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以村民身分参加某个村里的活动了!

而参与同自己血脉相关的凤凰琴村的村民事务更是头一次。“五四”青年节这天回凤凰琴村,自己紧挨着的一位陌生乡亲,恰好是五十二年前的村团支部书记。当年的团支部书记以沧桑姿态回忆青年时,一再称那些年相处亲密的刘三爹为村里的智者。同样的人和事,别人谈论时,既听不进去,也记不住,一旦到了刘三爹的嘴里,就变成了凤凰琴村的金箴。

刘三爹是我的爷爷,在我上小学一年级那年,爷爷教会我《三字经》开头的六个字:人之初,性本善。这也是我能够记住的关于命运最早的文本。按照白纸黑字的准则来衡量,我的爷爷、别人的刘三爹的确是一位智者,因为他曾经写过“不要讥笑一块石头,在我们还是石头时,它已经开过花”;还更加直截了当地写道“在乡村,一棵大树和一头老牛都是智者”。这位从凤凰琴村走出去,至今还被人惦记着的刘三爹,生命中最辉煌的经历是在八十岁那年,被一头发了疯的牛撞落到几丈高的土崖底下,看似在劫难逃的老人,却在半年后半点残疾不带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让我相信刘三爹得配“智者”的理由,许多年前就摆在那里了。与人人皆知的《三字经》不同,自己稍大一些后,又从爷爷那里学得了四个字:贤良方正。

往后的日子里,记忆中的四个字,再也没有听别人提起过。在作为搜索工具的电脑没有普及之前,自己固然不敢百分之百相信一辈子待在乡村的爷爷,能够创作出不亚于成语,且非常接近普遍真理的“贤良方正”,却在使用这四个字时,每每暗自替爷爷骄傲。迄今为止所发现的“贤良方正”源于《史记》。只有一年半私塾学历的爷爷显然不是《史记》的读者,直到自己前两年重读《水浒传》,在“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那一回中读到武松杀了毒害兄长的一应仇人,阳谷县令行文押送武松到东平府,府尹陈文昭觉得武松是条好汉,刻意替其脱罪减刑,于是有诗赞陈文昭:“……慷慨文章欺李杜,贤良方正胜龚黄”时,才恍然大悟,普通人最多的记忆是梁山好汉,最喜欢的话题是侠义英豪。然而,爷爷为何从上百万字的书中,挑出仅仅出现一次的四字词语,且一辈子谨记在心,再用不经意的方式,传承给他的长孙,实在是乡村流传不止的又一种奥秘。

凤凰琴村或许还有一千种流传,其中之一便是被我情不自禁地写在村部旁边书院大门上的半副对联。一九九九年,自己动手写融入前半生心血的巨大作品《圣天门口》,开篇部分就将这半副对联写入其中。在更早的时候,记得是他乡的一个夏夜,孩子照例围成一圈,听爷爷讲那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那个夏夜,爷爷讲的是半副对联。顶着满天繁星的爷爷夸口说,能够对出这句上联的人还没有出世。爷爷很少说大话,关于半副对联的预言是罕有的例外。“半夏当归生地不如熟地”,后来的日子,自己也有了盼归的怀乡情愫,才真正懂得爷爷形容这半副对联为千古绝对的非常用意。半副对联用了四味中药,恰如四乡闻名的老中医对症开出药到病除的方子,药理药性相互帮衬,主治各种郁积伤怀。二〇二〇年初秋,慕名拜访湖北省中医学院的一位老先生,切脉问诊之际,顺口说出这半副对联,老先生沉思半天,到头来只说了一个字:妙。望着老先生的神情,令人不得不佩服爷爷当年的断言,依着对联艺术的基本规律,能够对上这半副对联的,可能真的不是人而是神,因为那不知还在何处的下联,须得像上联,符合人情,对应人性,同时还要符合药理,对应症候。

“五四”青年节那天,村里的书记也是本家堂弟,面带羞怯低眉落眼地表示,村里人做起事来总是目光短浅。看着周围的人都不作声,我不能不说,这话太不对了,且不说由这村里流传出来的对中华文化精神高度概括的“贤良方正”,也不说那充满文化情怀的“半夏当归生地不如熟地”,仅仅是由本村血脉中诞生的子孙所写的《凤凰琴》,村里人便一致同意,将原来的村名改为凤凰琴村,就开了当代文化的先河,这种具有前兆性的文化先声,反衬出那些看不出这生于本土的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先锋,才是令人遗憾的目光短浅。

长年累月从不间断的水稻、麦子、棉花、大树、小草和牛羊,从没有人追究它们是从哪里来的,这样的地方叫作乡村。多年以后,不再有人在意张家寨、螺丝港和花园岗三个村合并后为何要叫凤凰琴村。曾经与之相关的《凤凰琴》,属于小说的还给小说,该是村庄的只是村庄,这样的地方便成了故乡。乡村与故乡的一切好比与生俱来,不需要去问这原因那结果,任何形式的刨根究底,都是画蛇添足。是山峰总要生长林木与云霞,是大地总会出现家园和庄稼。当“凤凰琴村”像“贤良方正”和“半夏当归生地不如熟地”那样默默流传,不再有人关注这种流传的本身时,位于广阔乡村中的故乡,或者说,以故乡为典型的无边无际的乡村,将在文化的源流中再次获得永生的意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