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春光已满,三月的花事已开,三月,走在季节的眸里,只需轻轻一唤,便有如水的明媚温柔了眉眼。陌上轻寒,已拢不住一烟黛翠,斜雨如织,氤氲绿肥红瘦。

此时,梦是甜的,不必细寻,抬眼,便有满满的喜悦在怀。掬一涯溪,倚一线天,熏风过处,艳了心事,绿了妖娆。

漫步于春色旖旎,拢一指流光乍泄,看那些纸鸢向天嬉戏,丝柳呢喃,即便魂儿,此时也是柔柔的呢!

三月的雨是轻轻的,宛若游丝,如烟似雾。一帘烟雨下,蛰伏了一冬的土地敞开了怀抱,与久别的期盼深情相拥。油纸伞撑不住春色,遥望处,翠绿一披檐头静好。“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依窗而立,随手翻开一阕唐宋,便有抑扬顿挫,婉约叮咚作响的山水清音。

三月的风是柔柔的,似款步而行的女子,莲步轻摇,欲言又止,媚眼处,舞一袭绵软,盈一袖馨香。此时,心,注定不会再沉郁,因这温暖有一种穿透灵魂的力量,草长莺飞,芳菲沁暖,一剪春风摇曳心旷神怡。

喜欢春天,不仅因了春的芳菲沁暖,更因春的勃勃生机。走过冗长的冬季,阳光亮了,眼儿媚了,马儿乍了,羊儿跳了。靠墙晒阳的老爷爷,胡须上挂着惬意;蹒跚学步的小娃娃,笑声里是满满的脆响。一切于欣欣然中烂漫,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预约阳光,因为没有人会拒绝温暖,更没有人会拒绝欢畅。

最爱三月,人间芳菲四月天,三月,陌上花虽未稠,却已有暗香悄盈袖。春的味道,就潜在渐渐泛绿的枝条中,荡在鸭儿戏水的脚蹼里,飘在袅袅散开的炊烟里。三月,爱就在心头颤颤地跳;三月,梦就在枝条妖娆地笑……

三月,一个适合踏青的季节,“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拈一朵花,盈一袖香,赏一城春,踏一地梦,把酒临风,席地而坐,或品丝竹箫音,或踏歌随性而舞,起落之间,笑语滴脆,恰好一幅水墨丹青。

三月,一个适合恋爱与做梦的季节,甩掉了冬的臃肿,看青春的曲线在阳光中定格,且让身姿潇洒,且让发色缤纷,随处可见的衣袂飘飘,随处可闻的俏笑嫣然,都于无声处渲染了春情的萌动。这个季节,身边即便没有一个人可相依相拥,静静的流连于草色青青,沐熏风熙暖,听情语呢喃,何尝不会有满满的温柔与祝福在心头?

春,行也是梦,坐也是梦,睡也是梦。

且让我,把这春装进诗行,行行问情;且让我,把这春置进杯盏,盏盏融醉。摘一朵春,摇曳丝语馨香,三月的春光已满,三月的花事已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