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患者

—《肖申克的救赎》有感

当他蜷曲爬过自己仅用19年用鹤嘴槌掘通的隧道,当他在电闪雷鸣下成功击碎下水道管,当他匍匐前行在又窄又臭又脏的下水道,当他顺着下水道游到一条河里,他激动脱掉上衣,接受了雨水的洗礼,那不是雨,而是自由,是上帝对他的同情的泪水。

他就是安迪·德福瑞恩,一个被挂上杀妻罪名的有名气的银行家,之后被分配在肖申克监狱里,于是过上了不见天日,非人般的生活。在这里,受过排挤与欺负,肉体上,精神上双从打击,自己内心的孤独,冤屈,才华抱负无处伸展。面对肮脏不堪的牢房,面对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没有志同道合,赏识他,理解他的人,他只能做的就是沉默,无语。

当然,安迪也交了一些朋友,就像瑞德,一个连续三次被“不合格”三个字打回来,而不能出去,安迪在一次户外劳作的时候帮一个长官得到哥哥的遗产,几乎是免费的,要求就是给他的伙伴们每人三瓶酒,那天的清晨,他们坐着喝着啤酒,阳光撒在肩上,感觉是个自由人。是的,喝酒是每个男人的自由,在这个偌大的高墙里,连最起码的自由,最基本的尊严都没有了,每天一成不变的劳作,与钢铁般坚硬的死规矩,连上卫生间洗澡都要排队,不能乱说话……

布鲁斯也是他朋友,一个在围墙内待了50年的年长者,得到了假释的机会,却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愿出去,而当他出去的时候惊呆了,原来只见过一辆汽车的他,现在在眼前的是到处都是的汽车,世界在一片巨大的忙碌之中,而他被假释委员会安排一个中途的叫做“酿酒人”的旅馆,还有一个在杂货店包装食物的工作,他很努力地干活,但是他经常受到排挤与歧视,他的眼光充满了无助、迷茫、孤独,他太老了,不习惯外面的世界,生活。最终的他选择了离开,留下了“老布到此一游”。就下降瑞德说得那样,这些围墙是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接着你适应它;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那就是被体制化了。我想,老布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他的才华没有因此被埋没,他连续写了6年的信换来了有关部门对他扩建图书馆的提议,并给予200作为补助,他成功了,但他又不懈的写信,知道由200变成500,帮了许多人完成了高中文凭,其中有个孩子,因偷窃要在这里呆上两年,他是惟一的一个证明安迪无罪的人,他以前遇到一个杀人犯,杀了安迪的妻子及妻子的情人,却被监狱长冷血般的杀害了,监狱长很看好他的才华,每收入一笔赃款什么的,多交给安迪去帮他算账。聪明的安迪一笔一笔的记下了他的罪恶,主的审判迅速降临,监狱长倒台了,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而瑞德也得到了假释的机会,到了当年老布的地方,当他想起安迪给他一个约定,去当年安迪与妻子约会相爱的地方有给他的东西。圣哈塔尼奥,神圣的地方,开始了他们自由的生活。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

所谓孤独,并不见得一个人总是独处,也不是说认识人多,朋友多的人不会孤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强大的世界,你有你的世界观,价值观,生死观等等,当然你有你的烦恼与痛苦,你有你的不堪回首的往事、回忆,有你充满迷茫的未来,别人不懂你的内心世界,你的想法,做法,有些可能就会产生误会,也许这就是矛盾的产生吧!

独在异乡为异客,身处外地为了生活,学习,工作的人们,内心的思乡之情,羁旅之苦孰人能懂?当城市的打工仔遇到生活上,精神上的问题时,谁会为他们排忧解难?

当自己发现这个社会不适合你:学习、工作及社会的不公平,肮脏之处,没人会了解你的烦扰,只会告诉你,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社会,就是这么现实,难道单纯也会错吗?我们如何出淤泥而不染呢?我想做好自己,只做自己,是个好办法。

孤独者的内心是伟大的,你是孤独患者吗?不必害怕,不必惊慌,别人不懂你的心,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自问一下,你是孤独患者吗?

作者:点一杯开心果

联系电话:13517470670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