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来到世外桃源般天府田园饭庄,算起来和松狮狗在一起两个半月了,是它伴随着我走过了一段人生岁月。很想把它记录下来,作为我对未来生活纪念。回想起和这里小动物们相处的点点滴滴,都会让我感动,让我对它们产生一种难以割舍情怀。尤其,松狮狗,它和我同居一室,朝夕相伴,形影相随,和我结下了深厚情感。

松狮狗开始时候它很听话,在屋子里也不讨人嫌,像淑女一样文静。端庄,黑而亮长毛海藻般披在肩上,脸型像狮子般威严,看上去给人一种冷漠气质,肩上长毛犹如狮子般凛冽,小眼睛散发着一种不可一世,神圣而不可侵犯目光,初次相见会叫人毛骨悚然。

就这样一只威猛狮子般黑色狗,却有着女人般温柔,恬静,淡然,有着一种坚韧隐忍成熟的美感,脑门上有着一绺略带棕色留海,两只小耳朵隐藏在厚重漆黑的柔软长毛中,只有在警觉扫描动的时候,才会感觉耳朵的存在,应该说是一只很别致的宠物狗。

我慢慢的和它有了亲近感觉,主人安排我和它同居一室,开始了我们新的生活。

每天早上,我起来时候,我都和它说话,它晃动着黑色尾巴,卷起来,在腰部晃动,小眼睛不时地注视着我,在地下舞蹈般的向我表达善意。其实,它是让我快点起身,好把它放到外面去上厕所。有时在我穿衣服时候。它在地板块上伸一伸懒腰,活动一下筋骨,动作舒展流畅,样子可爱极力,像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夫人懒散而优雅。

最近,我觉得它有些反叛,天气渐暖,每当把它放到外面时候,就不愿回来。有时我在屋子里写字,时常的忘记了它。在很冷的时候,它就会蹲在门前,等我放它进来,或者它在别处,只要我喊,回,回,回,……它就会从某个角落里,快速的出来,欢蹦乱跳向我跑来,在雪地的羊肠小道上,卷起一片雪浪,狮子般的威猛雄壮,和我回到屋里,我看见它满脸寒霜,晶莹剔透,带着寒冷的气息,我很心疼的将这些冷的印记擦拭掉,和它说听话外面多冷,别冻坏了,有时我也不担心它的踪影,因为它离不开我,我有这样的自信。

现在事情发生了变化,也不知道是天气的原因,还是玩性发作,还是和我混熟了,不听我的话了。我喊回也不好使,有时我叫它,它在很远的雪地里坐着,就是不回来。似乎想回来又舍不得,因为在院子的正中央的笼子里,还有一只大黑狗和它玩。

每天我都怕它寂寞,都会有意识地放它出去。我想动物和人一样,也有寂寞孤独的时候。它现在有时利用了我的善良,给我添了许多的麻烦,有时我生气,真想用暴力的手段教训它。它看见我要打它,就做可怜装,一看它那可怜样子,我就心软,只能耐心的和它说要听话,可它以沉默的方式,对我的话置之不理,还是我行我素,只有在外面玩够了时候,才会回来。刚才外面黑了起来,它也玩到日落而归,像个淘气的孩子,我倒像个操心的母亲,我想和人相处很难和动物相处更难。

因为它们是宠物,有天然的自我娇贵,主人给它们肉吃,最近因为主人没把肉食送来,我只能用菜汤煮玉米面喂它们。为了让它们吃的好,我给食物里加盐,酱油,猪肉,味精等调味料,即使这样它和大黑狗合起伙来绝食,以表示对待遇的不满,我索性的爱吃不吃。突然有一天,松狮狗吐黄水,我感觉到事情严重,很害怕像小黄鸟不吃食物死亡的案件再次发生。我去了县城,买了健胃消食片,青霉素,等给它们吃下,它们绝食很让我纠结,大过年的还要为这两个“畜生”操心。

虽然很生气,但我也很爱它们,松狮狗,每天都和我形影不离,和我成了这两个月来,最亲密的伙伴。我去厨房它去厨房,我去厕所它跟着我去厕所,我去给大黑狗送食,它也在我身边欢呼雀跃。在雪地里的羊肠小道上一前一后,在碧蓝天空下,在阳光明媚中,形成了一道独特风景画。送完食物有时它自己留下,陪着大黑狗进食,玩一会再回来,我也不理会,去做我自己的事情。

我去买药的时候,店主是一个50多岁的男子,当我把情况和他说明的时候,没想到他也是一个有养宠物经验的人。他说动物换了主人会思念主人,有时不爱吃食甚至会绝食,尤其是狗对主人特忠诚,小鸟也一样。他让我慢慢的与它们相处,让时间来冲淡它们焦躁的情绪。由此我想起了鹦鹉,有一段时间不吃食,而且在笼子里以自残的方式,来对抗我。它用自己很尖的嘴叨自己的爪子,直至流血。我感到很恐慌,就给主人打了电话,主人说不用害怕,那是自己玩那,我想即使玩也不至于自残的方式,这种玩法是不是有些太残忍。我想不是玩,是一种愤怒,一种思念,一种无奈与彷徨。

有时我感觉到动物也是有情感的,它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思念的情怀,它也同样的知道谁对它好它就对谁好,也懂得知恩回报的理念。尤其狗的主人要是被攻击,狗会豁出性命来保护主人,它的忠诚是不容置疑的良好狭义风骨。

我不知道我会在这里呆多久,但我已经对它们恋恋不舍,这样的分离会是注定结果。我不知道有一天我真离去,松狮狗,大黑狗,小黄鸟,鹦鹉它们会不会想念我。会不会以同样的自残的方式,来思念我。也许我也将无言的方式和它们挥手告别,我会以拥抱的方式来表达对松狮狗,这一段时间来,朝夕相处的情感表达。美丽的小黄鸟,每天早上莺歌燕舞般欢声笑语,也许会时常的荡漾在我耳畔。这是多么令人愉悦的田园般美好的生活。

一台电脑,一个人,两只狗,几只鸟的生活不知还会持续多久,我真的很想和它们在一起,度过我今后的人生岁月。这亲近大自然和动物相处的生活方式,是多么温馨浪漫的人生历程。

在这里没有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也没有商场上的利益之争,也没有家庭的窝里斗纷争困扰。这里只有宁静,淡然,纯大自然的一种美好。

在这里我安静写作,被周围的大自然和动物,窗外蓝天白云,远处厚重起伏山峦而感染。被外面的一望无际的雪景所感染,被远处的茂密的原始森林所感染,被这里的自然的生命所感染。由此写下了《我在这里很快乐》《一个人的生活》《两起动物死亡案件》还有《它们安好,我便是晴天》等等一些值得回忆的文字。

等到许多年以后,当我在阅读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会很想念它们,我会很想念这里一草一木,会想和它们在一起生活美好印记。到那时,我不知它们的命运如何,也不知道它们生命是否健在。一想到这些,还没有分离,心里就有了隐忍的疼痛,我真的害怕有一天这样时刻到来。

我擦试了一下在不知不觉中流下来的眼泪,不知是心酸还是不舍,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不管怎样,即使这样的分离,也要坦然的面对。我想在离开它们的岁月里,我也会真诚祝福它们,它们若是安好,我便晴天!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