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一阵声音惊动了,意识到这是家里那只老猫弄出的响声。起身走到客厅,看到它趴在阳台上通往小院的纱门旁,盯着外面看。那里,一团松软的白色正在半空中飘浮,板栗大小,是粘成一团的柳絮。它引起了猫的关注,猫用爪子用力抓挠纱门的钢丝网,发出咝咝啦啦的声音。我拉开纱门,柳絮飘进屋子,落到地板上。猫兴奋地追过去,小心地用鼻子嗅,柳絮便向前移动,猫的鼻息足以吹动它不停地滑行。

柳絮飘飞,揭开了夏日之美的序幕。

5月上旬的清晨6点钟,天色已足够明亮。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小院木栅栏围墙外面,十来米开外,三棵瘦削挺拔的槐树,叶子被昨夜的一场急雨洗得清亮。几只麻雀落在最近那一棵树的树杈上,冲着小院摇头晃脑,叽叽喳喳,仿佛在议论什么。

最可能成为它们评议对象的,是各色各样的花朵。小院不大,但种满了花。最为醒目的,非硕大饱满的绣球花莫属。绣球种了两棵,一棵是无尽夏,原产于美洲大陆北部的品种,栽在花盆里,茁实茂盛,粉紫色的鲜艳花朵被椭圆形绿叶簇拥着,热烈张扬。另一棵是栽在地里的欧洲木绣球,株形略高而疏朗,浅绿色花朵沁出玉石般润泽的光亮。它们来自各自遥远的故乡,此刻却隔着一丛叶片碧绿肥厚的玉簪,彼此相守相望,共有一处家园。论到和谐相处,并生共存,植物界堪称典范。

几株蔷薇等距离排列,柔软的枝条沿着木栅栏攀援,密簇簇的深红色花朵缀满了栅格,有几朵钻出菱形木格伸到墙外,向过路人点头致意。最让我惊喜的,是蔷薇脚下的几棵郁金香。去年初冬挖坑埋下种子时,我并没有抱什么希望。这个地方冬天漫长而寒冷,零下二十几度是常有的事情,但它却扛过严寒发芽了,三五片条状披针形叶子,托举出艳丽的花朵。它们孤独地兀立着,仿佛战场上单兵坑里的士兵,让人对其生命力的坚韧生出敬佩。

麻雀还在聒噪,应该是注意到了更多的花。两棵紧邻的百合,一样的高低粗细,开出的花一棵金黄,一棵猩红,好像在彼此较劲。一排鼠尾草挺举着紫色的花穗,有一点风就会摇摆。毛地黄那一串绛红色的花朵,适合想象成童话中小精灵们使用的酒盅。俗名野菊花的木茼蒿知道自己低矮,为了显示存在感,便努力绽放星星点点的金色花朵。比它更低的是矾根,有着大理石般纹理的叶子紧贴在泥土上,分别是橙红色、墨绿色和古铜色,会不会也被麻雀当成花朵?

麻雀该是得出了结论,也许另有任务,扇动翅膀飞走了,让树枝有了瞬间的颤动。只一会儿的工夫,阳光强度便增加了不少,槐树叶金黄闪光。我走过树下的小石径。昨夜一阵毫无预兆的电闪雷鸣后,便是一场骤雨。这样的雨水总是属于夏天的,虽然来得似乎有些早。泥土经雨水浸泡,两块小石板陷落下去,连同缝隙之间的几株芝樱。我取来铁锹,铲了一锹土填在石板下踩实,又把匍匐在泥土里的芝樱扶起来。我曾花了半天时间,蹲在这条十几米长的小径旁,种下两百多株这种微小的地被植物。它的小小花朵清丽可爱,要把脸贴近才能看清楚。植物的形态千姿百态,每一种美都积淀了亿万斯年的生长和进化,都值得珍视。

石径的尽头有一棵杏树,低矮纷披的树冠间,已经结出不少青绿的杏子,枣子大小。想到苏东坡的那一句“花褪残红青杏小”,写的正是这个时节的模样。此刻的它和梅子又有些像,于是联想到了望梅止渴的掌故,进而又想到了另一句诗,杨万里的“梅子留酸软齿牙”,齿颊间也忽然感到了一些异样。

喜欢古诗词,读多了,便知道诗人们也并不羞于描绘这等细微幽美的景致。深邃沉郁如杜甫,每天忧虑家国社稷的安危,牵念黎民百姓的悲苦,但也会在浣花溪旁的草堂里,苦中寻乐,观赏身边寻常风景,写下这样生动的诗句:“糁径杨花铺白毡,点溪荷叶叠青钱。”柳絮落满了地面,浮萍点缀着溪水,生机盎然。此刻在我脚下,方圆几平方米地面上,也落满了多种植物的花和果实,有山楂花,有榆钱,更多是海棠花的细碎花瓣。这里的海棠树成排成片,连绵不断,花事炽盛时如同一片白雪的海洋,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如今花期已尽,一地银箔似的碎屑,在提示曾经的盛大恣肆,仿佛炭火熄灭后的余烬,依然散发出微热。

音乐声响起来了,是隔壁小院那个退休多年的工人大哥在拉胡琴。曲调欢快奔放,听来有几分熟悉,想起来了,是一首名为《骏马奔驰在草原上》的老歌。那正是他年轻时流行的歌曲,那时也该是他生命的初夏季节。大哥很勤快,在小院里种了芫荽、小葱、小油菜,鲜嫩无比。他昨天在院子前面的空地上栽了一棵花椒树,并建议我也种点什么,荒着也可惜。我有些动心,但种什么好呢?考虑再三,我打算撒上一把格桑花的种子。格桑花耐活,不用打理,适合一向疏懒的我,它细长的茎秆栉风沐雨,从天地间汲取养分,生长得茁壮茂盛。到了秋天,各种色彩的美丽花朵会竞相绽放,在这个多风的地方,起伏摇曳。

从拱形的木门下走回小院,门框旁那一株去年春天种下的紫藤,终于绽出了绿芽,此前我曾担心它是不是被冻死了。这也是常有的事情。每年春天,路边那一排茂密深绿的冬青灌木丛中,总会有一些灰白干枯的枝叶,把生命停留在了寒冷的冬季。

我端详紫藤枝杈间那一簇簇初具绿叶形态的芽点,青绿中有一些嫩黄。虽然晚了些,但一天强似一天的阳光和暖风,会让它们在此后的日子里迅疾成长。我仿佛看见,一个月后,它细弱柔韧的枝条爬上了拱门,不断分蘖延伸,彼此牵连纠缠,将拱门变成一个绿色的穹隆。

那时,它会开出一串串蝴蝶形状的紫色花朵,如同一条条垂落的珠帘,淡雅的香气会吸引来蜜蜂。在小院里晒太阳打盹的猫,听到蜜蜂的嗡嗡声,会一个激灵醒来,兴奋得两眼闪光,一次次跳跃,试图捉住飞舞的蜜蜂。

猫捉不住蜜蜂。我的一支钝笔,也只能约略地捕捉住一点这个季节的美,将它的形与色、光与影、声音与气息,努力地留在字行间、纸面上,化作记忆中的一缕馨香。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