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藏在歌里面》是一首老歌,发行于1998年。那时的我正在上大三,我当时并没有听过这首歌。直到十九年后的2017年,我才第一次听到它,当那位歌者缓缓唱起这首歌时,我竟然被它深深吸引。从那以后,当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在车里静静地听着它。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前不久,我看到这样一句话,读后顿生感慨:

“风雨人生路,你陪我一程,我念你一生,往后余生,你都在我心里。”

我有一位朋友走了十年。十年的时光,不经意间,在指缝中悄悄落下。十年前的我,十年后的我,早已大不相同。

可十年,我在心中,却一直记得这位朋友,因为她失踪得那样离奇。

直到现在,没有人准确地知道她和同机的人去了哪里,世界上很多人都曾问过、找过、探过,可始终没有结果。她和她所乘坐的那架飞机也许注定要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个谜。她们到底会在哪里,我想几百年后或几千年之后,终究还是会有答案的。

这位朋友走后,我总想写一篇文章去纪念她,可自己总是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始终不知道究竟要如何写。十年了,我想来想去,还是想跟她聊聊这几年她曾经来过的这个世界吧。

朋友,你知道吗?你走后的这十年,世界依然并不美好。2023年,巴以之间的血腥冲突让世界重新看到了地狱的景象,21世纪的地球居然还会有如此惨烈的对决。民主、自由、人道、底线、价值,在一瞬之间都被打得粉碎。而2022年,俄乌也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曾经的兄弟以这种方式开始了对决与厮杀,战争打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俄乌都付出了巨大牺牲,世界也付出了惨痛代价,可世界依旧看不到这场战争结束的光亮。如果这两场战争继续下去,会不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谁也不知道。人们在担心中过着自己的生活。近邻日本也终于按照自己的时间表,肆无忌惮地将它的核废水排入太平洋。据分析:二百多天后,核废水将到达中国近海;经过大洋环流,十年后,整个太平洋都会受到污染;三十年后,地球的蓝色海洋将全部被污染。核物质,人类谈其色变,以前躲都来不及,而现在已经真真切切地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以后更会真实地存在人类的体内。专家们说这些核物质可能导致“三致”,致癌、致畸、致突变,尤其会对人类的遗传基因产生重大影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后,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用一己之力拯救了国家与地球。一场海啸致日本核电站破坏,资本主义国家日本正用一己之力消灭着地球。可世界又能怎样?

2020年还有一场灾祸降临人间。那年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持续了三年,它比2003年的SARS要严重的多,厉害的多,它夺走了很多人的健康与生命,它让世界陷入恐惧,让世界经济停顿,让世界陷入撕裂。直到现在,人类社会依旧疲惫不堪。现在人们对于未来的生活,其实在内心都信心不足。未来的路在哪里?看不太清楚。虽然这次疫情大流行被宣布结束了,可人们内心的疫情却依旧在持续。你曾经历过的SARS,来得快,走得快,没有给人们带来太多的负面。

朋友,这些年只要是有关你所乘坐的马航MH370的消息,我都会关注一下。 我记得三年前,我曾偶然刷到一则消息,我很认真地把它看完了。虽然我不知道它是真还是假,但却让人感伤。

在首都机场地下停车场里,有一辆落满灰尘的雷克萨斯LS轿车,虽然看上去不算太旧,……,却被灰尘无情地包围,让人觉得十分可惜。工作人员说了一个让人很悲伤的消息,这辆车是马航MH370事件中一位乘客的汽车。这得追溯到2014年,这辆车从那时起就停在这里。那车主的家人不将车开回家吗?还是遗忘这辆车了!其实并不是,据了解,这辆车的家人没有忘记这辆车,而是他们想将这辆车停在这里,以寄托对失去亲人的怀念,这辆车更是给车主家人带来了精神寄托。她们坚信自己的亲人依旧活着,只是暂时离开了,相信车主还会回来,将车开回家。这种执念和汽车永存,让人伤心感叹……

朋友,你也因为MH370再也没有回来,我们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还会不会回来。只是听说,你的母亲依旧没有放弃,每一年都会来北京,这位老人一直想知道她的女儿到底去了哪里,这个要求其实真的并不过分。作为母亲,她只是想带她的孩子回家而已,无论生还是死。

这些年,我们不知道你的母亲是怎样熬过来的?也不知道她在有生之年,还能等到一个确切的消息吗?人类的历史,是不是还需要有很多很多个十年,我们才能知道你究竟去了哪里,究竟那一天发生了什么。

我们早已不想去追究什么历史真相。真相,还是留给时间和历史去揭开吧。我只是想用笔去纪念你——我的朋友,我希望自己不要忘记,虽然你我在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联系。直到马航MH370出事那一天,我才再次听到你的消息,再次走近对你的记忆。直到现在,我依旧记得十年前的那一幕。

2014年3月8日下午,正在休息的我,突然被初中同学用微信叫醒。

“你在吗?你知道欧阳欣吗?”

“我知道,欧阳欣,她怎么了?”

“她可能在那架失联航班上。”

“什么?不会吧!你让我看看,‘欧阳欣,152号,女,1976年10月12日’,名字,没有错,年龄我记得她是比我大一些。”

欧阳欣,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你的名字了,我和你已经22年没再相遇。可你曾经是那样真实的生活在我的小小世界中。

我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开始回忆,回忆与你有关的片段。但时间太远了,我只记得一些零碎的画面了。其他的想不起来了!

我和你是初中同班同学,还是同桌,我们那时候很喜欢在一起聊天。两个无忧无虑的小孩,我早已不记得我们都聊过什么。我们两家住得不远,我记得我还去过你的家,很干净,听说你的母亲是老师,吓得我没待多久就跑了,我从小最怕的就是老师。

我记得我们有时常常喜欢在她家一层的窗户下神侃,我站在窗户下面,你趴在她家窗台上。一次,你聊着聊着说:“你等一下,我放一首歌给你听。很好听!”

不知是哪首歌能让你如此强力推荐,朋友的心意还是要尊重的。你在里面放着音乐,我则站在窗外准备安静地听。一会儿,一首歌轻轻响起,一个歌者开始很深情地演唱,我听不懂他在唱什么,但音符组成的旋律却让我着迷。见我听得入神,你问我是不是很好听,我点了点头。你说:“我也觉很好听,所以推荐给你听,是首粤语歌,歌词写的很美,像一首诗。”后来,我有机会从你那里借来这盘磁带,歌词真得写得很好。从那以后,这首歌我一直在听,直到现在我偶尔还会放这首歌给自己听,现在我都能跟着一起哼唱。

“怎去开始解释这段情

写一首关于你的诗

胡言乱语 心思交瘁

仍未带出合意字

假若可接触镜中影像

也许一切可以留得住

紫色的小盒子里

尽藏着许多未了事”

大概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听这位歌者,他的很多歌我都会唱,他的卡带、CD我都曾买过,直到现在我开车时、走路时、写文章累了的时候,我都喜欢听他的歌。女儿说我是“出土文物”,总是在听30年前的老歌,我说我也许真的是老了,可我真的就是喜欢听那时的歌。在我心中它不仅是一首歌,更是我的青春记忆,听到它,我能想起许多开心的往事,还真是有那么点“年少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歌从未老去,只是听歌的人在老去,岁月的沧桑让我们内心有了太多的伤痕与尘埃,也许只有很小的一个地方从未被伤害过,我想那就是自己喜欢的这些歌。歌中记述了自己几十年走过后还有的那份快乐与轻松,这是很难与人分说的,说不清,也说不明白,别人很难真正懂的。前不久,我看到一个视频,看到这个歌者的近况,他已经70多岁,皱纹早已布满他的脸,头发也变得稀疏,嗓音也早已没有当年的动人与深情。歌者老了,我也老了,现在的年轻人早已不再听他的歌。

朋友,你还记得你很爱笑吗?而且还很喜欢捉弄人。

有一次课间,你突然问我:“你知道刀角牛放在一起念什么吗?”

我立刻答道:“解(同音姐)。”我很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骄傲。谁知道我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刚说完,你大大地答应了一声:“唉!”

我知道自己被捉弄了,你却哈哈大笑。

你长得有些黑,我老说你是来自“黑非洲的”。那时候,咱们天南海北地瞎聊,很开心,上课小声聊,下课大声聊,回家路上接着聊。咱们都觉得对方是自己很好很好的朋友,纯友谊的那种。

可是后来上了初三,班上开始有人说咱们谈恋爱,我有些怕了,我承认我这人胆子小,我害怕流言会伤害自己,也给你带来麻烦,我渐渐地疏远了她。下了学,不再一起走。在学校,你主动跟我说话,我都装作没听见。你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我现在都不记得你当时问没问过我为什么。时间太久远了,我只记得一个画面,那天是下课?还是放学?(这个我确实记不清了),你要走出教室门的时候,你突然回头,(其时那时我一直在书桌旁注视着你,只是你看不见而已。)你看见了我,你哭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的我怯懦地低下了头,就这样……我们慢慢地没有了联系。

后来我上了当地的实验中学,你去了一中高中部,我们就再也没见过。我只是在朋友的偶尔交谈中,知道你些许的情况。

没想到,时隔22年,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我和你竟是阴阳两隔。但令人伤心的是,我们都不知道你究竟在哪里。更多人相信她们飞向大海。

朋友,你是在冰冷的海水里?还是在漆黑的天空之中?是在天堂?还是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小岛?

如果是在大海之中,那里冷吗?

如果是在夜空,那里是不是漆黑一片?

如果是在天堂,你是否看见那里开满了鲜花?

如果是在某个小岛,你是不是会想起我们?

我们这些同学现在都相信飞机去了大海深处,在飞机入海的最后一刻,你在想什么?也许你想的最多的是你的孩子,你的爱人,你的母亲。

朋友,你知道吗?你走后,初三八班的很多同学都在牵挂着你。我、张颖、李琛、王贝、安洪涛……还有许许多多我已经都叫不上名字的人。我们多希望这是一场梦,一场醒来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梦。

王贝告诉我,她曾在一个超市偶遇过你,那时的你已经留起长发,你们微笑地点了点头。我从未见过你留过长发,我印象中的你都是短发的样子。

我总是在设想: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2014年3月8日的清晨,你应该是略带疲惫地拉着行李,走出北京首都机场,搭上回天津的汽车。到了你家楼下,你仰起头,幸福地看着家所在的楼层。然后,你微笑着走进你温馨的家。你的丈夫、孩子都在饭桌旁等着你一起吃饭。孩子,伸出自己的小手,嚷着要妈妈抱!多幸福呀!

朋友,你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我有一个女儿,她可是我的心肝宝贝,我爱人总说我太宠着女儿,我也想对她凶,可是凶不起来。我33岁才有了她,我太爱这个小家伙了,当她犯错的时候,我根本举不起手打她。你也是这样吗?你比我大一点,听说你的孩子也不大,当妈的是不是更宠?我的女儿比你的孩子是大是小?

马航事情发生后的那几天,我的妻子让我早点睡,希望你能给我托梦回来。我苦笑着说要托梦,你也是给你的家人托梦,因为他们才是你最爱的人。也许你早已不记得我是谁了。

飞机失联那天晚上我病了,也许是女儿传染的,我还以为我能抗过去,结果第二天我快说不出话来了,只想躺着,只想看着电视新闻,我想知道你的消息。

朋友,你走了很久,如果真的有来生,我想再跟你做同桌。我会好好保有那份与你珍贵的友谊,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再不会那样的怯懦。只是不知道你愿意再做我的同桌吗?

你的事情发生后,我更加懂得“珍惜”二字背后的意义。我们来这个世界,其实购买的都是一张单程车票,永远无法再次走回起点,重新来过。在这趟人生旅途中,我们会遇见很多很多人,有些注定无缘,有些注定有缘。其实就算是有缘人,大部分也会在行走的旅途中,失散了。有的,可能连一句告别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再也见不到了。

现在的我,很努力地去珍视身边的朋友、同学,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只要他们需要,我一定会尽力去帮助他们,而没有任何功利之心。人与人之间的那份感情,其实是无价的,也是最让人温暖的。可这个世界现在越来越现实,懂得珍惜的人也越来越少,可我愿意这样坚持下去,因为我会开心。在内心,我有自己的人生准则:朋友相信你,这是一份多么难能可贵的信任,我不能辜负。而且自己还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在别人遇到困难时伸出手,俗话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朋友,你知道吗?我现在是个喜欢爬格子的人了,我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看书、码字。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一个爱好写作的人。初中时的我,可没有这种爱好。我现在写作完全是自己喜欢,我什么都想写,什么都想写下来,也许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旅程,也许是为了老了的时候还能记住些什么。写作中的我,快乐、幸福。我不用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幻,也不用顾忌别人的言语,在文字的世界里,我大可以自由飞翔。在这个世界里,我感觉自己无所不能,我有着自由的思想、跳动的灵感、无限的激情,我可以在这个天地里划出属于我的色彩。看着自己一篇篇文章写出、刊载、一本本书能出版,这种成就感无以复加。很多人喜欢追逐钱财、追逐权势、追逐名利,而我可能是老了,我对此早已没有了兴趣。我还有14年就要退休了,其实这并不是多长的时间,我到现在都已工作了24年。24年,我从21岁多到了现在快46岁。

去年当我年满45岁时,我给自己写了一篇小文章,我想要记述下这重要的时刻。因为过了45岁,我无论如何也要被“强制”退出年轻人的行列了,我真的在慢慢老去。我很喜欢我写的这篇文章,我很想读给你听一听。

2022年,深秋,一场秋雨后,窗外的黄叶飘落一地,我站在窗户边望着窗外的景物,颇有些感伤。

在北方的这座城,我迎来了自己人生第四十五个生日。四十五岁,这是我终于要面对的真实年龄,无可逃避。

对于这个生日的到来,我内心其实是有些抗拒的,可又无能为力,只得在心中悄悄地“等待”它的到来。在等待中,我想着要不要为它写一篇文章,纪念一下。也许等我老了,再回看时,我还能清楚地记起我现在的心境。

四十不惑时,曾读过这样一段文字,颇有感触:四旬已过,半生薄凉。也曾克己奋发,胸怀激荡。幻想红衣白马,气吐眉扬。终是柴米挫了锐气,染了风霜。有时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并不是那样的熟悉。原来心中的自己和眼中的自己,也是不同的。现实中的我“早已是青丝变白发”,皱纹渐上脸颊,油腻渐生。青春离开的脚步越来越急了。我又能如何?

可能你会说,都四十五岁了的人了,早已不惑,怎么还能是青春?而且再过五年,你就该知天命了,还奢谈什么青春?这不是庸人自扰吗?

这是你的看法,不是我的。 我不这么想,也许我就是一个庸人,即使是庸人,也是一个有着“世界标准”的庸人。因为我的青春期限和你的不一样。既然是不一样,那我就要大声说我的青春刚刚过去而已。

我的青春,是严格按照世界标准来计算的。根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标准,四十五岁以下的人都被称之为青年。现在已然是地球村,“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就曾一再告诫我,看问题“要从世界看中国,不要从中国看世界”。我很同意此观点。正因如此,我一直认为自己只要没过四十五岁生日,我就仍是“青年”。

青春的我,依旧年少,我应为此大声笑。也正因青春,在我四十岁后“爬格时”,我心中一直有一团火,这团火不停地燃烧着我。已是茶寿之年的马老曾题字告诉我,写文章的人要有一种“何畏风波生墨海,敢驱雷霆上毫端”的精神。我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说自己是在写文章,只能说自己在用心地爬格子。爬格时,我要求自己只要提笔就绝不胡写,自己要对中国文字保有一颗敬畏之心,对民族历史保有一身敬畏之情,对时代保有一份敬畏之意,对自己人生保有一寸敬畏之志。这些敬畏,让我常常如履薄冰,谨小慎微,让我尽可能认真爬格,真实地书写着自己心中想要表达的言语。

爬格久了,我总是想去多写写,这样既可以记录自己,又可以记录所经历的生活,还可以记录人生路程。我努力地奋笔疾书,书写着我的生活与岁月。

在内心,我一直希望自己的四十五岁生日能晚些到来,不要那样赶。因为我还没准备好如何去面对它,我不想就这样老去,我想自己还能再继续青春一下。可天不从人愿,时间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在它滴答滴答的流逝声中,所有人都在经历同样的时长,时间没有为任何人停下它的脚步,无论你是健康还是疾病,富有还是贫穷,高贵还是卑贱,快乐还是忧伤。

茫茫宇宙中,我们都只是这无边无际的星海中的一粒谁也看不见的微子。

我这个微子,是那样喜欢青春,因为青春代表着活力,青春代表着激情,青春代表着自信,青春代表着梦想。

站在告别青春的路口,回望自己曾经的青春路,许多往事好像一下子冲到我的面前,让我看见自己曾经那有些可爱的冲动。

1995年的夏季,不满十八岁的我,在学校领取高考证,在回家的路上,压抑已久的情绪让我把所有的课本都撕得粉碎。撕完后,我装了一书包碎纸,来到一个空旷无人的大野地,狠狠地将它们向天空抛去,看着漫天飞舞的碎片,我大声告诉自己:“大学,我来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画面还真有些"破釜沉舟"、“视死如归“。我想正因那时的青春,让我内心充满着自信与激情。毫不顾忌之后可能的一切,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不为别的,只因我是那样的青春朝气。

那时的我,并不怎么知道什么是愁,正可谓“少年不识愁滋味”。有时,还会“欲上层楼,欲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四年后的我,站在世纪之交,依旧充满自信。大学毕业后,不满二十二岁的我怀揣着梦想。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在自己选择生存的这座陌生城市努力打拼,我要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苍茫大地,我主沉浮。这个梦想支撑我走了很久一段路,即使历经风霜雨雪,甚至有时遍体鳞伤,可我依旧死不悔改,还在咬牙去坚持,因为我还青春。青春,就是我最大的资本。即使失败,我也有重来的资本,时间可以让我站起来继续前行。那时的我,一直坚信自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即使“黄沙百战穿金甲”,我也“不破楼兰誓不还”;即使“千金散去”,依旧可以“还复来”。

仰望天空,我看见那个普照世界的太阳正高悬在我的头顶,那时的我发出豪言:在以后的岁月中,我会把汗当做知己,一起去拼;把泪当做烈酒,一饮而尽,我要通过自己的双手让这不可一世的太阳向我低头。

年轻的我,曾为了一句“赌言”,勇敢地站上55米高的蹦极台,当脚尖站在台边时,即使内心无比紧张,但我依旧告诉自己“蹦下去,蹦下去,让别人看到我的勇气”。我望了望脚下那片清澈的湖水,抬起头又眺望远方的青山,当身后的人帮我倒数“三、二、一”时,我跳下高台,一直自由落体,直到我被绳子在空中拽起时,那种轻松无以言表。这种勇敢,让我很多年后与人讲起时,还是那样洋洋自得。它也是我青春的印迹。

在青春岁月中,我一边努力拼搏,一边品尝失败。虽屡战屡败,但也屡败屡战。有些人嘲笑我的愚钝与自不量力,我不去理会。即使生如蝼蚁,却也有鸿鹄之志;即使命薄似纸,也要有一颗不屈之心。我在失败中前行,在挫折中慢慢学会微笑跋涉。正所谓:反、正都是一天,为什么不让自己笑着呢?笑,可以让自己开心些。开心了,心情也会好一些,也许自己能坚持地更久远。也许我再坚持那么一下,我的梦想也许就会快一点实现。

现在想起来,真羡慕那时的自己,虽有些盲目,但却那样自信。

可惜,走过岁月,我才发现还是自己能力不足吧,自己的梦想总是差强人意。渐渐地,我学会了接受与妥协。在这个过程中,我的青春旅程也在慢慢变短。

后来,我渐渐修正了自己的青春梦,我想自己如果能读到万卷书,行至万里路,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确定梦想后,我便开始去追寻。我背起行囊,打开地图,带上属于我的书,开始用我的脚步丈量这个我并不是很了解的世界。在书本的指引下,我在茫茫戈壁中的小城——敦煌,看到了莫高窟中飞天的奇景;在雪域高原上的清澈之湖——纳木错,我站在它的身畔仰望远处白雪皑皑的连绵雪山;在荒芜人烟的茫茫戈壁,我曾疾驰过;在千年古刹中,我曾打坐沉思;在彩云之南的雨林村庄中,我曾漫步;在一望无际的大海边,我曾看日升日落;在大山的雨中,我曾畅快前行。

我曾经站在孤独而雄伟的嘉峪关上极目远眺,往西便是西汉张骞两千多年前凿空的西域,正因西汉时期中国人的豪迈与勇猛,让我们拥有了现在的民族疆域;往东眺望,我眼中似乎浮现出山海关外无垠的大海,明朝虽不是我喜欢的王朝,但明朝确是汉人建立的最铁血的王朝,它是唯一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的朝代。“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决心与气魄,还是让我钦佩。虽然我并不喜欢崇祯这个人,但他却是中国历代王朝中最有血性的亡国之君,他的骨头到死都是硬的。

当我坐在西湖边欣赏江南烟雨时,我突然想起了苏东坡和杨过。苏东坡是中国历史真实存在的一代文豪,他的天赋极高,在我看来可能是一千年才能出这样一位。当他畅游西湖时,感于西湖的美,特意写下七言绝句《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此诗一出,流传千年。其中“欲把西湖比西子”简单七字便将西湖的绝美表露无遗。想起杨过,也是与苏轼有关。《神雕侠侣》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武侠小说,杨过是我最欣赏的一位大侠,他活得很自我,常常喜欢独来独往,随性洒脱。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爱,他用了十六年去等待。在漫长的等待中,他曾在一个小酒馆的墙壁上看到过一首无名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因为杨过没受过太多教育,读书并不多,他并不知道这首诗其实是一百多年前北宋诗人苏东坡的名句。但这首诗的意境他懂,这首诗的情,他明白。何止是他,直到千年之后的我们在读到这首诗时,依旧会被感动之深。西湖存在已两千多年,听说秦始皇当年也曾来过这里。西湖能有现在的盛名,要归功于两位诗人,一位是唐代的白居易,他在《西湖晚归回望孤山寺赠诸客》和《杭州回舫》这两首诗中,正式使用“西湖”这个名字。而他修的白堤,直到现在依旧在断桥之侧静静地守护着这片湖水。另一位是刚才我们说过的大词人苏东坡。他在自己撰写的官方文件《乞开杭州西湖状》中,第一次使用“西湖”这个名称。而他修的苏堤在千年岁月中一直陪伴着这里山山水水。我不会写诗词,否则我也要为西湖写上一首。我很想写一篇有关西湖的散文,我迟迟没有动笔,我总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在我心中,西湖是最美的地方,我要以最好的话语、最饱满的感情来书写它。希望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世界如此之大,我从未感受到自己是如此的充实。

书本之中的世界,让我开始迷恋。我喜欢一个人独处时,拿出书本,在寂静无声的世界中,在字里行间中,寻找那蕴含在文字中的美丽风景。

书本让我喜欢上中国的诗词,让我看到中国历史的厚重,触摸到岁月留下的沧桑,让我在时光的打磨中喜欢上许多美好的东西。

我没有去过湖北的赤壁,但我通过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想象出那里的风景。在想象中,我感受到一千多年前苏东坡在长江边吟诵该诗时的洒脱与豁达。我喜欢辛弃疾“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的沧桑。因为喜欢,我曾特意前往镇江北固楼,站在那里,望着脚下无声流逝的江水,极目远看江另一头的青山,我穷尽自己一切的想象,去感受辛弃疾内心的希冀。我喜欢读陆游的《钗头凤》,其中“错!错!错!”、“莫!莫!莫!”的无奈让我同样感伤。

也许是年轻的缘故,我也有看书后的一种“为赋新词强说愁”,正如此,我喜欢路遥《平凡的世界》对我的激励。书中的孙少安、孙少平,我似乎在他们身上看到一种永不服输的精神,对于未来的生活,他们总是充满着属于自己的激情。他们用自己的苦难人生告诉我:生活啊,就算你虐我千百遍,我依旧待你如我最真的初恋那般炽热。在奔波的岁月中,当我苦闷无处倾诉时,我总喜欢打开《平凡的世界》,让书中的人物走出来和我待上一会儿,他们什么都不用说,他们想说的我都懂,我只是希望有人能陪陪我。

年轻,真好! 青春,真好!

可谁又能犟得过岁月的执拗?谁又能推得开它的馈赠?

当我渐渐走入三十而立,步入四十不惑,回看自己走过的这段青春岁月,我渐渐明白有些东西可能对我而言,也许真的只是梦。我记得自己在四十岁时曾写过一篇很短的文章,内容如下:

四十自述

今天,我就要跨进四十的行列了。以前,自己总觉得它离我很远很远,但今年我却真实地听到了它的脚步声。嗒、嗒、嗒……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三十岁的时候,我立了家,有着一份轻松的工作。现在四十了,虽不再青春懵懂,但其实自己还是有许多的惑未解。只是现在的心态较之以前平实了许多,没有曾经那么多的欲望和追求,不再追求那些遥不可及的梦幻遐想。

现在想想来到这世界四十年,前22年自己忙于学习、学习、再学习,22岁-29岁,青春冲动的自己忙于走遍自己身处的这块土地,在北京这座城市寻找自己的梦想,虽然最终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但我依旧感谢这7年带给自己人生的色彩,它让我亲身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度,亲自体会到生命中的悲欢离合,品尝了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每每一个人的时候,我有时也会想,那时的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愿望?那些的举动?是本能?还是冲动?是想向世界大声宣布我的存在?

以前,总觉得自己离四十还很遥远。当时认为人到四十,得多大岁数了!在心里,总觉得自己还年轻。除了早生华发,除了皱纹,除了有家、有妻、有女,自己并不觉得自己在变老。

最近,换了部门忙叨了好一阵,突然一抬头,发现自己已站在四十不惑的门口。这下子着实吓了自己一大跳。四十该是个什么样子?有人说,四十岁男人事业有成,性格成熟,散发迷人的魅力。我赶忙在镜中仔细地看着自己,实在找不出自己符合哪一条。

每天,自己按着已有的规律不变地生活,单位—家—单位,除了工作,就是家,外加自己的一些兴趣。想想,好像很多年就一直是这样,未曾改变。在这个城市,每天就这么多的事,似乎没有什么能让自己感到不同。每年最盼望的事可能就是出差或是一家三口到外地休假。身处异地,远离那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我才感觉到有些不同。

要说走近四十,自己身上有什么最大的不同,也许就是较之三十、二十时多彩的梦想不同,梦少了,人现实了,心也踏实了许多,脑中奢望的东西也少了许多。马老曾告诉我“养心莫善于寡欲”,这句话在芸芸众生中是“知之者众而行之者少”,所以这世间快乐的人少,长寿的人少,开心的人少。其实很多时候,人哪,都是自己为难自己。这句话我倒是真听进去了,每当自己心中不快时,我总是静静地一个人看着马老送我的这幅字,什么都不想。等心情平复之后,渐渐不惑的我又开始去面对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

唉,四十岁当我摊开双手,看到自己手中空无一物;再看身边的周遭,原来也并不比其他人多什么,自己其实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之人,无名小卒。

一声叹息!

还好,在青春的尾巴,我找到了也许一生都会喜欢的一件事:爬格子。爬格子让我开始明白自己真的适合做什么,愿意做什么,而且老了还能坚持做些什么。我用了近五年的时间,写了二百多篇文章,很多都印成了铅字。看着它们,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被这个世界拒绝,而且我也许还能为历史留下些什么东西。

关于四十五岁生日的文章,我一直无法下笔。自己虽在脑中筹划了好几种开头,可都草草收场,实在不知该怎样写才能表达我内心的那种期许。

正如人字,其实只有简简单单的两笔,在我看来就是一笔写尽青春,一笔写下“青春之后”。

四十五岁,当属“青春之后”,可这个年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离四十不惑已经五年,可我心中依旧还是有许多的“惑”,我不太懂现在的世界到底怎么了?人类究竟要往哪里去?我们曾经所相信的,似乎都在悄悄发生着改变。人,不过是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微乎其微的尘埃,可我们却那么热衷于自我之间的战斗,斗来斗去,我们赖于生存的这个星球正在我们手中渐渐枯萎,它的未来让我们这些凡人看到的是那样岌岌可危。

也许这是我曾经青春的延续表现吧。我对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譬如疫情已经三年了,它从哪里来的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消失没人知道。

世界那么大,我真的很想四处去看看。岁月早已将我的身体打磨的有些衰老,再不走走,我都怕我都走不到什么地方了。

以前总觉得战争离我们很远,可这一年好像它就在眼前。

四十五岁以后,自己要承担的东西肯定会更多。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是无法逃避的,既然无法逃避,那就勇敢地去面对吧。这种面对,可能更加无声与坚定,因为这时的我们已经要去面对上与下的人生课题。养我们所生之人,他们还是一株幼苗,需要我们悉心浇灌与呵护;陪伴生我们之人,他们正在逐渐老去,他们同样需要我们的关心与爱护;而我们自己也在渐渐衰老,这种衰老在岁月中日渐清晰,这就是人生。

现在的我,内心常有一份难以挥去的“愁”,正如诗中所说: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四十五岁后,我们不敢轻易变化,变化有时意味着可能的失败,因不再青春,我们不再敢去赌、去拼,总希望自己能再稳当一些,再踏实一些,再小心一些。就这样,我们渐渐喜欢了安稳的生活,不变的人生,踏实的岁月。

青春时,我曾问过自己:幸福是什么?林语堂先生说过:幸福人生,无非四件事,一是睡在自家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菜;三是听爱人讲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这四件事简单而实在,我也曾悄悄写过一篇《幸福是什么》的小文。在文中,我告诉自己“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什么?用曾经流行的话表述就是:猫吃老鼠、狗啃骨头、奥特曼打死小怪兽。而用我的话就是:得到的东西是我命中注定的,失去的东西则是我生命中的幸运。

在这座城市,生活所需要的东西,我们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光明正大地获得,已然很不错了。我一直不是一个物欲很强的人,物质的东西对我没什么太多的诱惑。

这个时代,到处都充满着欲望,很多人都想去攫取名与利,为此他们猛冲猛撞。有的可能得到了,但也付出了许多,自己同样也为此伤痕累累。有的则一无所获,还被人所唾弃,众叛亲离,孤独远去。

见多了,倦了,也厌了,我总是告诉自己:量力而行即可,不要过度强求。生活不易,唯有珍惜。

偶尔,我会呆呆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端详着镜中的那个人,这人皱纹渐起,华发已生,一脸疲惫,这个人越看越有些陌生。虽然每天都会在洗漱时瞥上几眼,但那也是匆匆而过。呆呆望过之后,心中总是不免一声长叹。这里的那个人就是当下的我。可我为什么老是会记得年少时意气风发的自己?总想“一杯浊酒问青天。为何花有重开日?人却从无再少年。”

听说过一些生死之事,自己慢慢变得更加淡然。

回首四十五岁以前的日子,我清楚地记得,2002年渤海湾飞机失事,如果我家中的亲人不是为了孩子过生日改签机票,那天他就可能坐上那班飞机,结果可想而知。人生就是这样无常,谁也不会知道自己下一秒会怎样?2001年的“9-11”,纽约曼哈顿世贸大楼,世界精英中的精英遇上拉登们的袭击,顿时殒命。他们走了,世界依旧如常的转动。只有在美国政治家需要他们的时候,这些无辜死去的他们才会再次被人拿上舞台说起,可惜换来的只有家人的伤心与眼泪,和另一片国土的屠杀与血腥。当我2008年底,站在曼哈顿这片废墟上时,除了感慨,不知自己能说些什么。对那些无辜的生命而言,这就是他们命中注定的劫。

当下的时代,我们都是小人物,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什么,很多时候我们根本无力反抗,只能学会适应。

现在的我渐渐学会了安静,学会了放宽心,学会了享受生活,学会了冷眼旁观一切。

很多年前,我偶然读到徐志摩的那句诗:得之我命,失之我幸。他告诉人们,人不该仅仅是追逐和索取。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美。这种美多了,你也会得到幸福。

幸福到底是什么?其实就是你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渐渐得到你想要的快乐与淡定。

我似乎看见了未来的生活,我似乎也认同了这样的脚步,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我想在这之中还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一个快乐的点,我想那也许就是书本、爬格,我还挺贪心,两件事是我一直想的,并相信自己一定会继续坚持下去的。因为它们会见证我即使面容衰老,但我内心却一直还保持着青春的气息,这气息让人类延续了千年的文明,让人类不断地去创新,让世界永远充满着希望与梦想。

2022年,当四十五岁生日到来后,我许下过一个小小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还能继续踢球,我喜欢奔跑,喜欢在绿茵场上带球的感觉。这一年,我又开始在球场奔跑,那感觉无与伦比。每一次触球,每一次盘带,每一次过人、每一次配合,每一次射门,都让我感受到一种属于青春独有的感觉。也是在这一年的12月,梅西终于在卡塔尔世界杯圆梦大力神杯,他跪倒在绿茵场尽情欢呼,当走过大力神杯时他开心地亲吻着它。

我喜欢梅西,除了他那无与伦比的球技,还喜欢他的坚持、他的韧性、他的不屈,喜欢他的真诚、他的平和、他的谦逊、他的善良,喜欢他对足球的理解、对足球的执着、对足球的自信。他让足球这项运动在这个星球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与普及。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是健康还是残疾,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因为他而热爱足球,热爱生活。

梅西的夺冠,对于很多人而言,不仅仅在于足球这个层面,更是意味着这并不完美的世界存在着美好,拥有着希望,蕴含着能量,这个星球是有温度的,我们应该要好好热爱生活,珍爱身边的人,帮助身边的人。因为在这个星球,你的付出是会得到好的结果的,你的善良是会让你赢得别人的尊重与信任,你的真诚人们会记在心里,你的纯粹总是让人看到美好。

我希望四十五岁后再次开启的足球梦能一直在我的生命中延续下去,因为足球能让我变得纯粹一些,干净一些,真诚一些,善良一些。

四十五岁,虽然我还没太准备好,但我会勇敢地与你一起前行,走出属于我的人生道路。

在该文行将结束的时候,中国的疫情似乎终于要走出漫长的隧道,解封了,人们终于可以相对自由地出行了。真希望以后的岁月一切都会顺利,希望身边的人都会安康。

四十五岁后的生活,我希望能够平平淡淡,平平安安,家人都在,自己开心些。因为我不再年轻了,我想好好享受岁月带给我的“静好”。

这时的我,也许也会偶尔告诫身边的年轻人:

别贪心,你不可能什么都拥有;

别灰心,你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珍惜你手中所握有的吧,也许它就是你一生在追寻的幸福。

当然,也许我还会偶尔“青春”一下,希望那时的我,能有一千年前东坡居士那样的情怀,“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亲射虎,千骑卷平冈”

能来人间一趟,是你我的幸运,虽不能纵横六合八荒,踏遍万泽千江,看尽世间繁华,但也请好好珍惜,我们这一路走过的人间风景!

朋友,你觉得我写得如何?我当年的作文那是差到家了,也许一直在被你们“鄙视”。不过,现在可能好一点了吧?

要说我工作后有什么遗憾?我想是有的,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没能早点开始写作,没有早点找到这条自己想要做的事。如果自己的这个兴趣能早点发现,并和自己的工作更早地完美结合在一起,我相信我还能写出更多好的文章。我曾见过那么多的文化老人,他们每一个背后都有一段段精彩的故事,可惜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想要什么,只是在肆意挥霍着上天给我的礼物。如果时间能够倒流该多好,还好,我赶上了最后的末班车。我相信自己只要不断地努力,尤其在这退休前的十四年里,我努力地好好学习、认真写作,不断打磨,等到退休了,我的另一个全新的写作岁月就会更好地开始了。不同的心境、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语境,我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做,很多文章要写,那时不会再有工作上的牵绊,我想好好地去写我自己、去写这个世界、去写我见过的那些人与事,这个世界并不美好,但我却希望自己笔下的世界能变得纯粹些、干净些、快乐些。

朋友,我们真的都很想你。

在那边,你要好好的。

我们也会更加珍惜生活和生命。

这首《把你藏在歌里面》歌词写得真的很好,我很想唱给你听,虽然你可能永远也听不到了:

一直把你藏在歌里面

期待某天你在人海中

会听见

在最高音处落泪

在最感伤处哽咽

那听歌的人却陶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