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雪小禅,她的文字清凉、幽深、恣意、决绝。像赤足踏着晨露而来的白衣仙子,发出了荡漾与迷乱的气息。又像冬夜里不期而遇降临激情燃烧的雪。是的,激情燃烧的雪。

你听,你听,雪在烧,烧的速度多么可爱,多么让人欣慰——哪怕是向死而生。别理睬那些空虚,那些非议,那些是是,那些非非。和雪燃烧相比,多么式微。生这一场,如此轰轰烈烈,不肯寂寞。冷艳到销了魂,低调到跋了扈。雪,你展翅翱翔吧。哪怕,胸前滚烫,背后冰冷。

雪的文字就是这样冰冷得滚烫。

你听,这雪飘得急,像一场稍微迷乱的爱情,就是不顾不管了,以一种奋不顾身和焚心似火的精神翩然而来。真的,真的,哪一种窒息的美是有准备的呢?我爱这没有准备的刹那。来吧,来吧,雪。

雪是骄傲的,骄傲地把自己活成一朵残荷,不为懂得,只为慈悲。

当人生远离了那些浮华,喧嚣,热烈。远离了人群的热闹、名利、趋炎附势,人生,是往回收的。

收的姿势当然不会如盛开一样夺目。

甚至,无人在意。

那有了风骨的荷或事物,才是雪的——它们在时间并不光滑的隧道里与她一一相认。她看着它们,它们看着她,找到最本质的共同属性:清醒自知、坚韧饱满、铮铮傲骨、自在淡然。

雪是清醒的,她清醒地知道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还有另一个自己。

那是谁呢?

与自己格格不入。

与自己貌合神离。

而这个与自己格格不入貌合神离的自己是那样迷人那样诱惑。

与自己私奔吧,去到没有时间没有地点没有情人节的旷野上少有的艳烈时光,连一杯茶都嫌多余。一生中,总有这样的时光,只想和自己单独呆一会,哪怕什么也不说,哪怕只是坐在时光的列车上,一路狂奔而去,管它去哪里呢,不重要。重要的是:与自己在一起,私奔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雪的文字有一种气象,有一种味道,一种密而不宣的东西。看似疏离,看似颓废,却是饱含了深情,是怎样跌宕细腻百转柔肠才有了这支浓情烈焰的笔。

读雪的文字,常会有一种惊艳,那份惊艳来自任性,那份任性释放出的能量令人震撼。任性到突然间死掉也就算了。

也曾喜欢三毛,她的文字浪漫温暖温情绵绵,但她还是死了,用一条黑丝袜结束了自己,她骗了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那些看似温情而温暖的声音未必心里不荒凉。而看似凛冽决绝的雪却是一座活火山。

我爱这妖娆冷艳的雪,有一种凉凉的疼缠绕,又有一种清凉的甜意。让人窒息,想逃。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