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是一湖如镜碧水,一座小岛安静地躺在湖心,像是睡着了。水是蓝的,岛是绿的,湖水巧妙地把天地融合在了一起。我离开步道,走到江边,听到细碎的声音,那是湖水在拍打江岸。原来,看上去水波不兴的湖面,也好像有情感要倾吐。这些微波细浪,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我凝思半晌,没个头绪,正准备离去,一阵风起,却把我抓住。我看着近处的水,再看向远处的山,觉得天地一下子醒了过来。你看,这澄澈幽然的湖,不正是大地的眼睛?那淡淡的远山,不正是大地的眉黛?这水波微漾,不正是眼波流转?而风,是水的使者,水波,是风的语言。风拂过树梢,就是湖水撩拨了青山;微波轻叩江岸,就是风亲吻了大地。

这里是观音湖,位于涪江中游小城遂宁境内,是中国西部最大的城市内湖,湖泊水域面积约1.4万亩,是杭州西湖的两倍。这座城市,因为多了一汪碧泓而水润依依;川中大地,因为多了一双眼睛而含情脉脉。我生怕我的闯入会惊扰这清澈明亮的眼睛,会刺激大地眼涩流泪,于是赶忙离开水边,回到堤上。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我驻留了这么久,大地都没有皱一下眉。

可是,人们曾见过大地痛苦、流泪的样子。

儿时的记忆里,涪江发过几次大水,我认为那是大地在挣扎。大地也许病了,它的肺里、血管里,充斥着大量泥沙,快要窒息了,而泼天的雨,还在不停地往它的肺里、血管里灌。终于,大地一阵剧烈咳嗽,把混着泥沙、树木、杂物的积液,喷洒得遍地都是。那种覆盖一切的灰黄让我印象极为深刻。

从那以后,我就关注起大地的颜色来,尤其是家门前那座山的颜色,我特别在意。那时候,家家户户都生火做饭,山上的草木,自然成了最佳的柴火。很快,大树没了,灌木没了,荒草没了,没人注意到,火焰中的一缕轻烟,就是它们最后的挣扎。山,被剥得精光,裸露在大众面前,满山的岩石红土,变得格外刺目,我不想看,但是往往一抬眼便能看见。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话,有时候成为人们向大地索取的“借口”。你看,山边的人才摘去大地的绿肺,水边的人就已戳向大地的血管。那一段时间,江面满是船,不是运送旅人,不是接送游客,有的只是一艘艘往来逡巡的灰色的大小渔船和采砂船,水面下,人们在看不见的地方给大地的血脉划出一道道伤痕。大地的血管,是浑浊的,大地的眼睛,也是浑浊的。

上学后,我开始在知识的滋养下成长。但不久,我就发现成长并不是人类的专利,和我们一起成长的,一定还有别的东西。不然,小镇上的房屋怎么越来越多?天空为什么老是阴郁着脸?流经小镇的那条河怎么越来越臭?当我从灰扑扑的桥上掩息走过时,我留意到河面正呈现一种深刻的黑——难道,这就是成长的颜色?

黄、灰、红、黑……这些色彩进入了我最初的记忆。

时光匆匆,白云苍狗。大地上的色彩依然丰富,只是,我发现,大地的风貌却早已悄然改变。

就如此刻,我站在江堤上,面前,是一湖水,瓦蓝瓦蓝的,还浮着几团棉花。原来,就连蓝天也敌不过湖水的诱惑,偷偷扑进了它的怀里。如果仔细一点,你会看到水里还有一抹绿,那是圣莲岛的葱茏在表达对湖水的倾心;你还会看到水里有座彩色的城市,与蓝天白云一起氤氲在湖水里。傍晚时分,这所有色彩,又被满天落霞覆盖,最后又都被湖水收纳,酿造出静好岁月。

转过头,一马平川的土地上,大地又变得五光十色起来,春日新绿,夏日葱翠,秋日金黄,即便冬日,也斑斓夺目。远处,是一道绿色的屏障,那是沉默了万年的大山,用它的隐忍和坚强制止了人们的索取,它们重新撑起大片绿色的肺叶,让大地呼吸得更均匀、稳健。

大地是诚实的。当山清水秀的时候,它就不会咆哮、咳嗽,它只是翻个身沉沉睡去,像亿万年来那样,让它的子民继续生息繁衍。那些曾被它吓到的人,被它惊走的鸟兽,被它揉碎的风景,开始虔诚地活跃起来。

对于大地的征兆,人们是听得进去的。

退耕还林、长江禁渔……人们用最朴实的行动,诠释着最高贵的真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你看,山林重新披上了绿装,地里孕育着希望,振兴的口号,从大地口中喊出来,果然非同凡响:厕所革命、垃圾分类、污水治理,明明是和美乡村,却让人恍如置身城市。你看,市井不再污秽黯然,宜居的乡愁,从城市里飘散出来,还存留着炊烟的气息:园林城市、海绵城市、宜居城市,一块块金字招牌,让家乡更具竞争魅力,走入城市的绿荫间,会让人以为身处乡野。

山里,农业开始活跃;水边,游人渐渐聚集。当人们不再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时候,山和水却主动靠近了人们。

二十年间,一座环境优美,宜居宜业的河东新城在涪江边诞生,它匍匐在大地的肺叶旁,安然地呼吸着,它伏卧在大地的血脉上,茁壮生长着。观音湖、永盛湖、圣莲岛湿地公园、九莲洲湿地公园……五彩缤纷湿地公园无一不显示着这是一座水润之城,城在水中,水在城中,让人美在心中。只有清澈的水,才能映照出大地所有的色彩。近年来,良好的生态环境,更是引来卷羽鹈鹕、白骨顶等多种珍稀鸟类在这里栖息越冬,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在这座美丽小城,得到充分展现。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观音湖顷刻间变得五彩缤纷起来,和东岸五彩缤纷的道路相映成画。夜色中,我觉察到大地正用它温柔的眼睛审视着城市,审视着涪江。我终于知道,日间那滟滟水波想要表达什么,那一刻,它一定是大地的唇:这五彩缤纷的色彩,是大地的馈赠。此刻,它们正顺着大地的万千血脉,流淌成一幅新时代的千里江山图。

不信你看,涪江的尽头,是嘉陵江,嘉陵江的尽头,是长江。

【作者简介:王建华,四川遂宁人,基层工作者,闲暇之余喜欢读书和写作。作品散见于报刊。】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