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正处于社会转型期,有些人的想法千奇百怪,做法形形色色。但有一点却出奇地一致,无论处于社会哪个层面的人,都在“拼孩子”,说什么“决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殊不知,“拼孩子”只是表面现象,不过为转嫁父母自身的压力而已。真正逃不脱、躲不过的,其实还是“拼父母”。

中国自古便有传统的父母之道。《礼记·大传》有云:“其夫属乎父道者,妻皆母道也。”近几年,行父道者奇招迭出,有著名的“狼爸”“鹰爸”等,对子女读书上学管教极严,违规必惩,动辄打骂……据称,上述做法貌似效果还不错,毕竟,孩子们看上去好像很有出息的样子。

相对而言,当下的“母道”却较弱。有教育家说,虽然社会上也有个别“虎妈”出现,但很多母亲只知督促子女,自己却没有跟着孩子一起读书。“孟母”般督促孩子读书的妈妈,竟被这些所谓的“教育家”说着冷酷的风凉话。其实,无论什么时代,都不可能要求做母亲的能陪着孩子一起读书上学,尤其在广大农村。

但是,古代确有“母道”一说。南开大学的校长在一次讲演中,提到自己小时候的家庭常态,是四口人各自捧着一本书在读。《齐鲁周刊》亦曾载文,婴贝儿集团董事长刘长燕,只有初中毕业,但学历不等于学习力,学习力比学历更重要,是阅读让她这个没有高学历的人,有了超强的能力。随文配有一张照片,有一年国庆期间,她和丈夫一起读《群书治要》,儿子读《尚书》。

《广雅》曰:母,牧也。言育养子也。育养重于生产,母亲应是天生伟大的教育家。英国著名的妇女问题权威霭理士曾谈到怎样担负起做母亲的责任:这种母道的任务,若是做得好,也等于一个必须维持许多年的职业,而其所需要的全神贯注,也许还在一般专业之上。

当母亲也要“敬业”。套用波伏娃的名句:女人不是生了孩子就是母亲,而是,后来将孩子培养成人才称得上是母亲。之所以说现在的母道较弱,一是既为人母竟不读书,二是即使读书,阅读范围也太过狭窄,只顾及自己的兴趣,不关心孩子的阅读。记得有一年“三八节”权威调查显示:不管是职业妇女还是家庭主妇,在对阅读内容的诸多选项中,选择最多的是生活时尚(71.3%),其次是休闲娱乐(58.9%)……亲子教育类图书排在11名之后,只占27.6%。

被调查的妇女从三十至五十岁,如果有孩子,正是做母亲责任最重的阶段。一个人的阅读习惯,大多是在青少年时期开始培养,这个阶段的阅读,常常是饥不择食、狼吞虎咽。到中年以后,就会有选择地阅读,细嚼慢咽,辨别力增强,体味也更深。

世界上读书最多的是犹太人,这跟他们为世人所推崇的“母道”不无关系。犹太妇女当了母亲后,有一条必须做的事情,孩子到了该读书认字的年龄,将书滴上蜂蜜,让孩子去亲吻,有的干脆将蜂蜜涂在书上,使孩子对书的第一感觉是甜的、香的。

有个经典概念:“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生的成败往往取决于各种各样的关系,人跟人的关系,人跟社会环境的关系,人跟物的关系,人跟自然的关系,人跟自己灵魂的关系等。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系:即人跟书的关系。一本书就像一根绳子,只有当它跟捆着的人发生关系时,它才有意义。

跟书有了一种亲密的关系,兴趣就有了,会养成读书的习惯。阅读的兴趣决定品味,品味决定读什么书,读什么书决定境界,境界决定有什么样的人生。先哲曾有高论: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应该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尤其身处竞争激烈的喧嚣之中,多读书才能找回自己的灵魂,守护住自己的心智。

扩而大之,一个民族的精神状态,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全民阅读的水平。社会文化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也要看全民的阅读能植根多深。一个国家哪些人在读书,都读哪些书,同样,也决定了这个国家的未来。这正是近年来全社会开始重视读书的原因。

家中有书籍,就像房子有窗户一样敞亮。不读书的家庭,也容易精神有残缺,唯家中的书香,才能使人类的精神越来越健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