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实现计划经济,农村以生产队为单位进行核算,所有的农产品都由集体收,集体付。除外,农民可以有一点自留地,可以养一头猪,养几只鸡。自留地可以解决吃菜的问题,养猪要搭配一些细粮,养鸡要喂一些粗粮,生产队分得粮食本来就不够人吃,怎么办?生产队决定:秋收后的田里,地里没有收干净的东西,大家都可以拾,于是大家叫拾秋。

每天天不亮,大人就把我们小孩子叫起来,偷偷地告诉我们拾秋的秘诀,于是大家各守秘密到各自的田地里认真地工作,在生产队没有出工之前回到各人的家,汇报自己的成绩,如果任务完成出色的,奖励最好的莫过于有吃的东西。

我堂姐的本事最大,我每天跟在她屁股后边,着实得到一些实惠,她告诉我:田里拾东西要找沟,地里找东西要找坡,先我不明白这个道理,后来通过实践,确实如此,因为大人在收稻谷的时候,把谷蕙故意漏几支在沟里,这样大家都心照不宣,也可以逃避上面的检查。大家在收地里的庄家的时候,坡地上故意挖的浅,尤其是红薯之类,哎!那个特别的年代,人们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关于拾秋,有一些小故事,我的记忆很深刻:

有一次我和堂姐在田里的一个草丛中发现了十把谷蕙,足有二十斤,我心喜若狂,立即便把谷蕙装到蓝里,上面盖上猪草。堂姐立刻制止了我,告诉我只拿两把,我当时不明白她的用意。后来,我明白了,那时候在拾秋界也有一个规矩:

别人藏的东西,谁发现,只取十分之二。目的是体现公平。不要剽窃别人的劳动成果。

记得有一次下雨,我在枣树下躲雨,当时枣已经熟了,我忍不住伸手摘了半蓝,有五、六斤,回来,我把枣给堂姐拿了一斤多,堂姐立刻批评了我,第二次

拾秋回来,我偷偷地把两把谷蕙放到枣树主人家的门口,用红绳系上,做上记号。

主人就知道了,你诚实的态度。

那时,生产队种西瓜,地里一茬瓜收完,再结的西瓜,也叫秋瓜,那时可以随便摘的,奇怪的是:大家好像约定了一样,等地里的瓜熟好,一家三个,谁也不多拿。

许多年后,我才搞明白:这种原始的、平等的民风是多么重要,它维护着一个地方的和平与稳定。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