此,我后来写一个小医馆的小说,特地采用了在那个小县城中药铺看到的那副对联。

由此开始,我对与中医中药相关的对联有了注意,发现这类题材的对联原来不计其数:“但愿世间人无恙 何愁架上药生尘”“宁可榻上药生虫 但愿世间庶寡疾”“何必我千秋不老 但求人百病莫生”……

医道仁心,感人至深。

尤为令我振奋的是,这些好人中,不乏著名作家的身影。

施耐庵写的《水浒传》,家喻户晓,但他还是一位颇精医术的好医生,知道的人也许不像知道《水浒传》的人那么多。他曾在江苏兴化县城住过,当地有个年轻人,患病数月,神情恍惚,整日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着一句话:“五月艳阳天……”再没有下文。如此癔症,无人能治。听说写文章的施耐庵也能看病,家人请他一试。施耐庵几番诊断,找不到病因,难以下药。

一日,施耐庵坐在年轻人床前,仔细观察后者的神态变化,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当年轻人喃喃念出“五月艳阳天”时,他随即以“三春芳草地”对答,只见年轻人眼睛一亮,掀开被子,翻身下床,郑重给施耐庵行礼后又念出一句:“山石岩前古木枯此木为柴。”

至此,施耐庵终于明白,年轻人的病跟对联有关。细问果然如此:原来,年轻人爱上了一位才女,对方要求必须对上两副对联,才与他成婚。他冥思苦想,竟然急出病来。

第一个上联“五月艳阳天”,施耐庵已经用“三春芳草地”对出。第二个上联“山石岩前古木枯此木为柴”稍稍复杂,但哪能难倒施耐庵,他略加思索,对出了下联:“白水泉中日月明三日是晶”,成就了一对佳偶,留下了一段佳话。

我不知道这段佳话的出处,也无从考证这个传说的真伪,但有一点是完全相信的:对社会而言,文学同样可以是也应该是有裨益于世道人心的医药。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