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总会发生几件意想不到的奇缘。2023年的金秋,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来到贵州偏远的黔西南自治州安龙县,也没有想到会在安龙县奇遇张之洞在安龙最喜爱的半山亭,更没有想到会在半山亭奇遇张之洞年少时写下的《半山亭记》。

我之所以对张之洞崇敬有加,缘于30年前我在武汉工作的一段经历。武汉是张之洞“中体西用”清末洋务派思想形成的实践之地。他在担任湖广总督的任上,在武汉大兴学堂、兴建工厂,使武汉这座古城在晚清时期一举成为全国文化名城和工业重镇。受崇敬的驱使,我在武汉工作期间,有意无意地走访了张之洞在武昌兴办的经心书院和学堂,以及汉阳铁厂、湖北枪炮厂、织布局、纺纱局、缫丝局、制麻四局等旧址,昔日学堂的琅琅读书声与大学校园里铿锵有力的辩论声,仿佛穿越历史时空,在武汉龟蛇两山的上空回响;昔日隆隆的机器声和嗡嗡的纺织声,在黄鹤楼与奔流不息的长江见证下,仿佛让人感受到了张之洞实业兴国的理想与黄鹤共舞的灿烂光影。

看着一处处历史遗迹,仰望张之洞的雕像,遥看沉沉一线奔流不息从武汉三镇穿越的长江,听着安龙半山湖的轻柔细语的水波声,一个神童少年的形象在我心中逐渐明亮清晰起来。

张之洞原籍河北南皮,1837年出生于贵州贵阳六洞桥,为“之”字辈,故取名为张之洞。4岁时随父亲到安龙,11岁在安龙(当时的兴义府)写下《半山亭记》而声名远扬。张之洞任湖广总督期间,大兴学堂、大兴实业而声名显赫,在清朝晚期,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并称“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也称晚清重臣,为最杰出的洋务派代表人物。

是什么历史机缘让张之洞成为晚清的重臣、国家的栋梁?是什么机缘让张之洞11岁便写下《半山亭记》名篇?于我来说始终是一个未解之谜。来到安龙,看了安龙的奇山异水,半山亭的独特风光,我才蓦然发现,唯有安龙这样的独一无二的水土,才能培养出张之洞这样的旷世奇才,而半山亭的绚丽风雅气象,孕育出张之洞这样的少年天才。

时光荏苒,逝者如斯夫。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半山亭上的《半山亭记》石碑并没有因为时间久远而被人们忘记,相反它如一道永恒的风景始终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回眸历史,在通向历史的隧道中,在半山亭的实地访寻中,沿着湖水相拥的招堤,踏着古老的石阶,我欣然寻找到了张之洞年少时在安龙成长的轨迹,在那一方奇妙的山水之间,像淘金人找到金矿的脉络一样,发现培育成就张之洞创新实干的独特人生精神的非凡沃土。张之洞是在4岁左右的时候,随上任担任兴义知府的父亲张锳来到安龙的。从此,安龙这方灵光之水,滋润了张之洞求知若渴的幼小心灵,培育了张之洞兼收并蓄的独特品质。

安龙最早叫安隆,南明最后一位皇帝永历帝一路逃到安隆后,被安隆四周的崇山峻岭的有利地形、安隆城内独特地理和人杰地灵的风光所吸引,偏安一隅在安隆临时建都四年。为求皇位安稳,特赐安隆为安龙,寓意鲜明,是为龙安、龙兴之地。

安龙培育了张之洞这个少年天才,张之洞为安龙写下了《半山亭记》名篇,让天下读书人广为知之。在中国,从古至今,有不少文学天才,王勃是其中一个,他22岁时写下了名篇《滕王阁序》,因一序而一举成名。张之洞同样表现不凡,11岁时写下了《半山亭记》。《半山亭记》虽然不像《滕王阁序》那样广为人们推崇传诵,但也是中国人广泛认可和接受的文学名篇。一百多年来,《半山亭记》成为作者不凡的文学情怀和远大理想抱负的见证。从年龄上讲,王勃作《滕王阁序》时已经步入青年时代,而张之洞作《半山亭记》时却是一个乳气未干的少年。

半山亭位于安龙之东的金星山脚下,在湖波荡漾荷花盛开的半山湖边上,王勃是站在新落成的滕王阁楼上俯瞰滔滔奔流的赣江一气呵成写就《滕王阁序》,张之洞则是背靠金星山立于半山亭上,面向一湖荷花作《半山亭记》,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山水,孕育出不同又相近的旷世奇文。

沿着张之洞青少年走过无数遍的招堤,看远山如黛、群山巍峨,金星山如长龙蜿蜒而来,以蛟龙入海之势直抵半山湖边,那蛟龙入湖饮水的姿态,正是由湖边高高隆起的半山亭来呈现。安龙绝妙雅致的山水风光因半山亭与半山湖的神奇结合而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其实,半山亭的山势并不高,也就二三层楼高的样子,可是当你立于开阔浩渺的半山湖西岸,隔湖相望,你就会发现半山亭非凡的气势源于它身后雄壮巍峨的金星山;半山亭山并不独特,没有奇景异石,可是当你立于船头相望,你就会发现它的神韵并不全部依赖于自身的雅致,而是得益于半山亭前四季变化的半山湖风光;半山亭山虽说一山独起,可它的体量并不宏伟,当你沿招堤向它靠近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就是一个天与地、山与水的杰作,吸引人的正是那高高耸立的半山亭;半山亭的山门也不宏大,半山亭上的道路既不宽阔也不规正,可是在曲径通幽的尽头处却立着旷世奇文般的《半山亭记》石碑,因为有了这块碑文,半山亭有了灵魂和思想的光芒。

漫步于招堤之上,听水鸟鸣叫,听湖水拍岸,听一湖荷花盛开的声音,让人仿佛听到了张之洞当年对着宾客浅声低吟《半山亭记》高远稚嫩的少年声音:“万山辐凑,一水环潆,雉堞云罗,鳞原星布者,兴郡也;城东北隅,云峰耸碧,烟柳迷青,秋水澄空,红桥倒影者,招堤也。”作者由远而近,先写远处的山,后写周边的城,然后是身边的湖,以及周边的景色,春天的烟柳,秋天的一碧清水,还有那倒映在湖水中的红桥。美妙的开笔,给读者描绘出一幅安龙独有的山水画卷。

如此神来之笔,难道张之洞确有神童之功?《清史稿·卷四百三十七·列传二百二十四》记载:张之洞少有大略,务博览为词章,记诵绝人,初读三字经启蒙,诵读三四遍即可入心。张之洞8岁时便读完四书五经,10岁便开始习作诗文。兴义府官学的一位老师听说张之洞善博闻强记,一次有意试试张之洞的诗文,便先出古诗一首,命张之洞和之。以李白的《峨眉山月歌》:“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张之洞挥笔诵道:“幽燕杰士遍春秋,代有奇才如水流。长在兴义思故里,十龄未曾到沧州。”其父张锳得知后甚是高兴,当即奖古砚1方,以资鼓励。以此可见,童年的张之洞天资非凡,11岁作《半山亭记》可见文学功底厚实,具有宏大的文学气象。

接下来《半山亭记》又是一番场景的描写,他写了什么呢?文中有山、有魁阁、有禅房、有石壁和茅亭。这就是一幅最写真的半山亭模样。作者在半山亭十分骄傲地告诉读者,建亭者为我家大人张锳也。作者引出了父亲大人,毫不谦虚地对父亲张锳的功绩进行了一番赞美和介绍。父亲张锳身为兴义知府,修废湖、筑堤坝、建半山亭,文风雅俗,与民同乐。作者在讴歌父亲功德的同时,也为自己日后做人为官立下了一个标杆。

迎着醉人的秋风,看半山湖因招堤一隔为二,就像一个人的鼻子两边是宽阔的面颊一般,碧波荡漾的半山湖水映衬着青黄相间的荷叶,这是安龙深秋的一湖秋色。《半山亭记》中的景色因季节而变换,春赏荷花露尖角,夏赏荷花红一片,秋采莲蓬荷叶稀,冬看荷叶半塘枯,一年四季的不同景色,为安龙人提供了春夏秋冬总相宜的生动景观。

沿招堤来到半山亭前,沿石阶朝东进入半山亭门,右转向西,上到半山亭山顶,扶石栏西望,半山湖风光尽收眼底,波光潋滟的湖面,临湖展翅的白鹭,绿茵如伞的荷叶,让人心旌摇曳。我在心里想,如果半山亭不是临湖而建,无论半山亭有多高,山势有多么雄伟,它也只是深山中一座不为世人所知的孤山,张之洞也写不出《半山亭记》这样的名文。没有半山湖,哪里会有《半山亭记》的无限风光。正可谓应验了刘禹锡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在《半山亭记》中,作者精致地写尽了半山湖一年四季的风光。深夏临秋的时节,在风清雨过的晚上,一片粉红的荷花,一汪澄碧的池水,一缕缕烈红的晚霞,有热情的粉红、清悠的澄碧和冷凉的洁白,一年四季的春绿、夏红、秋白,可谓精彩无比。尤其是美景中的人,“一蓑荷碧,采莲舟去,双桨摇红,渔唱绿杨,樵歌黄叶,往来不绝”,让人读后怦然心动。

几经转绕,终于来到了《半山亭记》的碑文前,满怀对文学名篇的朝拜,心中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如果说在此之前多次读过《半山亭记》的纸版、电子版,也不如近在眼前的石碑上的《半山亭记》的原文原样原风格生动、具有时代沧桑感,脑子里不免浮想联翩,遥想当年张子洞《半山亭记》成文后被撰写镌刻在石碑上永世留名的场景,张之洞那颗少年之心一定是壮志勃发,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因为在那个时代,一篇名文被独一无二地镌刻在一座名山上、碑亭下,永远成为一方名山的铭文,那才是千古流芳留名之事。

站在黄鹤楼看长江,我就无数次遐想,无论是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还是崔颢的《黄鹤楼》,如果他们眼中只有龟蛇两山,只有黄鹤楼而无展翅飞翔的黄鹤,只有晴川历历汉阳树而无滚滚长江天际流,他们哪怕是诗仙,也无法吟出千古绝唱的诗句,正因为他们把奔腾不息滔滔向前的长江作为寄情抒怀的生命之河,李白、崔颢等一个个大诗人,才有了天下一绝的诗句。同样,张之洞正因为有了半山亭和半山湖,才写出了《半山亭记》的名文,长江的磅礴之势,赋予了张之洞的浩荡之气,才有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创新思想,因此在那个闭关锁国的年代,武汉也就比一般城市领先拥有了书院学堂和一座座工厂、工业文明的浩荡之气,为如今的大武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安龙的有限时间里,我着迷了一般向往着半山亭。在一个玫瑰色的傍晚,我独自一人穿过几条老街来到了半山湖边。一轮圆月迫不及待地早早挂在金山顶上,燃烧的晚霞像热恋的情侣,热情似火地不肯离开柔情万种的半山湖。秋风之中,一池荷叶虽已露出枯败的景象,但是在残阳中却依然显示出往昔的峥嵘美好。沿着招堤,迎着缕缕的落霞,进入半山亭,我深情地吟诵神往已久的《半山亭记》。在诗化一般景象中,我仿佛有了一次畅快淋漓的穿越,进入到人文兴义历史长廊的画卷之中,陶醉于那流光溢彩、神采飞扬的《半山亭记》成文立碑的大喜日子。

美不自美,因人而彰。我如痴如醉地写下了“我见半山亭”。文学的翅膀让我在那故事之美、自然之美、思想之美、人文之美的亭记中徜徉飞翔,为人杰地灵的安龙拥有《半山亭记》而深情对望。

【钟法权,曾任空军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院政委,大校军衔。出版小说集《行走的声音》、长篇小说《浴火》、长篇报告文学《张富清传》等。曾获鲁迅文学奖、全军文艺优秀作品一等奖、冰心散文奖。】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