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荆州,过岳阳,长江自西南向东北流,大概是沿着幕阜山西麓,一路到武汉,才掉头回南,由大别山幕阜山间的宽绰谷地夺路奔出,往江西安徽去,渐东渐远,成为“滚滚长江东逝水”。武汉是一派龟蛇锁大江,江北汉阳龟山,江南武昌蛇山,紧要的咽喉之地。江流再折转往下,而新洲,而团风,又是两山相夹,江北黄州是东山,江南鄂州是西山。

东山有名,赤壁在焉。赤壁另有名字叫赤鼻矶,这个更形象,赭红色的山岩自黄州东城绵延向西,缓坡,微隆,数里后陡入长江,后来江水虽然下撤,由江堤上远眺,山岩之象,果然在摹仿一个红鼻子。蹬鼻子上脸,就是当日苏轼“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所攀俯的山坡,临皋亭、雪堂,都不远,估计他开荒种田的“东坡”,就在沿着山根往东走的城门外。清人爱东坡,在矶上修庙,不供菩萨罗汉,也不供三清诸神,也不为苏子塑金身,而是供养楷书大字雕刻出来的前后《赤壁赋》,我每次去看,都觉得很感动。

由赤鼻矶下解缆登舟,划向对岸,江水南流,船走斜线,三四里水程,上岸点稍稍偏南,会是龙蟠矶附近,今天此矶上筑有大名鼎鼎的观音阁。由龙蟠矶登上江岸,眼前就是鄂州城,西山像一顶纱帽高出在城北街巷房屋之上。西山比东山要高远不少,就像蛇山比龟山要深幽,蛇山后面,又生发出好几条山脉,贯通武昌城,西山也是,山后有山,连绵不绝,亦令鄂州成为半城山色半城湖的都邑。当日东坡困居黄州愁城里,与朋友划船过江,在西山上留下的脚印不少,我估计与东山的心斋比较,他西山的漫游,更像是放风,几只八哥由笼子里飞出来,抢抢榆枋,嘲讽一下正当时的鲲鹏们,又重新飞回笼子里去,总会吸到一点自由的空气。

历次的放风,当然会生发出诗文,以苏轼写日记一般创作的热情,他集子里写西山的文本,也留下不少,但他老人家的高才,好像都被黄州霸占了,由手缝里漏出来的几个鄂州诗,都算不上好。又得亏他的苏辙大弟,出来弥缝,子瞻不足,子由补之,遂有《武昌九曲亭记》。“齐安无名山,而江之南武昌诸山,陂陁蔓延,涧谷深密,中有浮图精舍。西曰西山,东曰寒溪,依山临壑,隐蔽松枥,萧然绝俗,车马之迹不至”,武昌这个ID,自孙权以充沛的武德兴起,一直以来,都是分配给鄂州的,近现代随着京广铁路的显出,才被武汉夺舍。子由提到的浮图精舍,即今日的灵泉寺,离重新修筑的九曲亭不远,碧瓦朱墙,的确是隐藏在山壑林木里。灵泉寺中还有不少泉眼,在向外涌流着泉水,积成一池“菩萨泉”。我想带两瓶回去煮煮茶,也沾沾苏门诸友的仙气,被寺里的僧人们哈哈哈嘲笑了,他们说泉池久未疏浚,他们寺里,自己用的,也是城里接入的自来水。

历代写苏轼的文,苏辙最好;苏辙写苏轼的文,好的有两篇,一是这个《武昌九曲亭记》,它写出了苏子的“仙气”:“昔余少年从子瞻游,有山可登,有水可浮,子瞻未始不褰裳先之。有不得至,为之怅然移日。至其翩然独往,逍遥泉石之上,撷林卉,拾涧实,酌水而饮之,见者以为仙也。”童子时两兄弟如此,中年后又何尝不是如此,结伴来探西山的林泉,老少年,初心在,最难得。另一篇是《东坡先生墓志铭》:“既而谪居于黄,杜门深居,驰骋翰墨,其文一变,如川之方至,而辙瞠然不能及矣。后读释氏书,深悟实相,参之孔、老,博辩无碍,浩然不见其涯也。先君晚岁读《易》,玩其爻象,得其刚柔远近喜怒逆顺之情,以观其词,皆迎刃而解,作《易传》,未完,疾革,命公述其志。公泣受命,卒以成书,然后千载之微言,焕然可知也。”东坡在鄂黄间,读黄老,悟实相,进而学易,传蜀学,知者当以为神。

写西山的诗文,另外的名篇是黄庭坚的《武昌松风阁》,他崇宁元年(1102年)系舟樊口,重访西山,为风雨所阻,夜宿新构的松风阁,听了一夜的松风:“老松魁梧数百年,斧斤所赦今参天。风鸣娲皇五十弦,洗耳不须菩萨泉”,松树的龙吟歌吹,比寒溪边灵泉寺中的泉水更加清幽甘美。此时东坡已弃世证道,山谷先生也老如古松,他在等候任职黄州的张耒渡江来访,“东坡道人已沉泉,张侯何时到眼前?”第二天,张耒(文潜)赶来了,他们一起“寒溪西山寻漫浪”,“经行东坡眠食地,拂拭宝墨生楚怆。水清石见君所知,此是吾家秘密藏”,黄庭坚在另一首《次韵文潜》里,记录他们的行程。在西山的林泉里,继续热烈谈论着他们的老师,苏子留下的“幽灵般的踪迹”,松风灵泉一般,正在延异成为无上菩提的“秘密藏”。

我去西山两次,都是在武昌大道边停车,沿后山南门曲折向北,与苏辙自东边寒溪路登山,黄庭坚自西边樊口公园登山的路数有不同。入南门数百步,即可看到九曲亭翼然在北城之上,当日蔓延的陂陁、深密的涧谷已变成街区,曲折的寒溪也难觅形影,刻在亭中的《武昌九曲亭记》,虽然比不上对岸东坡赤壁庙堂中的《赤壁赋》气派,以子由的谦抑,估计也不会计较个啥。过九曲亭数百步是灵泉寺,从前的西山寺,菩萨泉盈盈在兹。过西山寺往西南步行一千余米,就可以看到修葺一新的松风阁,阁分上下两层,一楼里布置有黄庭坚以他的长枪大戟,“树梢挂蛇”,“荡桨笔法”写出的《武昌松风阁》的复印件,原件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我在阁前小院的石桌边坐了半晌,其时冬阳温暖,腊梅幽香,公园管理方还未及在阁子周围补种上松树。有一天松树长成,真迹返回,松风阁会焕发出它的灵晕,与东山东坡赤壁一样,它们都曾是北宋荣光的顶点。

如果说东山如鼻,西山就有一点像耳朵,九曲亭在耳垂,菩萨泉是耳道,松风阁在耳廓。沿着松风阁背后的耳脊北行,在江边的山崖上,修筑有吴王宫。据说当日孙权称帝,将他避暑的夏宫立在西山北峰的江渚,一时东吴的名将,周瑜、鲁肃、陆逊,美人,孙尚香、大乔小乔,恐怕都曾在此留连徘徊。“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我觉得苏轼站在赤鼻矶上看江流,千堆雪恐怕多半是在“故垒西边”的西山诸峰脚下生成的,以赤鼻矶的鼻头,能卷起十堆雪就不错了。当日周郎们,会聚在西山的行宫之中,“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吴王宫往上,西山的主峰,武昌楼危然挺立,气喘吁吁地爬到顶楼,沿着楼外的回廊散步,可以东西南北远眺。其西是江夏、嘉鱼、武汉、新洲,梁子湖,云梦泽生焉;其北是团风、罗田、麻城,大别山的南麓;其东是浠水、蕲春、武穴,大别山的西麓;其南是黄石、阳新、大冶,幕阜山的北麓,山河俨俨,原野茫茫,江水浩浩荡荡,别吴楚,分荆扬,一脉贯通。向东俯视,江流之外,黄州城历历可见,赤壁、东山、遗爱湖、安国寺、青云塔,皆可指顾。

由武昌楼上下来,沿吴宫外丛林中的栈道下山,路边碑影闪烁,坟堆不少,本地人来来往往,好像也并不介意。夕阳里我信步向前,看到路边竹林中有一条小路,拐进去,几个折转,小路通向一片崖头空地,崖下就是长江。我发现空地前站着一个穿夹克衫的中年男人,正在两棵树之间架起的木棍上做引体向上,他身后有他自制的好几副哑铃,做俯卧撑或者仰卧起坐的竹席,沙袋,一边依着山崖,还搭出了一间小小的草棚,草棚中有一只木凳,原来他在这里,开辟出了一个朝夕行乐的营地。他微笑着回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轻盈地做着引体向上,看来我贸然的闯入,并没有打扰到他修行的清兴。

我由竹林返回到栈道,继续往山下城市灯火中走去。这间山崖上的草棚,给我的印象,并不亚于九曲亭、菩萨泉、松风阁、武昌楼,第二回来西山,我又特别跑去看,这次没有见到它的主人。我觉得草棚的气象,也没有输给东坡的临皋亭,“东坡居士酒醉饭饱,倚于几上,白云左缭,清江右洄,重门洞开,林峦坌入。当是时,若有思而无所思,以受万物之备,惭愧!惭愧!”草棚主人茶余饭后,来他的“玩艺窝”健身的时候,气沉丹田,挺胸收腹,也会见到此番景象,与千年前东坡所见,并无不同,也会感受到习习江风,“万物之备”。坟垄间的下山路边,他是谁?东坡?子由?黄山谷?张文潜?或者是我?或者是大王叫我来巡山的小钻风?对,东山有临皋亭,我西山有一个小钻风草棚,也很登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