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光明日报》的缘分可以用一句话来概述:从“被动”到“主动”,换种说法就是从最初的“没啥感觉”到现在的“情有独钟”。

1991年,我打破了欧美人在国际象棋运动项目上长达64年的垄断,成为第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子世界冠军。那次比赛持续了一个多月,跌宕起伏的比赛进程吸引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中国女运动员勇夺世界棋后”成为年度体育话题。回国之后,突然间自己面前多了很多采访邀约和记者的话筒,身不由己要去学着适应棋盘之外的世界,大概这就是“少年得志”必须面对的成长考验吧。然而,应对记者的“长枪短炮”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运动员的战场是赛场,而不是做一名公众人物。作为一名20出头初出茅庐的新人,有些问题自己确实不感兴趣或者从来没有想过,当然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如此一来,那时候不管是面对哪家媒体,基本上都是“被动”接受采访和采访之后的“没啥感觉”,对《光明日报》也不例外。

后来,我转型到首都体育学院工作,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亟须在教育理论、教育实践、教育家精神、科学家精神等领域进行知识补给。此时,当我再翻阅那些兼具理论造诣和学术营养的报纸杂志时,如同口渴的人遇到了水源,从此对《光明日报》越来越有感觉。

“情有独钟”的对象主要是《教育周刊》和《教科新闻》版,这里有关于教育改革的深入讨论和教育理念的独到见解。文章理论站位高且可读性强,常常整版聚焦某一个特定的专题,从不同视角阐述观点,读起来很过瘾。我喜欢看全国各地教育名家的稿子,先进的教育理念观点和做法令人耳目一新,对相关工作开展很有启发。更喜欢看记者的大块头文章和三言两语深入浅出的点评,扎实的理论功底,老辣的文风,专家级别第三方视角引导读者客观思考教育领域的现象。研读这样的文章不仅开阔了我的视野,也激发了我对教育事业的深刻思考。不知不觉间,我成了《光明日报》的“铁粉”。

让我更为“主动”的是《光明学人》版,每每读罢都会令人产生向老一辈杰出学者脱帽致敬的感动。2021年初春,我产生向《光明日报》投稿,写我的博士生导师张厚粲先生的想法。我知道这对自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我能准确刻画出心理学界泰斗张厚粲先生的学识和品格吗?笨拙的文笔能胜任《光明日报》整版文章的要求吗?可是,心心念念想为导师94岁的生日准备一份不一样的礼物,所以即便知道这篇传记体文章不好写,我还是决定要试一试。

于是,2021年的春节变成了写作周。我独自一人坐在书桌前,那些求学时与先生在一起的时光像电影一样重现,有很多话想写,又不知如何下笔。有时,我甚至在梦里还在琢磨文字的表达和取舍。想到张老师平时总喜欢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惊喜,于是我决定用一种率真文风进行写作,《心至真,理致知,学致用》一文当中各个小标题也特意采用了藏头诗形式,串起来就是“心理学张厚粲师”,道出业界晚辈对先生真挚的敬重和爱戴。终于,文章在张老师生日之前完成并刊登出来。那年张厚粲先生的生日聚会,我带去的寿礼就是《光明日报》,看着先生爱不释手将报纸拿在手里的开心劲儿,我的心里也被快乐占得满满的。

2022年初,母亲因病去世。有很多话想和已经在天堂的母亲说,但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无法从失去母亲的悲伤情绪中走出来。母亲曾经告诉我,她最美好的回忆是在清华大学求学的时光。忘不了母亲每每翻开相册给我讲大学时代生活时,眼神一下子就变得神采飞扬;忘不了每年快到清华校友返校日的时候,她都是满心期待……于是那年夏天,我去中国科学院物理所拜访母亲大学时的同班同学欧阳钟灿院士,从欧阳伯伯那里听到更多母亲大学时代的故事,还听欧阳伯伯讲20世纪60年代清华大学的校园故事,讲博览群书打下扎实基础的必要性,讲物理学界誉为“钟灿-赫尔弗雷奇方程”的由来,讲艰苦岁月时的学术坚守,讲新时代中国物理的科技发展……对自己而言,这样的对话无异于一次心灵的洗礼,一种跨越时空的情感连接。在欧阳伯伯的亲切话语中,我更真切感受到属于母亲那代人特有的一种品质,那种坚忍不拔的意志,那种对党和国家事业纯粹的爱。

又是一次自告奋勇主动投稿。写作的过程中,母亲的面庞一次次在我的心底出现。随后《机遇只偏爱有准备的头脑》一文发表在2022年10月《光明学人》版。文章以“莫道岁月催人老,激情奉献咏《少年》”作为结尾,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定格。这篇文章也让我对母亲的思念找到了释放的窗口。

这么多年来,每次在学术论坛和活动遇到光明日报编辑记者,都有一种亲近感,仿佛大家是一起共事过的伙伴。或许因为大家都具备以下特征,才会产生这样的熟悉感吧:这些编辑记者的外表大多透着温和内敛的文气,服饰颜色是那种在人堆里不易被发现的冷色调,还有就是在别人发言时总会保持一脸认真倾听的神情,在活动空隙时与其他参会人员攀谈交流观点,在照相的时候主动找不靠近中心的位置站。对了,还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都会主动加对方微信,然后大概率就是绝少有联系,除非是要约稿,但你却感到彼此之间挺熟悉。这样的伙伴关系真是用实际行动见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境界。

喜欢《光明日报》,喜欢那股带着温度、力度和气度的墨香,喜欢那些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编辑记者,喜欢《光明日报》如一束光照亮了岁月,带来内心深处的自在和温暖。

(作者:谢军,系首都体育学院副院长、北京市政府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