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一个远离尘俗、世风纯朴、地杰人灵的——一块从未开垦过的处女地。在林立的大山深处,竖起的一座座井架,那向山肚子里不断延伸的巷道,纵横交错的电机车轨道,呼啸的山风和盘山峻岭的山路,再就是四季葱翠的天然植被和迷人的风景罢了。

上山的路,已不再是过去的坑凹不平的山路、土路,而是焕然一新的柏油路和水泥路了,我开车行驶着,心情却很复杂,仿佛那个拎着包包,穿着高跟鞋,追着货车奔跑的我就在昨天。

二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终于来到了拉地,二十年的变化,可谓是物是人非,这儿早已是荒草凄凄,以前的简易建筑,已一撸平地,成为了林场。在一遍残余的废墟中,在一遍断墙破瓦中,我竟然找到了我过去工作、生活的住所,我兴致勃然的在里面翻找着,居然在断墙的一角找到了水墨画《映日莲》的残片,和毛君的一条破烂的围巾,一截二胡的断柄,心酸之情油然而起,毛君,一个已逝去十八年的鬼魂,一个从前的领导,一个外表雅儒,风流倜傥且放纵不拘的男人。

逝去的往事总是在一瞬间跃然眼前。

二十多年前,一个乳嗅未退的姑娘,来到了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个拥有二千多人的井巷公司,开始了我的人生之旅。

在这里接受着山风的吹打,已接受着人情备至的关怀,长辈们用热切的目光物色着自己中意的“儿媳”,经常请到家里吃饭,送生活物品等;上层也投来了青睐,经常乘座经理的小车;单身小伙们为我的居室出工出力,增添光彩;会造景的,去万丈深的谷底,为我采摘来一束束的野百合;爱画两笔的给我送上纸笔和颜料;会玩乐器的经常为我弹琴奏笛;以各种化名落款的“情书”经常莫明其妙的搁置案头;在用“花”作为单一的对美丽的形容词的年代,被冠为“一枝花”的年轻的我,有点应接不暇了。

但天性凉薄,孤僻自居,从不出入公共场所,甚至不去看一场露天电影的我、一个不喜欢与人交往,不食人间烟火的我,正应了黛玉那句“孤标傲世谐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的话,浙浙地远离了人群,我拼命的画画,是一生中画品最多的时候,在用自己的方式排解着无尽的寂寞。

作为单身男子的我的第一任领导的毛君,当然未能免俗,他只是近水楼台而也。利用工作的借口,把我安排住在他的隔壁,在近距离的工作接触中,他那种深切的关注和痴迷的爱恋,严重的影响了工作,过于偏激的方式,让我身心俱损,他用限制我的自由,比如周末安排工作,不让回家,扣留我的私人信件等方式,让我非常脑火,为此经常战斗。

但他也有温柔的一面,比如不愉快的事,我总是第一个分享,他也会愤世妒俗,骂骂咧咧的时候还挺招人喜欢的,同时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他拉得一手好二胡,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被他拉得是抑扬顿措,柔肠百转,是夜经常听到他敲打墙壁,问一声睡了吗?然后隔着墙轻轻的聊上几句。

他同时也是一个让我备受伤害又感到无奈的人,第一次喝得大醉冲进了我的寝室,他的野蛮让正在画画的我,把水彩画颜料洒满了洁白的床单,这次反击有效,陪礼道歉退出了。第二次,让我给他打电筒到水泵房开水,途过一条沟,就势把我拉入怀里,我把电筒掷在地下,转身而去,第三次……当时我的苦楚只对我的好朋友阿孟诉说,她和我一起痛骂着他,责斥着他,同时形影不离与我相伴。

此时在贵州工作回家探亲的杨工,找上了我,他是一个温和的、沉黙寡言的人,整天里木木讷讷的,不善于言谈上的交流,在一起时那种相对无言的窘态,让我也感到不适和脑火,但他足够有征服我的绝招,首先他是一个十项全能的高手,他拉出的小提琴曲完全满足得了我的对小提琴音乐的喜爱,其次作为一个出色的工程技术人员,在当时就已经小有作为了。更重要的是,此时,我需要他,需要这种关系。我们开始交往了,假期一满他就回单位去了,我们开始了两地书信的来往,但他感情上的凉薄也让我伤心绝望。

毛君的为人开始差起来了,不时发火,有一次到一个施工点出差的晚餐桌上,为了一本发票,我俩争执了起来,他竟然用酒泼了我的脸,我和他动了手,结果受了伤。

此事在当时闹得挺大的,我的家人不依不绕,我哥为我写了上访材料。第一次的伤痛,让我情感倍受打击,几乎一振不起,几天后当我返回单位的时候,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阿孟和毛君旅行结婚去了。

我不由悲从心来,痴痴的冷笑着,朋友啊!你为何背叛?。

地球毁灭前一刹那的黑暗,灵魂接受炼狱中的悲呤,不过如此!

我的情绪低落已到了极点,几天下来已经是骨瘦嶙峋了。此时意外的收到了已分手的、不再联系的、远方的“男友”的信,了了数语,让我如见天日,他说:已从母亲处得知我的近况,他准备等这期工程试车完成后,就回来看我,到时有什么委屈,尽管向他诉说,可不要哭鼻子。当夜我枕着他的信还真是哭了一晚,一个月后他回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我们搭个窝吧,让我以后来照顾你,我要改变你的生存环境,嫁给我,让我来做吧!这次我点头了,次年的春天我们一同走进了结婚的礼堂。一年后我们双双调离了原来的单位,来到了这个城市。

就在我离开一年后的一天,朋友告诉了我一个消息:毛君死了,被埋于坑里,拉出来时,已经面目前非,尸骨无存。

我问了朋友:他不是管理层的干部了吗?怎会上了一线?朋友说跟圈内的人合不来,主动辞官,主动要求上的一线。

朋友为我讲述了他最后的一切,这是二十年来我第一次提到他。出事后,他被追认为烈士,其妻孟×被安排在镇上工作,分了一套住房,带着他们不到三岁的儿子生活至今,他们的儿子叫毛正,今年二十了在外读书,孩子的名字朋友也是第一次告诉了我,我心里振动了一下,却不愿再想什么。

我突然有了想去看望阿孟的愿望,决定我们返程回去时顺道去看看她。在一幢居民房里,我们敲开了阿孟家的门,开门的人正是阿孟,她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我,继而欢喜的叫了起来:老瘪,你是老瘪,真的是你!我们欢喜得抱着对方跳了起来,我说我来迟了,现在才来看你,不怪我吧!她说:我想你迟早会来的,我早等着这一天了,说着、说着我们的眼睛都湿润了。

快二十年不见,想不到仅大我两岁的她,已经两鬂斑白,整洁的衣着,保持着过去爱美的天性,房间不大却收拾得干净舒适,柜子上,摆放着毛君去逝前一家三口的合影,我又一次的看到了他,眼神里充满着甜密和安祥,我想他生前一定很幸福吧!不知为啥,此时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半点的怨恨,有的是一丝丝淡淡的苦楚,我的眼晴又湿了,忍住了难过,告辞出来,阿孟附在我的肩上悄悄的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秘密,这正是当年她的所为的原因,我听后惊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可见命运是怎样的折磨和摧残着这个善良的女人,让这个女人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原谅!此时我突然感到了自己的渺小,此时连书写这个词的力气也没有了,已无济于再去做些什么,但就是两个字盘绕心间,原谅!原谅!

多年以后的今天,值此清明节到来之际,毛兄,恕我一直没有去看过你,但现在我奉上我的祭语:你安息吧!今个清明,我会为你燃上一柱香,死者为大,一路走好!但请你保佑你妻阿孟,遇上一个好男人,让他替你照顾她的后半生吧!

一并告慰那些为井建事业深埋地下的亡灵,你们也安息吧!

2013年3月31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