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云南昆明斗南花卉交易市场门口,就看见不断有人抱着大捆大捆的鲜花兴冲冲走出来,我差点被撞到。“不好意思,太高兴了!”那人赶忙道歉。怪不得一位省外朋友来昆明逛过花市后激动地说,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鲜花,简直惊呆了。

走进大厅,百合、桔梗、玫瑰、茉莉、满天星、水晶花、勿忘我、向日葵、蝴蝶兰、郁金香……不胜枚举。这些鲜花,堆满成行排列的台柜,如一幅幅锦缎般铺开去,直至几乎目力难抵的大厅尽头,又像一波又一波的潮水,从远处奔涌而来,激溅起的万千浪头呈现彩虹的斑斓,却又在一瞬间凝固了,夸耀着炫目的缤纷。这是一个色彩的世界,让人眼花缭乱;这是一个芬芳的国度,让人心醉神迷。

在这花海里走动的人摩肩接踵,有穿着入时的年轻人,步履稳健的中年人,还有不少头上缀雪戴霜的老年人。过道上,总有人推着小车来回,上面挂满了鲜花编织的花冠花环。来到这里的姑娘常会买一顶花冠戴上,嫌不够的,还要买一个花环套在脖颈,再买一小枝花插在胸前的衣兜里。身上的花朵,随步摇颤。不是要与花比美,而是要与花相映相融。

花市的形成由来已久。我国唐代的诗文中就有相关描写,说明当时已有了以花谋生的人。而昆明这个大型鲜花交易市场形成的奥秘,可从它昔日的名字涵义里寻找。斗南旧时名字意为“向阳的坝子”,这样的地方适合种花,这里的人们也世代喜欢种花。实行土地承包后,种花规模不断扩大,花商云集,收购、批发、竞拍、带动零售,终成大气象。

花市里慕名而来的省外游客较多。而卖花的,也不乏外省人。他们大多是经亲朋好友牵线,走上了这条谋生的路。当然,往往也少不了倾注其中的对鲜花的喜爱。小菊,这位卖花姑娘的名号,源自她主卖的花——雏菊。名号与主卖的花名同源,在这里是一个普遍而又有趣的现象。她旁边那位主卖玫瑰的男子,说自己名叫“海洋之歌”(玫瑰花的一种)。小菊是成都人。她说自己永远记得六年前的生日——朋友们不约而同都给她送鲜花:灿黄的玫瑰、大红的康乃馨、雪白的满天星,还有蓝色的勿忘我。在小小的房间里被鲜花簇拥,也被幸福环绕。彼时,一个梦在她心中开始打苞、绽放。那年她刚大学毕业不久,尚供职于某高级宾馆,毅然决定筹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来昆明卖花,既遭逢过山重水复,更邂逅了柳暗花明。和其他众多卖花人一样,如今小菊每天晚上要在热闹的拥挤中去批发鲜花,然后连夜把多余的叶子剪掉,每十枝扎成一把,天亮搬上柜台。我看见她的手指被染成了墨绿色,手掌也有划伤,但她始终微笑着。她说,要生意兴旺,就不能只顾追求利润,对老顾客,她常常会热情地加赠其一两枝特别鲜美的花。她在自己柜台的鲜花丛中,安放了一块纸牌,上面写着:“愿你眼里有光,心中有爱,屋里有花。”

安徽女子阿艺深谙插花艺术。她只要一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开合如轻拢慢捻琴弦。她说自己运气好,开张不久,就有人很郑重地来订购花束。晚上看昆明新闻,在一个特写镜头里,她认出那束迎宾花就出自自己的手,别提多开心了。她说卖花是一门艺术。买花也包含着学问。她会提醒来买花的年轻人,求爱应买花枝为单数的花束,而玫瑰象征爱情。她会关照顾客,看望病人,以买玉簪花为佳。这种花,一朵开得比一朵高,暗含祝病人日益健康的心意。

斗南百花竞放,把难以计数的尚美之心集合在一起。这里的花朵绚烂了多少房厦,浪漫了多少时光,联通了多少友谊,促成了多少爱情,祝福过多少婚姻,喜庆过多少盛典,谁也说不清楚。那天,穿行在鲜花的波峰浪谷之间,看着、听着许多鲜花般的故事,备感生活美好。手捧一束被精心修剪过的花束离开时,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转身回去,把手中的这束笑着的芬芳送给徜徉在花海里的某一个可爱的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