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答

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不断地敲打着地面,发出“滴答滴答”清脆的声响,一阵劲风掠过,憔悴的黄叶如枯叶蝶般翩翩飞舞,悄然落下,无奈的躺在潮湿的地面,任凭路人车辆践踏。循着这“滴答”的雨声,瞅着这落寞的景况,一丝莫名的感伤与失落从心底油然而生,顷刻间溢满周身。

带着几许怀旧,伴着几丝愁绪,信手打开电脑,随着侃侃的那首《滴答》的清音,将一帘心思托付于文字,让幽幽的思绪在指尖流淌。

喜欢雨,又惧怕雨,也许听来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喜欢雨,是因为它能缓解燥热的季节,清新污浊的空气,润物细无声。惧怕雨,是因为它阻碍着出行,豪雨还会酿成洪灾。对雨,就是在这爱恨交织中慢慢地延伸着享受和无奈。

记得小时候,在炎炎的夏日里,特喜欢暴风雨来临前的那一刻,漫天的乌云如万马奔腾般在低空中驰骋,强劲的狂风抽打着树干,发出尖利的啸声,地面的浮物便随着狂风飘飘忽忽,蹁跹起舞。小小的我们,傻傻地伫立在空旷处,张开双臂,一任肆掠的风越过我们单薄的身躯飞向远方,独享那份清凉与惬意。

上学时,我们家与学校相隔三里路,每逢下大雨时,我们中午就不回家吃饭,就近在学校附近的食堂就餐。其实食堂的饭菜远没有妈妈做的好吃,也许是小孩子隔锅饭香吧,就喜欢吃食堂的大锅饭,因此,也总是盼着下大雨。

雨,既让我们觉得享受,也让我们感到无奈。

工作后享受一年一度的探亲假,那时我们家住在分场,离场部三十里路,因此回去没有家人来接就要搭便车。有几次在等车时正赶上瓢泼大雨,淋的那就叫个惨,简直就像落汤鸡,爸爸妈妈常说我出门就遇雨。也正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贵人动身,风雨先行。

最让我狼狈不堪的当属儿子满月回去,那是一个夏日,妹妹来丰接我,姐姐在射阳等候,爸爸到场部迎接,场面可真够隆重的。无奈上苍不作美,开始还是艳阳高照,转眼间阴云密布,紧接着豪雨如柱,倾盆而泄。襁褓中的儿子娇嫩的身躯无法适应这骤变的天气,腹泻连连。初为人母的我,忙得手足无措,而雨中又无法及时更换尿布,使的身上花斑点点。当跨进家门时,妈妈从我手中接过儿子,看到我的那副狼狈相,和姐姐窃笑不已,都说那么爱干净的人,也有无奈的时候。

雨,曾让我感到无奈,更让我气恼有加。

那是前年的一个冬日,正值我上中班。夜半下班回去,风雨交加,我独自开着电瓶车行驶在无人的大街上。狂风裹夹着劲雨扑面而来,飘飞的雨披无法阻挡风雨的侵袭,只淋得棉衣棉裤湿透。这还罢了,雨水渗透到电瓶里,致使电瓶全部报废,害得我又花几百元更换新电瓶。

雨,不因我的喜乐而福至,也不因我的厌烦而逃避,它仍旧像一位来去无影的游侠一样不期而至又匆匆离去。

窗外,春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侃侃的“滴答”的歌声,始终萦绕在我的耳际,回荡在我的心里。

二、夏韵

五月,柔柔的风,送走了温馨浪漫的春天;五月,芊芊的情,酝酿着炽热如火的夏天。行走在五月的时光隧道里,心境也随着这漂移不定的气候而变得慵懒和无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欲语还休、欲罢不能的惆怅总是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也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人到深秋的缘故吧,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听几首感伤怀旧的老歌,抑或是节奏缓慢的轻音乐,伴着舒缓的旋律,让一丝寂寞陪伴,走过时光的长廊,将过往的点点滴滴串联成一幅长卷,韵满或温馨或凄婉的回忆。

常感叹韶华易逝,人生如梦。细细想来,一丝悲凉不觉悠然间袭上心头。懵懵懂懂数十载,一生无绩枉嗟叹。曾经的憧憬向往,曾经的踌躇满志,在年轮的交替中,随着时光的流转,被遗忘在理想的彼岸再难寻觅。

不需要任何的点缀,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搅,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手捧一本书,将整个身心融入书本,和着主人翁喜怒哀乐的节拍,或喜或忧,或思或叹,一种多愁善感的情绪瞬间便膨胀蔓延。

有人说多愁善感的人,感情世界一定很丰富。其实,此话也不尽然。也许,只是比常人多了一份思维,多了几许遐想而已。

喜欢穿透时空,回到故人的世界。眼看花谢花飞,耳听隐隐啼哭,便有了红绡香断有谁怜、风刀霜剑严相逼、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悲天怜人。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荡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陆游唐婉的《钗头凤》犹如一曲离人殇般凄婉唯美,让人为之动容,让人为之叹息。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少游、苏小妹的爱情故事,虽历经“夜夜明月今何在,不把桂影投,关关雎鸠恨悠悠,一般苦,两样愁”的一破三折,最终以两情相悦的圆满结局而告终。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在月色如镜的夜晚,常常对着遥远的夜空,眼望繁星点点,细数流年心结,遥想望穿秋水的鹊桥相会,牛郎织女相见时该是相拥而泣,还是相对无言?该是嘘寒问暖,还是顾影自怜?

有人说,黄昏时分最易让人感伤怀旧,特别是细雨如绵时。每每此时一人独处,一丝莫名的感伤便会从心灵柔弱处飘然而至,因此,便有了李清照的“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地?”的凄惨落寞的心境。

迎着这初夏温润尤寒的晚风,望着一轮如钩的新月,心底便会韵润出一丝遐想。多想驾着这艘弯弯的小船,抛开世俗的烦忧,远离喧嚣的红尘,踏着梦想的节拍,游弋到渺无人烟的僻静之地,让一袭尚存的红颜,在淡泊宁静中渐渐老去,直至生命的钟摆停息。

“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如钩。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心绪在文字中凝结,情感在墨香里释放,是喜?是悲?是乐?是叹?抑或是温馨而蕴含凄美的夏韵?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