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的天气,有些慵懒,有些淘气,又有些淡淡的温情、回眸处,才知道那是记忆的痕迹。脑海里仍然在放映那些想过无数次的旧的场景,转眼,来上海已经足足一年了,为什么一年的时光现在看来就变成了短短一瞬了呢?

去年的此刻,一个人,背着行囊踏上了广东到上海的征程。第二天,上海在下雨,我所有的行李全部淋湿了,坐在出租车上,师傅问我:“小姐您是从哪里来的?穿着短袖?”我告诉他我从冷漠的城市广东来的,我告诉他那边此刻很热,告诉他广东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城市……我像个小孩子一样讨厌那个大都市,很讨厌,很讨厌。一周的广东之行,让我看到了世态炎凉,见识到了人性冷漠,看到了社会的残酷,于是,我便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一切都不可回头,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不得不说我选择上海是非常明智的,因为这座城市真的很棒,天空很蓝,空气很干净,就连这里人,都可以描写成五颜六色的样子,让人感觉到这里的人生活真的很轻松惬意。这样的温暖,足以融化若即若离散乱的思绪。

过去的一年中,在这里遇到的,很多很多的人。朋友或同事,爱的或是感动的,他们都给了我满心的温暖,陪我一起走过了生命中的一段成长旅程,很感谢在大大的世界里能遇到小小的你们!“一起走”这几个字有种温暖的气氛,此刻拿来形容,很是恰到好处,不是吗?

我想说,这里的冬天很冷,雨是一粒一粒的,下的像雪。风是多情的,带着浅浅的暧昧的味道!周末已经习惯了足不出户,唯有惰性使然的蜷缩在被子里听张国荣唱《取暖》,声音哀而不伤的徒然。赶着时下最流行的小资怀旧情绪,沉默并诗意的睡去。

上班,下班,白天,黑夜,睡觉,清醒,路灯下的影子长了又短,短了又长,四季交替,起起落落,像是一首歌,一直循环着播放。失去得越来越多,得到的越来越少,自己也仿佛已经成为一个一无所有的孩子。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试图开始过一些简单的生活,我也是如此。所有的简单必定是繁华的轮回,如若一开始便是简单,开始学着沉默,过一些简单的生活,不理会任何人,爱的或是不爱的。

想不明白,为何人们的想法总是存在着不可弥补的落差。有时候,别人轻易想开了,自己却怎么也难以释怀;而有时候,自己可以轻易地放手,却让别人长久地沦陷于忧伤。只是这就是生活,无论我们怎样的不甘心、不情愿、不接受,当故事终于不可阻遏地向前演进时,我们都不得不面对。就像韩寒说的“美丽故事的开始,悲剧就在倒计时”。生活有太多无可奈何,我们都不能逼迫谁去坚持些什么,放弃些什么,故事的进程从来都被耶和华操控得不容分说。

文字其实也就是生活,在文字里可以有孤立和绝望的行走,也可以有零碎的特别的风景,也有偶尔的孤独和无助,抑或一些路途的艰难,有一些小感动,温暖或悲伤,被简单的表述起来感觉那些心情我们都懂。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