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莲花那样脱颖而出,在枯色还没有来得及退色的时候,莲花更显得轻柔怜静,云游在倒映着万里无云的天空理装裱着无色无语的苍凉天宇,它们都是没有言语的精灵和奇葩,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会老去,更不会有丝毫的懈怠,依旧是飘然而至,玲珑在天宇之间的轻雾中凝定。

你变清纯,我便鲜美,时间如此厚待着心灵之上的境界。

多梦的季节总是寥寥草草地虚影着少华,然而少梦的季节又是那样沉重孤云,得一梦而离不开生活,中规中矩的颜色偏重,如雨落缠身,飘摇与不飘摇已是如此。

看着一座座不平凡的建筑搬进了深山老林,那样巧妙精致,设想离奇而稳重,隐居在茂盛而险峻的苍山之林,有一种无比亲切的感伤伏在心底,隐含着无数的敬仰与钦佩,这是否就是天宇间应有的奇观异彩,只是在生命的犹存中晚来了一些时日,不由的思念起那些穿山越谷的曾经的经历,像浮云缭绕山顶一样悬浮不定,仿佛一幕幕林荫清泉,花鸟鱼虫,顿时都历历在目,远隔着一片碧雪的天空,又怎能回到澄碧清澈的秋水之前,不曾说过怀念那段时光里曾经遇见过的人影景观,却也是无法逃避此一时的孤寂。

不多思,也不想追逐那一段寒影春意。

望眼前一片碧水蓝天的景致,还有什么好疑惑地的呢!近时尽此。

苍穹高远,鸿雁飞翔,日月轮回,有一片皎洁会落在什么地方!也不会默默地寻觅与气球了。

无端入心的惆怅,此起彼伏,柳枝桥边的夕阳,依然少了几分暖洋洋的氛围,河水像一条长龙被冻僵在溪流里,蜿蜒不动,仿佛就像一缕缠绵许久的思绪吸入了足够的寒凉,僵化成晶莹而不会闪光的模样,这是在休眠,还是在无虑着悲伤,我全然不知。

月影孤单,照透了我的心然。

这些脚不离地的风景在我的岁月里迎来送往,汇集成一幅幅清凉绕眼的图画,融合着我的情愫,一点点地将我的心梦掏空,多少让我的心神有些空荡荡的感觉,山水将我的身影遗留在水花潋滟的溪流里,悬挂在瀑布上,倒影在天空的浮云见,停留在露珠中,水润着我的心影世界。

我若是露珠,而不是浮尘,就会蒸发到天宇之中,感受一下天宇间的轮回虚景,将一笔笔浮华之余染上一色清丽的晚霞拖入我的梦中浮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