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人间四月天,凤凰山的四月那是争先恐后、只争朝夕“拼命”的日子——采茶是门技术活,什么时候采,什么天气采摘什么茶叶,门道多多,讲究一套又一套。一株茶树,采与不采;一枝茶叶,留与不留,留三片、两片还是一片,全凭茶师父的经验。茶师父下手时,角度、幅度和力量大小,全靠传帮带、口耳相传和个人悟性。天地万物规律,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有约定俗成地如此如是……

山起雾了,有诗意、有唯美、有浪漫、有山韵。潮汕屋脊在凤凰山,山势奇异,怪石嶙峋,岩洞、奇石、怪景、高峰外,最大的一块石头在正脊,人称“凤鸟髻”。头顶一束高耸发髻,人精神有范;而顶着一束硕石“发髻”的凤凰山,确实威武、端庄!山名曰“凤凰”,乃天上凤凰神鸟降临赐福。

古籍中,大肆赞美凤凰的记录有不少。如《山海经》赞誉凤凰,“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说文解字》认为凤凰“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见则天下大安宁”;《宋书·符瑞志》称凤凰“食有节,饮有仪,往有文,来有嘉……威九道,备文武,正下国。”

都说人间四月天,凤凰山的四月那是争先恐后、只争朝夕“拼命”的日子——稍不留神,错过采摘期,茶叶变落叶、宝贝变渣渣。茶叶制作可以实现机械化,人力工序可以被半机械化代替,但采摘茶叶这活儿,唯独只能靠人工,依靠茶师父。采茶的人多为女性,当地人都称“茶姑、茶嫂”为“师父”,这是尊称。无上的尊贵和荣光于“师父”二字一身。采茶是门技术活,什么时候采,什么天气采摘什么茶叶,门道多多,讲究一套又一套。一株茶树,采与不采;一枝茶叶,留与不留,留三片、两片还是一片,全凭茶师父的经验。茶师父下手时,角度、幅度和力量大小,全靠传帮带、口耳相传和个人悟性。如雨天,水仙茶可以一叶不留。晴天的凹富后,每一枝都需“留一手”。留一叶处,为了来年缺口处暴芽。天地万物规律,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有约定俗成地如此如是。叶子与树体分离时,用大拇指与食指配合,重重出手、轻轻下手、快快收手。快狠准,决定采摘的速度与质量;举重若轻,决定了叶子被迫分离时的“伤口”的深浅——深了,伤口变乌变黑;浅了,有利于茶树疗伤自愈。茶师父的举手投足,讲究机缘和时机。常年采茶师父的手异于常人,手部青筋明显,手指细长,手掌健美。人与树、树与人,天地人,惺惺相惜。树吃雾、人顺天,日夜星辰,循环反复!

采摘老茶树的场面,可真是热闹!茶师父站在梯子上,有的古茶树放不下人字梯,她们个个如齐天大圣附体,踩着枝枝丫丫,轻功般左顾右盼,一会儿工夫,茶筐就满了。茶师父相互之间也有体谅和照顾——年纪大、个子小的主要采摘低段位的树叶,高个子、年富力强、长手长脚的就采摘高段位的树叶。茶师父一般都较为固定,有的在同一农家服务超过15年。年年见、年年采摘,对茶树熟悉,对彼此了解。人对人有印象,人对树有感情,树对人不陌生,互为天成,好一幅现代古茶树图!古茶树传说始于南宋末年,《潮州府志》(嘉庆26年,1547年)中记载——宋帝昺年间,凤鸟赐茶,帝昺神种,撒籽成林。茶树古不古,看树干、枝条上的苔藓。略微发白的青苔藓,古朴苍劲,无声自威!

涂建新祖祖辈辈都是茶农。古茶树世袭,一代传一代。年过六旬的他,爬高爬低,灵活自如!遇上下雨天,几乎天天都在雨中“洗澡”。忘我采茶、全情投入的涂建新,在树上有个不自觉的小动作,采着采着,伸出舌头。独具香气的茶树叶,恨不得一口落肚?有一年春季,午后采八仙,下午晒青。一场小雨突如其来,茶叶在享受日光浴。等到收茶时,雨停了,太阳又出来了,竹筛上的茶叶都是雨水。茶农继续晒青,当晚入场浪菜,第二天正常炒茶、初焙。试茶后,众人觉得八仙的香气异于往年,清香扑鼻,回甘无穷。左邻右舍的茶农都有同感,晒青遇雨水,八仙品质甚于往年。采摘好茶叶回家,树叶变茶叶的万里长征,刚刚启程!

涂建新的做茶手艺源自祖传。不善言语、不苟言笑的他,做茶时更加严谨,严肃到有些无趣!其祖父涂俊是土生土长的凤凰“茶人”,1908年出生于凤凰镇大坪村,自幼聪明好学,他在有限而短暂的53年时间里,习得单丛茶种植及制茶技艺。独特的制茶经验使涂俊在凤凰茶区名声大噪,受到乡亲们的尊重。茶叶采摘后,能否将每片叶子的香气和独特韵味发挥到极致,这是考验“茶人”真功夫的关键环节。

涂建新眼中,祖父在“晒青”工序上创新了“筷子功”。祖父为避免“伤青”,用筷子轻轻将重叠的茶叶夹起来,使叶片分离。用筷子夹,而不是用手直接触碰是有讲究的,在晒青的过程中,如果人手经常拿捏茶叶,手温手汗容易“伤青”,手的温度也会对茶叶产生影响,用筷子轻挪茶叶能够保证茶叶晒青的质量。有意思的是,凤凰山家家户户都制茶,独门秘籍一般都藏着掖着,而涂俊心胸宽广,无私地将自己独特的晒青手法分享给乡邻。山谷的“茶人”茶青晒埕,由于晒的面积较大,使用筷子无法伸到中间去夹开茶叶,茶农们便在涂俊“筷子功”的基础上,改用干净的扫把,在晒青时轻轻掠开重叠的茶叶,使茶叶均匀萎凋。1954年,人民政府扶持凤凰茶叶生产发展,涂俊等人组织了生产互助组,带领“茶人”开垦荒地种茶、恢复老茶园。1955年,涂俊等人制作了一款优质好茶,寄往北京送给毛主席,并收到了代表感谢的回信。好心做好茶,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成为涂家的家训。

白天采茶、下午晾茶、晚上制茶,采青、晒青、晾青与做青、炒青和揉捻、烘焙。涂建新口中念叨着祖父教的烘焙心诀:“起炉着好炭,碎炭压实实,火夫抹平平……”我虽然听不懂,但明白“起炉”的好坏,影响着炭焙的品质。涂建新将炭烧红后捣碎,若不捣碎,炭化成灰时,体积减小,压得平实的稻壳灰表面局部出现沉降现象,下层炭火失去稻壳灰的阻挡,火力直接发力于茶叶,导致与“沉降”位置相对应的茶叶烧焦,甚至起火。细节决定成败,小小的动作,影响茶叶的生与死、好与坏。

涂家人常常通宵达旦,争分夺秒地烘焙劳作结束后,东方已吐白——暗蓝色的天幕上,星星仍在眨眼;地平线的一抹亮色,燃起了红霞。红霞主动向星星打招呼,穿透山雾,洒在草木之间。一宿未合眼的星星,一直暗中观察涂家人的一举一动。天色渐亮,凤凰山上空笼罩着橙红、紫黄的朝霞,凤鸟髻精神抖擞,意欲展翅高飞。沉寂了一宿的山雾,渐渐隐退,明净而蔚蓝的苍穹诉说着山雾昨夜的故事。

陶渊明心中有南山,梭罗眼前有瓦尔登湖,高更眼中有塔希提岛,世居凤凰山的山人眼里只有山韵、草木。晨起,泡一壶茶,汤色澄明,山韵醇厚的凤凰茶,喝第一杯,一见钟情;喝第二杯,念念不忘;喝第三杯,不离不弃!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