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成簇的杜鹃花从浓绿的树丛间红艳艳地涌出,这是山间四月的标志性景观。泡桐在高处,喷薄着如炬的花朵,尽情招摇于碧空。春涧鸟鸣,香雾盈鼻,可以感受到,盛大的花事已在山上展开。数不清的花朵是春天的信使,在旷朗无尘的天地间夭夭荡漾。

因为阳光,山色清晰并鲜亮起来,到处都是吐翠的焰影。岩畔欹树欲倒,危姿颇有仙风,如振翅欲飞去。古松老杉,如龙吟鹤舞,又恍若神兽逡巡。一路危磴千级,层岩回旋,泉声幽咽,松涛阵阵,飞溪琤琮。群峰青霭若绢拭,丛林岚气似云蒸。新篁夹道,野茶爆芽,远山遥看如城堞,寺观仰瞻似仙隐。

我们小憩于半山亭——因为到这里,此山才爬了一半。在亭子前,我们看到的却是“垂玉亭”的匾额。“垂玉”二字,惊世骇俗,让人眼前一亮。亭虽小,但岿立于崖,飞檐凌空,山风凛冽,飞瀑如雨。此亭,来头不小。毛泽东于1932年8月率领红一方面军,曾在此打尖小歇吃午餐。古代,众多大诗人在此写过诗。一个普通的亭子,却有一干伟人、名人在此歇脚、赋诗,这并不多见。

所谓“垂玉”,乃瀑布也。只见两道飞瀑从崖上泻下,鸣玉相和,散为仙女裙裾,映出七彩霓虹。明人徐芳观此瀑,有“寒飔扑面”“崖端澎湃”“崩雪卷玉”“烟雨数丈”“天日为蔽”之语,写出其非凡的气势与情态。一旁有石刻“玉练双飞”,这四字不如“垂玉”惊艳,但也为其增色。命名“垂玉”者,心中有大壑。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当年曾在这座山上读书,师从北宋思想家、哲学家李觏。曾巩有两句形容此处风景的诗句:“树杪苍崖路屈盘,半崖亭榭午犹寒。”李觏则写下《垂玉》一诗,用了“飞流直下三千丈”之句,化用了李白的诗句,虽说有夸张的成分,但对家乡山水的赞美是诚挚的。

亭中观瀑,沐风饮水,不经意间回头望去,忽见四围青山间,浮出团团白云,它们翻滚如涛,盛在半崖,恍若梦境。山谷如一巨盆,盆底即为南城县城,但此刻,城郭街道、市井烟火皆已不见,只有那云海席卷冲腾,蹿跃澎湃,狂悖泛滥,状如洪水,无奈四山如笼,纵然躁动嘶鸣,也无从挣脱。没想到在半山亭休息眺望之时,遇上了一片滚滚云海。明代诗人万言策咏半山亭:“危亭一以眺,已自出人间。”这就对了,这里已是仙境。山下烟火市声逶迤而来,近在咫尺,却被云海遮挡,顿时隐去了世俗城阙、人间悲欣。

俯瞰云海苍茫,但闻云瀑怒号。山下似已阴,山上却正晴。不知山顶云,化作人间雨。亭外阳光普照,姹紫嫣红,春深似海,翠筠如染,梵钟悠悠,声如天籁。天上耶?人间耶?休要管他,我等继续在山中寻觅神仙们的足迹,以及这座仙山的前世今生。一路有友人介绍:这里是“寿仙娘娘”麻姑仙女的发祥地;这里有唐代颜真卿的“天下第一楷书”——《麻姑山仙坛记》;这里是朱熹“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赋诗处;这里有李纲、文天祥主管过的麻姑神殿——仙都观;这里是葛玄、葛洪、白玉蟾追慕过的云中洞府,是葛洪炼丹处;这里留下了谢灵运、白居易、刘禹锡、曾巩、杨万里、陆游、汤显祖、曾国藩等名士的诗文……

那么多名人都来过,我们也来走一遭。各人心中一座山,各人眼前一汪云。各人笔下一片景,各人纸上一畦情。胸襟不同,则气韵不同;经历不同,则境界不同;笔力不同,则文字不同。

对一般人而言,知道“麻姑献寿”的故事,知道《麻姑山仙坛记》,也就够了。记得小时候家里贴过“麻姑献寿”的年画,艳丽而梦幻:一个神话中的仙女踏着祥云,在天庭的琼楼玉宇间行走,衣袂飘飘;她手托玉盘,盘内有寿桃寿酒,一童子背着一巨大的仙桃相随。至于《麻姑山仙坛记》,它当然是学颜体楷书必须临摹的碑帖,其苍劲、敦厚、雍容、挺拔、正气,无人能及,不愧为“天下第一楷书”。

此时,云海正在不远的地方缱绻,覆盖在县城笋林蜂巢似的楼宇与屋顶之上。麻姑山海拔不过一千一百余米,却超拔于凡尘,讲述着天穹上的仙人传说。

龙门桥下有神功泉,传说为麻姑酿长寿酒的酒泉。因石盂刚能入勺,神功泉又名“一勺之多”,这四字大有深意,令人想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此泉水比山下水稍重,后为葛洪发现。他流连不去,在此砌炉炼丹。葛洪仙井遗迹犹存,其井水清澈,仍可饮用。龙门桥下,锦溪之侧,有“日”“月”二泉:日泉形如朝阳,大若盆;月泉似半月,半盆大小。泉水终年不涸,甚奇。

碧涛庵古刹,有神应泉和两排如卫兵的森森古柏。庵内苔痕深厚,静若远空。不远处即大名鼎鼎的仙都观,它依山而建,肃穆庄严,供奉着古老的麻姑塑像。

麻姑为何人?有人说麻姑是妈祖的化身,而麻姑山紧邻妈祖的诞生地福建。麻姑跟妈祖,一个是寿仙娘娘,一个是海神娘娘,她们都是农家女子,都年轻美丽、善良慈悲、普度众生,都救苦救难、法力无边。有史家考证,麻姑应为妈祖信仰之先声,在山为姑,在海为祖。有传说麻姑是一名叫麻秋的将军之女;颜真卿的《麻姑山仙坛记》记载,麻姑为神仙王方平之妹;还有一说,麻姑为秦始皇的女儿——这就抬高了她的出身。但当地的传说是,麻姑是山中一个老农麻老爹五十岁时生的一女,普通的农家小妹而已。她聪明漂亮,心地善良,经常为村里的孤寡老人挑水、洗衣、砍柴。

仙都观中的麻姑像,体态端庄丰盈,含眸凝视,面带微笑,与我在福建见到的妈祖像大致相同。我们又徒步爬上了位于山顶的麻姑塑像广场,塑像依然是一副朴素慈善的模样,麻姑身旁左仙鹤,右神鹿。此时云雾渐起,山谷中的云海在往上漫溢,飘散为缕缕轻烟,如鸟羽,如溪流。麻姑高大的塑像似乎正在云雾中升腾。作为一个被景仰的仙人,麻姑有许多传说,然而我最喜欢的还是她扶危济困的村姑形象,比如她救助饥饿的老人、患病的婴儿、遭灾的村民、受伤的小鹿,她忠于感情、疾恶如仇、怜恤他人、热爱万物、心地善良……跟妈祖一样,麻姑有着菩萨心肠,千百年来,她所做的好事在被传扬的过程中晕染上了神话色彩,她因而被拔高成仙,但其本质是一个人,一个普通人。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句话用来形容麻姑山太贴切了。此山有着汩汩灵性,涓涓清音。有明代官员为《麻姑山志》作序时形容此地“神宫翼翼,仙迹彰也;表颜森森,芳躅标也”。为麻姑山写的诗,谢灵运有“遂登群峰首,邈若升云烟。羽人绝仿佛,丹丘徒空筌”句,白居易有“籍庭云色卷青山”句,刘禹锡有“云盖青山龙卧处,日临丹洞鹤归时”句,李商隐有“从来系日乏长绳,水去云回恨不胜”句。清人罗鈵在游麻姑山时,邂逅了更壮阔的云海:“至半山亭,俯视下界,模糊莫辨,四山云气腾涌,如泛海涛;城市晓烟万缕,遥与云接。风过处,则披离四散。”古人称麻姑山为“白云乡”“云门”“云泉”,古人说的是云,说的也是境。“白云乡”出自《庄子·天地》,比喻“仙乡”“神仙居所”:“乘彼白云﹐游于帝乡。”徐霞客两次来麻姑山,说此山“以水胜”,他不如我的运气好,若是春和景明之时,遇上一次滔滔云海,他一定会记上麻姑山“以云胜”。云者,仙也。即使没有云海,麻姑山也是重重云境,道道云门,处处云乡。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