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伴着那诱人的菜香酒浓,给天空涂上灰暗的色彩,那暗色慢慢弥漫,遮掩了冬日的苍凉,笼罩了整个街道。远处渐渐模糊,只有霓虹还在闪烁着它的美丽。夜,割断了白日的匆忙,拾起茶余饭后的轻闲,随意的散步,悠闲的舞蹈,留给了夜热闹的喧哗。我一个人游荡,思念像无处不在的伤,又在慢慢复发……

冷,入骨的凉,扫落了秋的黄,只有香樟树得瑟着它的坚强,高傲的展示着不落的青春,路灯下斑驳的树影,还是以往的浓密。路过的女孩,裹住了以往的性感,给苗条穿上了臃肿的衣服。。我不经意的尾随,怕自己迷失,堕落在思念里。拐过熟悉的路口,高耸的房子阻挡了风的肆虐,人渐渐多了起来,那嘈杂的话语和小孩的哭喊,充斥了整个街道。我就像个孤独的影子,卑微的低着头,游走在热闹的边缘,却找不到想要的快乐,因为没有你在我身旁。

你在夜的彼岸,是否和我一样游荡,是否也在想我。白天的忙碌淹没我的思念,而夜重新搁下太多的伤感。我总喜欢一个人散步,享受那自在的宁静,和那自由的孤独。走的路有多远,思念就有多长,这一路堆积的思念累积成浓浓的心酸。我不会用华丽的词汇去修饰对你的思念,只会简简单单的说声;想你。

夜慢慢深了,回家的脚步显得匆忙,只有那孤单的路灯,还在怜惜的看着风中摇摆的香樟树。风掠过发梢,迎面扑来刺骨的冷,踉跄了我的脚步,跌丢了思念,我仰起头,任凭寒冷蹂躏着我的肌肤,不想眼泪掉下来,流下那让你嘲笑的软弱。风扯开呼喊的嗓子,在夜里肆意的咆哮着。我多想和它一样,在心酸面前能够逞强,发现这只是个美丽的梦。我陷在想你的牢,思念的绳索早已把我紧紧捆绑。我不晓得走了多久,只知道心里还有想不完的你。

今夜,撩下一路的思念,留给我无数心伤。 你说要我忘记,我挣扎了那么久,你却不曾走远。你就像颗罂粟,早已种在我心田,我岂能戒掉想你的毒。如若有下辈子,我会娶你做我的新娘,心疼你一辈子。

今夜,又将无眠。我捂着思念的伤口,静静的想你……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