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留恋家乡,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那份家乡的静谧!

每次回到乡下,我都会静静的伫立在院子里,静听院子里的静谧,安静的小院,让我在脑海里想起许多曾经的画面,快乐与不快乐都有,一如在院子树丛中叽叽喳喳鸣叫的麻雀各有各的喜怒哀乐,然而,这并没有阻止我在这里幸福的回忆!

清明节回家,家乡已经是春色满园,青青的小草,已经钻出地表,小路两旁的柳树也渐渐地长出嫩绿的树叶,迎春花在路旁的阳光下静谧的笑着,乌鸦、麻雀、燕子、斑鸠、鸽子等飞鸟在明媚的阳光下飞翔,与蔚蓝的天空组成一副美丽的风景。春天,将我心里留恋的家乡打扮的更加的静美,更加的惹人喜欢……

我的家乡位于上党地区一个偏僻的角落,只有上百户的村落,即使我闭上眼睛,也一一能记起这乡人熟悉的面孔,从小,我就跑遍了家乡的每一个角落,因而这家乡,没有一处不在我的梦里重现,家乡没有什么名贵的物产,没有什么久远的历史遗迹,可家乡的朴实与静美却在我们乡人的心里留下一片最美的风景!

时代都在变化着,看看一些被开采者弄得面目全非的地方,我总是自豪的想,家乡真的是躲过了这人类贪欲的钻头,然而,这能经历多久?

每每和同学谈起家乡的幸运时,大家都会嘲笑我:贫穷吧!我不会狡辩,看看身上穿着老土的衣服,看看路上跑着时尚的小轿车,再看看这世界的纷乱,我家乡的那份朴实,也只好让别人看成是一种贫穷了!

不惹眼的家乡在我们乡人的心里眼里就像是一支奇葩,这块土地,不但生育了我,而且给予了我无限的希翼,我的梦就从这块土地上开始行走!

自从读书开始至今,离开家乡一晃就是三十多个年头,这三十多年能走多远的路,我没有丈量过,然而,无论走多远,我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块土地!

浓重的乡音,朴实的性情,正如乡下一个老人说的那样:这孩子真的就没变过。如今我虽是不惑之年,但是我却希望乡下老人这样叫我“孩子”!因为我独享这份家乡的亲切感。

三十多年岁月让一些长大,而也将一些人带走,于我而言。离去的至亲之人就是三年前离去的父亲,父亲走啦,他安静地躺在这块土地上聆听着这乡下的音律!再也不为生机而背乡离井,再也不为生活而奔走他乡,父亲永远守候在这块养育他的土地上!

清风徐徐的刮着,满地的尘埃霎时遮住了中午上坟的行人,没有下雨的迹象,天气晴朗无云,或许就是清明节这个特殊的日子,总让人们谈及过往的一些人,一些事。而我们谈及最多的话题就是我的父亲,想到这心里的伤感油然而生,大妹妹哭啦,小妹妹哭啦,我的眼圈也被泪水打湿,哥哥双手下跪在父亲的坟前,无语,但是那份怀念父亲的离殇之情一样在他虔诚的跪拜中显露的那么的明显!

怀念一个人,一段情,有的时候是很伤心的,可是,我们不能不去怀念,因为只有怀念才能让我们更加懂得这一生的情义!

有人贪恋城市的繁华,有人寻觅热闹的场所,而我却永远在心里崇尚着生养我那家乡的一方土地,是哪里的人,让我懂得珍惜;是哪里的人,让我读懂情义;是哪里的人,让我知道感恩。哪里,就是我永远的学校,给予我学不完的一切!

于是,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我会像孩子想起父母,而想起我的家乡。拨通电话,听听对面熟悉的乡音,烦恼就悄然离去。

难道我真的就是这样好安慰吗?我想一份真挚的安慰无需过多的语言,就是一个眼神一样也会触及到我们心弦,我想,我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份情怀!

清明的家乡渐渐的热闹起来,山坡地头早已出现绿意,迎春花笑逐颜开,洒满香气的杏花飞出高墙,招揽着远来的群峰;婀娜多姿的柳树,就像是多情的少妇旖旎可人!今年桃花情依旧,只是人不同。写到此我独自有些黯然!

记得在清明那日,我们从父亲的坟地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四点,母亲早早就给我们准备好茶水!喝着母亲的茶,我心里热乎乎的……

不堪回首,我们听着母亲对乡下发生事情的讲述,其中,在母亲讲到修路与开煤矿的事情时,母亲说:这里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安静啦?我们对母亲谈及的事情有些怀疑,可在后来的报纸上,我居然看到在我们家乡前面要修建一条高速公路的报道,心里是欣慰,也夹着一些淡淡的忧伤。只是这开煤矿的事情还是未知数,可是,想想在家乡满地打开的窟窿,谁又敢想想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呢?

我有些担心、忧虑,因为这些毕竟破坏了我们心里那一片静谧的风景!我是这家乡的一份子,又怎能不为之忧心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