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翅膀,伸长弯曲的脖颈朝天长鸣;时而展翅一飞,把最美好的倩影定格在青绿的湖面。那里也是我久已向往之地。

初春,我在寂静的黎明中出发,天刚微亮,东方有欲燃的彩霞。四周没有车声,一条宽敞、畅通的大道通向远方。越野车拐过洞庭大道,一轮硕大的朝阳忽然出现在我们眼前,它是那么红艳、绝美、壮观,使这个早晨变得熠熠生辉了。我们都对屈原农场充满了怀想,那里不仅是候鸟的天堂,也是古老的罗子国所在地。

在两个多小时的行驶中,我遥想着那个早已湮没的王国——罗子国。在华夏的历史长河中,罗子国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国,它像一粒灰尘被时光吹散,深埋在地底近两千年。我寻找到了那一段已经消失的王国历史:罗子国又称罗国,与荆楚同祖,是夏商时代芈部落穴熊的一个分支。据《汉书·地理志》和《水经注·湘水》等文献记载,西周封罗子国于房陵,罗人逐渐壮大,多次东迁,并数次与楚国交战。楚国势力不断强盛,后楚武王灭罗,并将罗子国遗民迁至枝江。公元前689年,楚文王迁都于郢,在此建立了楚国在湖南的第一座都城。因罗人聚集地靠近楚国新都,为了防范其骚扰滋事,再次强迁罗人到汨罗境内。

当年,罗王带着子民顺着长江,到达熊山、湘山所夹的青草葱郁的洞庭青草湖东汊,发现熊山磊石山上有楚人祭奠龙王的龙王庙,凤凰山上有祭瞻黄帝的凤凰台,湘山黄陵山上建有舜帝二妃的黄陵庙,一下子找到家园的感觉,于是建城于此,把汨罗江改为罗水,把对岸之山改为罗山,把河伯潭改为罗渊,把磊石港改名为罗汭。

据考古发现,罗子国遗址就在岳阳市屈原管理区河市镇古罗城村,城址区面积约为20万平方公里,城垣的东、北、西三面挖有壕沟,南面为李家河。在罗城城垣的外围,还分布有小洲罗、小洲熊、鸡公滩、马头曹等东周时期的遗址,从而构成了一处面积近百万平方米的大型聚落。遗址点是目前研究罗子国国史唯一的最原始最真实的实物资料,青铜器、墓碑、玉器、陶器、铜器等考古发现,揭开了罗子国神秘的面纱。罗城遗址是目前所知典型的楚文化入湘的最早地点之一。

下高速后,我们进入屈原管理区,以前这里叫汨罗江农场,也即屈原农场,属岳阳市辖区。屈原农场是1958年围垦汨罗江入洞庭湖的尾汊洲湖而创建的。汨罗江被截留改道,故道遗留在垦区内。汨罗江分为南北两支,南支称汨水,北支为罗水。《屈原贾生列传》集解、索隐曰:“汨水在罗,故曰汨罗。”这也说明了汨水在罗地的关系。汨罗江两岸有屈原墓、屈子祠等古迹。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破楚都郢,楚襄王逃陈。屈原惊悉后,怀着巨大的悲愤投江自尽。

汨罗江故道的河伯潭可能是当年屈子投江之地。河伯潭又名屈潭、汨罗渊,是古汨罗江下游的一处深潭,也曾经是汨罗江与湘江交接汇入洞庭湖的入口。如果不是1958年围垦洞庭湖建屈原农场,此刻于此一眼就能看到当时的江湖地貌,对屈子沉潭的大江也会有更多感受。清末曾国藩幕僚、平江才子李元度为了纪念屈原在此殉难,并为过往船只指引航道,在河伯潭屈原投江处建起屈子庙,当时庙宇宏大,香火旺盛,可惜后来毁灭不存。吴均的《续齐谐记》中还有这样一个故事:“屈原以五月五日投汨罗水,而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简贮米,投水以祭之。汉建武中,长沙区曲,白日忽见一士人,自云三闾大夫,谓曲曰:‘闻君当见祭,甚善。但常年所遗,恒为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可以楝叶塞其上,以彩丝缠之,此二物蛟龙惮也。’曲依其言。今世人五月五日作粽,并带楝叶及五色丝,皆汨罗水之遗风。”《荆楚岁时记》等书中也有相似记载,这便是端午节吃粽子的来源。当地老百姓告诉我,河伯潭每年都会举办大规模的龙舟赛事,那时,锣鼓喧天,河夹塘光,沿岸呐喊,满江欢笑,蔚为壮观。

我们来时,细雨霏霏,烟雨笼罩着天青色的水面,河伯潭景区刚刚进行整修,宽阔整洁。从河伯潭景区的停车场下来,我们走过屈潭桥,这座立于汨罗江故道上的桥梁桥身为仿古建筑,弧线优美,古风典雅。北宋郦道元《水经注·湘水》中记载:“汨水又西为屈潭,即汨罗渊也。屈原怀沙自沉于此,故渊潭以屈为名。”渊潭以屈为名,桥亦以屈为名。河伯潭属于汨罗江故道的发源点,相传屈原常在此祭河伯之神,保佑渔民的出行安全,并在此作《河伯》,汨罗渊的俗名就成了河伯潭。清同治年间此处设平江港口,为船舶的停泊点,河伯潭又被称为河泊潭。

过屈潭桥后,我们沿着汨罗江故道往招屈亭走,宽阔的离骚广场就在不远处。我在河道旁看到一块耸立的石碑,石碑上刻着“河泊潭”(又名“屈潭沉沙港”),下有几行说明文字:“战国时代的爱国诗人屈原,目睹楚国危亡,痛不欲生,遂于公元前278年,在此投江殉国,石碑立于1981年5月5日。”

我在如今的屈子庙瞻仰了这位伟大诗人的雕像,他仰首于天地之间,缈然一身傲立于汨罗江畔。我想,屈原选择在河伯潭投沙自沉,或与他当年的际遇有关。据东晋的《拾遗记》记载,楚怀王曾在罗城北部的洞庭山宴请群贤,屈原也随楚怀王参加了这次宴请。洞庭之南,袅袅兮秋,洞庭波兮木叶下,汨罗江蜿蜒流入潇湘。屈原在游历沅湘之后,选择在这里驻足,他心思君王,不由得发出“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的慨叹。郢都沦陷的消息,也让悲痛不已的屈子想到了古罗子国灭国的命运,他心怀天下,于是,决然地选择了纵身一跃,以死殉国。

“万顷重湖悲去国,一江千古属斯人。”我见到了汨罗江故道的一泓碧水,湖岸静谧秀美,背倚青山,面对长河,那里是屈原生命与灵魂的归属地。屈原怀沙自沉于河伯潭,一腔热血终成了千古绝唱。

或许是受屈子“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精神指引,我在屈原怀沙沉江的地方肃然起立,感受这条古老的河道萦绕着的一缕最伟大的诗魂。屈子的满腔碧血化作了不绝的江水,但他早已沉睡江底,安然静默。唯有端午的龙舟与粽香让人无限遐想。当我们在人生的路途心有迷惑感伤时,且有屈子的精神光辉一直照亮着我们的行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

端午时节,赛龙舟。它承载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浪漫主义,在时代的潮流中一次次起航。那些竞渡的记忆,渐渐演变成一种传承,驳岸上人影攒动而江河澎湃,书写着一首首...

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