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我的阿勒泰》也是琴声和歌声并举,那优美的《黑走马》舞舞姿迷人,那一幅幅风景画般的阿勒泰的山水背景,更是吸引观众,相信阿勒泰会引来一个火爆的美丽夏天。

电视剧《我的阿勒泰》热播引起热烈反响,人们都在热议阿勒泰,热议哈巴河,由此也引发了我遥远的记忆。

我曾于1976年10月至1977年10月作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普及大寨县工作团团长阿克木·加帕尔副州长的秘书和翻译,在这里工作生活过一年,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那是1977年6月,我们准备到最边远的白哈巴村看一看,同行的还有工作团副团长、阿勒泰地区托合塔·木拉提副专员和哈巴河县纳斯甫县长。我们乘坐两辆北京212吉普车由县城出发,向横亘于北面的阿勒泰山开去。在翻越了一道山梁后,绿色的草原展现在眼前,正是杜鹃花绽开的季节,花海一片灿烂。背阴处的针叶林也在迎接这个夏天的到来,那都是落叶松,新的针叶正在吐绿。到铁热克提之前是砂石路,过了边防站以后便是土路了。好在北京212越野能力极强,一路颠簸着攀上山梁又开进谷里,风尘仆仆而来。

到了白哈巴,那种梦幻般的美景令人惊叹。那个小小的村落,就像一个童话般镶嵌在那里,村旁有一个白哈巴边防连。无论是村里人还是边防连,每年大雪封山之前都要屯足所需所用,不然大雪封山以后是出不去的。

到了这里才知道,白哈巴其实是一条河名。而在下游,白哈巴又回流为哈巴河,著名的白桦林景区,就在哈巴河的河套里。我曾经在那个冬天,乘着一驾马车,穿行于这片白桦林间,到牧村去传达文件。那一切丝丝缕缕就在眼前。

我们在白哈巴住了一晚。翌日清晨,顺着牧道穿过松树林翻越山岭,劈开草浪驰行于一片草原花海之中,终于来到喀纳斯河畔,越过吱嘎作响的红松木桥,来到对岸牧村的牧业办公室。稍事安顿,纳斯甫县长就带着我们两个年轻人,到喀纳斯湖边钓鱼。喀纳斯湖是纯净的,透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宝石蓝,那湖面宁静而安详,积蓄着某种力量。纳斯甫县长是个垂钓高手,不一会儿就钓到一条大鱼。他说,走吧小伙子们,这条鱼足够咱们几个吃的了。于是,回到牧业办公室,让主妇以独特的哈萨克人的做法,把那条大鱼切成块,用面糊一滚再下油锅炸,霎时满屋飘香,七八个人围在那里大快朵颐,十分惬意。

喀纳斯湖水流到下游就称之为布尔津河了。那时候只有牧道连接没有公路,汽车从布尔津河方向是开不过来的。但是,这里的景致旷世绝伦,博勒巴岱山就在眼前,那从雪线以下铺展到谷底的红松林,就像一幅巨幅壁毯垂挂在那里,曼妙无比。那里面有熊、有鹿、有狍子,还有山雉。有一年那片森林失火,但是一两年后就又自我恢复了。这也是森林的秘密之一。

第二天我们辞别喀纳斯湖,越过昨天的山岭,挥别白哈巴村。归途中,发现昨天行过山洪,那天我们来时的谷底已被冲刷殆尽,满眼都是巨石,无法挪动。那两位司机让我们下车,他们一辆一辆把车开出那条谷地。北京212的四个轮胎颠颠当当轮番落地,有时是落在这块石头上,有时是点在那块石头上,十分惊险。不管怎么说,两位司机好汉硬是把北京212从那一块块的巨石脊梁上几乎弹跳着开了出来。那一幕迄今难忘。

后来我又去过几次白哈巴村,第一次是经过冲乎尔沿着河岸颠颠当当地走了很久才到的喀纳斯。第二次来看喀纳斯时,居然建起了沿着山脊而行的高速公路,我们的大巴驰骋在山岭与森林之间,无比惬意。再从喀纳斯到白哈巴村,也是一水的标准公路,我们一群作家坐着大巴车直接开到白哈巴村观景台,兴奋地在那里留影。环视四周,满眼的绿色苍翠欲滴,诗人们在说,这真是人间仙境。

又有一次,我随一个采风团来到白哈巴村,是从喀纳斯机场旁的哈勒屯草原,越过阿克不拉合牧村,再次经过铁热克提时,这边的路也已经是一派的标准公路,汽车奔驰在满眼绿色的草原上,真是爽心悦目。那曾经我们被困的山谷,现在的公路竟然从山腰切过,再无被洪水和恶石困顿之虞。而再度来到白哈巴村时,我们的导航失灵,居然在纵横交错的村道上、在那一排排木屋间绕来绕去,找不到前车所去之处。

我们只好不断地拨通手机,但他们也说不清他们的位置。是一位民警告诉了我们准确地址,我们才找到他们的所在——白哈巴派出所,这里正在举行一场警民联欢活动,派出所的一位民警正在用冬不拉自弹自唱一首哈萨克歌曲,他的琴技娴熟歌声嘹亮,令人耳目一新,他的琴声和歌声回响在白哈巴村上空,飞向那苍茫的森林雪峰……

电视剧《我的阿勒泰》也是琴声和歌声并举,那优美的《黑走马》舞舞姿迷人,那一幅幅风景画般的阿勒泰的山水背景,更是吸引观众,相信阿勒泰会引来一个火爆的美丽夏天。

的确,到阿勒泰来,不仅饱览好山好水美景胜景,还要体验独特的人文文化,就像《我的阿勒泰》所展现的各民族人民相互尊重、相互借鉴、相互欣赏、相互融入,成为一家人,真是一家亲的其乐融融的生活。可以去赛马,叼羊,甚至可以跟着牧人去放牧,真实体验一种草原文化生活。当然,到了冬天一定要来阿勒泰这个雪都来滑雪……

(作者系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