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实中,有本事的人也大都有一张好嘴,这个“好”字,不是说嘴的形状长得好看,而是指能说会道,有一嘴伶牙俐齿。因此,名人往往也是“名嘴”,人有好智慧、好修为,嘴上才会精彩。

俗谚说:“虎美在背,人美在嘴。”世间格言警句大多出自名人之口,即所谓“名人名言”。《论语》就是最好的例证。

在现实中,有本事的人也大都有一张好嘴,这个“好”字,不是说嘴的形状长得好看,而是指能说会道,有一嘴伶牙俐齿。因此,名人往往也是“名嘴”,人有好智慧、好修为,嘴上才会精彩。还有一个原因,名人练嘴的机会多,他们面对过各种各样的境遇,碰到过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多是难题,时间一长,嘴皮子自然就练出来了。大千世界,各色名人繁多,嘴也多种多样,有利口、巧嘴,也有臭嘴、毒舌。

有个著名的段子,讲丘吉尔的那张利口。人在愤怒的时候最容易失态,一失态说话就容易走板。丘吉尔的政治对手中,有一位能言善辩的阿斯特夫人。在一次争论中,她气愤地说道:“如果我是你夫人,一定会在你的咖啡里放毒药。”丘吉尔随口应道:“如果我是您丈夫,一定会把这杯咖啡喝下去。”这一句话,反倒噎得那位高贵的夫人无言以对。这其实不是丘吉尔的口才好,而是他脑子反应快。

前拳王霍利菲尔德,不仅拳头厉害,还有一条如簧的巧舌。他在跟英国拳王刘易斯打满十二个回合之后,不等结果出来,就在拳台上蹦着脚地高喊:“我赢了,我赢了!”这也许是表演给拳迷们看的。但很快主持人就宣布他输了,他圆乎脸一抹变成长乎脸,随即改口:“结果就是结果,即便对结果感到失望,但生活还得继续下去,我也还得去打拳。裁判有权根据自己的看法去判决。”这种机智的话来得多快,立刻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从容而体面地离开了。

还有些名人,一动气就爆粗口,这使他更有名,但并不讨人厌。为什么呢?因为他真实,不完美是他自己的事,但不害人。而另一些人,说话老是一本正经,作先知状。虽有巧舌,却被人视为毒舌,反不招人喜欢。

名人多有一张大嘴,擅长演说,夸夸其谈。就因为无节制地太能说,有时会大丢其丑。与“大嘴名人”相反,另有一种“闷嘴名人”,他们绝不逞口舌之快,还时时刻刻地告诫自己,不可把话说得太精彩、太明白。比如,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前主席格林斯潘,就是这样一个重要人物。为了不让人们根据他的讲话去决定投资方向或到股市上押宝,他便练就了一种“外星人语”,嘟嘟囔囔,含混不清,非常专业,又非常深奥难懂。银行家们大费脑筋,明明知道他说的是英语,有些单词也听得很清楚,连成句子却怎么也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意思。为此,他还险些葬送了自己的幸福,和女友相恋12年,三次求婚都不成,后经旁人点拨,那位女士才明白了他的心意,遂结连理,多年来伉俪情深。

可见,名人虽然不是因为嘴而出名,但有趣的是,他们一般都很会利用自己那张特立独行、颇具风情的嘴。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